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楼诚/蔺靖]千里姻缘打死结1

※魔幻的新坑(并不

   很早以前的脑洞 我决定把它写完 可以猜猜是什么发展嘻嘻(•̀ᴗ•́)و


01

 

潼市这两年很太平,太平到李熏然几乎快忘了有谢晗这么个人曾经存在过。

 

浑身上下四五个血窟窿,据当时抢救他的医生说,小青年半只脚都踏进了鬼门关。

李熏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大概是好人有好报。

市局对李熏然的伤势极为关注,且不说其中有没有李局长位高权重的原因,总之,一位优秀的人民警察因公负伤,那是相当值得痛心的,尤其这位英雄还长了张可以冲进娱乐圈厮杀的帅脸——戴口罩都遮掩不了的天生丽质印在报纸版面上格外好看。

所以当他的伤情刚有点起色时,李熏然就被火急火燎地接回潼市,在媒体记者的闪光灯下轰轰烈烈地送进了附院,其阵势丝毫不亚于一线明星的红毯实况。

 

在市卫生局的授意下,附院成立了临时的专家组,应对这位太子爷的术后康复治疗。可专家组甫一成立,内部就产生了巨大的分歧:这到底是往外科送呢,还是往精神科送?

所有人都知道,李警官在香港受过深度催眠,精神一度严重创伤,需要静养。

专家们各执己见,吵得凌远头疼,会议室热闹得好比早上六七点的菜市场。

将心比心,他有点同情这个素未谋面的小警察,于是在人送来的第一天,他应付完扛着长枪大炮的记者朋友们,亲自去了趟VIP病房打算慰问慰问警察先生。

 

被没收了手机的李熏然仰面躺在病床上,目光虚虚地落在窗外的碧日晴空里,听到门口传来轻柔的脚步声,随意问了句:“妈,记者走了吗?”

半晌没等到回音,李熏然动了动脖子,转头就见到个陌生人站在自己的床边,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看。

他猛一愣怔,条件反射地紧张起来,又在下一秒看到对方穿着整洁的白大褂,方才心安了些,嘴角微微扬起,扯出个友善的笑容。

凌远总算还了魂,保持着风度。

“你好,我叫凌远,是这家医院的院长。”

 

 后来想想这句开头还真挺土的。

 

“副队,想什么呢?”

小陈抱着摞文件资料从李熏然身后飘过,下巴抬抬指着桌子上震个不停的手机:“都响好一会儿了。”

李熏然捏着照片坐着没动,右手摸过去够手机。

“喂?”

电话那头的凌院长刚开完一个学术研讨会,正同几位与会专家挥手告别,听筒里传来嘈杂的背景音和走路带起的微喘。

“忙呢?”

李熏然悻悻地放下手里的照片,靠着椅子往后仰:“刚在想事情,怎么啦?”

“我待会儿有个手术,要晚点回家,你先自己叫个外卖吃?”凌远恰好经过住院部,瞧见一个病人家属提着保温桶健步如飞,他犹豫了下,“要不还是去咱妈家吃吧。”

“吃什么吃,吃食堂。”李熏然没好气地哼了哼,继而望着天花板发愁,“哎我跟你说,今天我们抓到两毒贩,神神叨叨,拿了笔往墙上写字,拦也拦不住。”他一个挺身坐直了身体,又拿起照片左右端详,“这情节跟死亡笔记似的,真瘆的慌。”

凌远听得一头雾水,但大约能想象出李熏然此刻正在苦恼地耙着头发。

他弯了弯嘴角:“要加班吗?”

“这取决于薄教授今天的心情。”

“你们当警察的怎么没有一点上进心呢?”

“胡说,你没看到我都快愁死了吗?”

凌远笑了笑:“下了班我来接你。”

李熏然的大眼睛闪过道光:“请务必带慰问品来。”

 

这晚李熏然睡得很不安稳。

他恍恍惚惚陷入了一个沉沉的梦,梦里灯影交错,一会儿是绚烂辉煌的十里灯会,一会儿是五彩斑斓的观景霓虹。凌远穿了件飘逸的宽袍白衣站在桃花树下冲着他笑,李熏然还没来得及嘲笑他那古怪的发型,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转过身,凌远又换了身装扮——笔挺的西装,油亮的背头,手里刚放下染着红酒色泽的高脚杯,似乎正准备邀他共舞。

李熏然脸上的笑意更浓,他伸出手,眼前画面却骤然一暗——他触到了冰冷滑腻的桌面,是公安局的那间审讯室。

那两个毒贩毒瘾发作力大如牛,挣脱开上前制止的警察,趴在墙面上疯狂地挪动笔尖。

 

CBXCDGHA

 

一串奇怪的字母,反反复复,仿佛被什么无形的怪物操控了一样。

李熏然头痛欲裂,他扶着额几乎要摔倒,其中一人却突然冲到了他的面前,歇斯底里地喊:

 

「玉佩呢?」

 

什么玉佩?

 

对方狰狞的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你知道的。」

 

李熏然猛地睁开眼睛,黑暗渐渐被室内的温暖光线所填满,鼓噪的一颗心才渐渐落回原处。

凌远把台灯又调亮了一些,宽厚的大手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脑袋:“没事吧?”

他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醒的,只听到李熏然一直在断断续续地说着梦话,干脆就坐起来守着他。

李熏然目光朦胧地望着凌远,忽然笑道:“你胖起来也挺好看的。”

凌远一时语塞,只好轻轻捏了捏李熏然那养了那么久依然没什么肉的脸颊:“谢谢,你要是能胖点更好看。”

李熏然咧了咧嘴:“你怎么也醒了?”

“听你一直在说胡话,做噩梦了吧?”

“倒也不算噩……”

急促的手机铃声猝然打破了深夜的安宁。

两人同时扭头去找自己的手机。

李熏然看到自己的手机屏幕闪烁,伸手拍了拍凌远提醒他:“我的。”他按下通话键,潼市公安局新来的小警察咋咋呼呼的声音猛地从听筒里冒了出来,“副队,暗号破了!你快来局里吧!”

李熏然微微一愣,手脚并用地爬下床:“下午薄教授不是说线索太少破不了吗?”他一只手握手机,另一只手费劲地穿衣服提裤子,身子摇摆,整个人歪歪扭扭。

凌远两步跨过去,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依旧贴在他耳边,左手指了指他扣了一半的衬衫:“你好好穿。”

李熏然感激地冲他笑了笑,继续听对面的人叽叽呱呱:“那组英文是不完整的,所以才破不出来呀。刚才薄教授从他们的通信记录里找到了后半句……还有,那两个毒贩不单单是吸毒贩毒那么简单,有可能还是个盗墓团伙的成员。薄教授说,根据已掌握的通信记录可以初步判断他们在本市还有两到三个同伙,现在我们正在定位目标地点,准备今晚实施抓捕。”

“我知道了,马上来。”李熏然挂了电话,侧过身往凌远脸上吧唧一口,然后急匆匆地跑出了卧室。

凌远只得跟在后面老生常谈:“路上慢点哎。”


-TBC-

评论(46)

热度(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