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楼诚]庭中常棣-24-(完)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话外音:先打一顿再说!)

  上次更新是啥时候来着……哦,还没满一年呢!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春节假期刚过,郭骑云就向于曼丽坦白了要去明家做客的事。

小姑娘最近习惯了听他瞎扯淡,只当是他吃饱了撑的诓自己,一点儿没放在心上,直到某天明诚的车开到影楼门口,于曼丽才有些后知后觉。

 

“你说真的啊?明家姐姐要见我?!”

尖锐的高跟鞋根笃笃笃笃几乎把二楼的地板踩穿。

“我骗你干嘛?”郭骑云一边收拾相机支架,一边催她,“你快换衣服去。”

于曼丽怔了半晌迅速蹬了高跟鞋,赤着脚奔进隔壁的换衣间。

“你要早点告诉我我还能去烫个头发!”

郭骑云翻个大白眼。

 

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个特务了?

 

<<<<<< 

 

新政府大忙人节后复工,劳心劳力补三方的窟窿,处理完一堆的破事,还得照顾底下员工的颓废情绪。

好不容易捞到两日清闲,明诚又不耐烦和桂姨演什么母子情深,便自告奋勇去霞飞路接人。

横行惯了的政府汽车照例霸在路边,明诚一手撑着脑袋发呆放空,另一手搭在方向盘上,时而无节奏的敲击两下。

 

于曼丽做足了心理准备才跟着郭骑云出门——头戴发箍长发披肩,莲步款款,十分淑女。

明诚下了车绕过来替她拉开车门,特别绅士地笑道:“是于小姐吧?在家一直听明台提起,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小姑娘愣了愣,随即露出个腼腆的笑来:“明少爷好。”

“不敢当。”

于曼丽坐进了汽车后座,不动声色地朝外打量。

有明台这样胆大包天的异类做先例,她原以为明家二哥会是一个加强版桀骜不驯的公子哥儿,没想到本尊竟是个如此彬彬有礼的年轻人。

郭骑云同他寒暄几句,抱着相机器材挤进后座。

明诚从后视镜中扫了他们一眼,随口问:“拍香水广告的事,明台和你们说过了吗?”

“说过了。”于曼丽点点头。

明诚的嘴角噙着一抹笑:“你表哥居然没反对?”

“我反对有用吗?”言毕他额角冒汗,意识到自己这话接得实在是太顺溜,也太没把明诚当外人了。

郭骑云支吾一阵:“我的意思是说,他们俩特意提早从香港飞回来就是为了试镜,现在有别的机会,也可以试试嘛。”

“哦,”明诚脸上笑意不减,“你倒挺为他们考虑的。”

于曼丽狐疑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转了转,期期艾艾地问:“你们……认识吗?”

“认识。”

“不认识。”

两人同时出声,只见郭骑云神色尴尬,顿了顿又说:“呃,上次明先生来付全家福的定金,才刚认识。”

 

汽车稳稳上路,明诚没再给郭骑云出难题,随便挑了些家长里短的琐事讲,气氛倒也轻松愉快。

待起初的紧张平复,于曼丽内心反而雀跃起来,略显期待地趴着窗户欣赏街边风光,直到看见站在洋房花园门口四处张望的明台。

明诚把车驶近,摇下车窗探出半个头:“你站这儿干嘛?”

“你当我想?”明台瞥了眼后座的于曼丽,不自觉挠了挠后脑勺,“大姐非要我出来亲自迎接你们。”

明诚越过他看到个人影正沿着花坛小径疑似遛弯,奇道:“大哥又出来做什么?”——他这么懒。

明台一脸冷漠:“奉大姐的命令监视我。”——顺便消食。

“你会逃跑吗?”

