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遇见

※一发完

※好像是微博的一个梗!


一年一度梅雨季,申城的路又沦陷了。暴雨接连光顾了一周,局里三分之一的私家车被拖去了修理厂。

李熏然的小奥迪幸免于难,可在路面积水排干净之前也不敢再开,毕竟小奥迪又不是底盘超高的拖拉机,泥地沙滩风雨无阻。

没车,出行自然得靠公共交通。雨天的小黄车生意不佳,地铁倒是挤得很满,上下班高峰时尤甚,加上到处滴水的伞和独属夏日的气息,在车厢里闷上一阵那滋味别提有多酸爽。

小李警官被熏了那么几次,更加坚定了避开早高峰的心——早起用不着老妈敲锣打鼓砸门,闲着没事儿还能加个班,义不容辞地发光发热。

 

周五十点,庆祝周末的饭局也差不多散了,地铁车厢里空荡得甚至有些寂寞。李熏然很容易找着个座儿,抱着外套和公文包侧头望向窗外。

夜空中没几颗星,但好歹不下雨了,照这情况看最快下周就能重新开始宠幸小奥迪了。

他心里挺美,顺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刷微博。

地铁又过了几个站,零零散散上来些人,或立或坐,都在累成狗和度周末的心绪里徘徊。一个学生打扮的女孩瞥到李熏然旁边的位置空着,三两步挪过来,坐下就拿耳机往耳朵里一塞,取下挎包搁到肚子上,安定地垂着脑袋睡觉。

李熏然自觉地缩了缩长腿给旁边人挪位置,从头到尾的注意力都放在手机里播放的视频上——天呐这段cut为什么这么搞笑?!军师联盟不是正剧吗?张春华不愧是被称为冷血皇后的女人,一切卖血流的武将在她面前都形同虚设……

小李警官越想越乐,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瞬间反应过来这是公共场合,忙抬头朝周围张望了下生怕打扰到人。

结果对坐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吸引了他的注意——不因为别的,单纯是那人的目光,直勾勾的透露出一股猥琐。

李熏然皱了皱眉,慢慢巡着对方的视线扭过头,顿时好一阵火大。

 

这他妈哪里来的人渣?

 

坐他旁边的小姑娘看上去困得不行,头点点几乎睡死。她穿了条不过膝的短裙,由于坐姿的关系双腿没有并拢。

李熏然挺恼火地摘了自己耳机,不轻不重地咳嗽两下警告男人,谁知对方见他插手不但不害臊还甩了他一个多管闲事的眼神。

地铁突然转过一个大弯,座位上的人微微向一侧倾斜,闭着眼的姑娘轻轻挨上李熏然的肩膀,睡意朦胧间极轻地咕哝一声。

那中年男子看李熏然敢怒不敢言,又年纪尚轻一副刚出大学的模样,更加得意地用目光挑衅他。

李熏然气愤地咬了咬后槽牙,小心翼翼地抖开外套搭上女孩的腿。

这时,过道当中人影一晃,一个高大的身影停在了女孩的跟前,直截了当地挡住了身后那中年男人的视线。

李熏然愣了秒抬起头,撞上另一道投下来的审视目光——两人同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意外和惊喜。

 

车厢里冷气拂过,有七月海风凉爽的味道。

 

女孩迷迷糊糊睡了四五站,忽地被手机里设的闹钟惊醒。她飞快看了眼屏幕上的时间,刚想收拾收拾起身下车,却发现膝盖上盖了件不属于自己的男式外套。

尚在发懵的姑娘有些无措地拎起衣角,旁边立即伸过来一只手接住。

“刚冷气老往你身上吹,我看你睡着了就没叫醒你,”大男孩儿笑得阳光灿烂,“真不好意思啊。”

女孩脸上一红,接着连连道谢,脑袋里飞快盘算着这是不是老天爷赐给她的邂逅。

可惜她磨蹭太久,还没来得及开口搭讪,那帅哥就拎着自己的外套和公文包小旋风似的奔下了地铁。

她眼睁睁看着地铁厢门合上,帅哥穿过月台走到了对面的候车区,然后另一个男人转头朝他笑了笑。

 

咦,这个人刚刚是不是站在自己前面?

……所以他们是一起的咯?

 

其实他们才见面不到半小时,还没有说过一句话。

凌远见他下车之后也往返程的候车区来,心情莫名雀跃,嘴角随之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李熏然想到方才两人的举动,天然对他生出几分亲近,张口就问:“你也坐过站了吗?”

“你也坐过……”凌远说着一愣,发现两人撞话了。

仅剩的一点陌生感也瞬扫而空,李熏然哈哈大笑,显然被彼此无言的默契击中了。

凌远自然地从钱包里摸出一张名片递过去:“我叫凌远,是个医生。”

李熏然顺手接过,下意识舔了舔唇:“我叫李熏然,不过我没有名片……”

“那加个微信吧。”

 

爱情的角逐里,总有一个人要踏出第一步。

 

回家路上没有雨,暑气消散,电台里又播起了N年前的老歌。

李熏然走在路灯下,跟着调子哼唱,耳机线随风飘荡。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我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

 

音乐被稍稍打断,手机锁屏骤然弹出一条信息。

 

【凌远:今天很高兴认识你。】

 

李熏然抿着嘴笑了笑。

 

【李熏然:我也是^^】

 

我看着路/梦的入口有点窄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FIN-


其实这篇是军师联盟的安利(滚

评论(48)

热度(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