“这可难说。”

 

不是明台夸张,自从他知道今天要请于郭二人来家里做客,内心已经试想了一百种身份暴露被大哥二哥胖揍的情况——换汤不换药,端看用什么东西揍。

实事求是讲,于曼丽为人单纯,对外警戒心也不算差,但对自己人的防备根据熟悉程度呈断崖式下降,尤其是与内部机密无关的八卦闲谈,说起来几乎刹不住车。明台心下惴惴,这光捅出一个他俩不是什么港大学生就足够要命了,希望于姑娘最近几天有好好挑灯夜读,熟记老师同学人名若干。

至于郭骑云嘛,毕竟当了王天风那么多年的副官,临场反应总是会更炉火纯青一些,这个明台还是比较放心的。

 

几人在门口打完招呼再进明公馆,明镜已经等着了,忙叫阿香沏茶拿点心。

桂姨见来人陌生,不由多看了几眼。

年纪挺轻的小姑娘端庄地坐在明镜边上,由她握着手夸赞,一副面红耳赤忸怩娇羞的模样。另一旁坐着个年纪稍大的青年,面相宽厚,听说是位影楼的摄影师,看上去倒老实巴交的,也不知做生意会不会亏钱。

想很多的桂姨接着去看明台,小少爷此时待在明镜身旁如坐针毡,几次想插嘴都被明镜无情打断,吃瘪的神情极为好笑。

 

“于小姐是哪里人呀?”

“湖南的。”

“噢哟,巧的,我们苏州老家四堂叔的外甥的太太也是湖南人呢。”明镜抚掌而笑,“听说那里烩面的味道很不错呀?”

“是啊是啊。”

 

明台恨不得仰天长叹,烩面是河南特产好不好!

 

两个大的历来自有先见之明,把客人引进屋子后就推说要去房间换正装,磨磨蹭蹭了老半天没出来。

明台见这两女人颇有几分相见恨晚滔滔不绝的趋势,赶紧大呼小叫地喊着要拍全家福,冲去书房门前哐哐哐砸门板。

“出来,你们在里面干嘛呢,生孩子吗?”

话音未落,明诚从里头把门拉开,西装不方便撸袖子,干脆举着拳头作势要敲他脑瓜。

“是我能生还是你大哥能生啊?”

小奶猫晃着自己这几日被养肥的胖短身子,悠哉悠哉从门缝里跑了出来。

明台讪笑两下,弯腰抱起小猫就跑,“嘿嘿嘿这不生出来了嘛!”

“你有种别跑!”

 

明公馆里鸡飞狗跳。

明镜止不住笑,边抱怨边叫于曼丽别放在心上。

看穿一切的明楼闲散王爷似的踱到明镜身边,轻声道:“大姐,兔崽子期末考有门功课没及格。”

 

<<<<<< 

 

明家的全家福终于轮到改朝换代,三兄弟依次站在长姐身后,笑得春风拂面。

隔了几天明诚去影楼取相片,生平第一次对郭骑云同志的业余水平赞不绝口。

某张双人照中的明楼身板笔直,脸上带笑,一只手还偷偷搂着明诚的后腰——当然照片上看不出,只有那适应良好的小奶猫张牙舞爪地挂在明楼裤腿上,十分抢镜。

 

“你帮我把这张再洗一张三寸的。”明诚说。

郭骑云从文档里抬头,“三寸放相框里太小了吧。”

明诚撇撇嘴:“我有别的用处。”

郭骑云凑过来看了眼后直翻白眼:“你们俩怎么一个德行。”

“什么?”

“某位长官也叫我多洗一张,他说要放钱包里,时时观摩。”郭骑云满脸嫌弃,“真恶心!”

 

-FIN-

 

写在最后:


终于写完了。

这篇是我入坑后的第一篇中篇,虽然写得不好,还都是些絮絮叨叨的脑洞,但对我来说仍旧意义非凡。

我很喜欢明家,可以说是初心了。除了楼诚,人物间超越血缘的亲情也很容易戳到我。

正剧向很难把握,我没有自信,只好脑补一点琐碎的小故事。

如果大家读完之余可以笑一笑,我就心满意足啦。

 

还完债后身心愉悦,奖励自己今晚吃顿大餐完了大保健再加个钟。


评论(40)

热度(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