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楼诚/蔺靖]千里姻缘打死结5

※剧情没有的 依旧很放飞


05

 

大梁,金陵城外,一队人马风尘仆仆而来,是靖王的赈灾队伍归京了。

众人脸上虽都沾了点长途跋涉后的疲倦,但尚有喜色,唯独队首的“萧景琰”骑在马上板着面孔,正襟危坐如临大敌。

适应了一天已然恶补了不少该时代常识的明诚深吸了口气做足心理建设,缰绳一抖准备进城。

蔺晨悄无声息地从后方拍马上前,挨到列战英的马旁说:“列将军,你先回避一下,我与你家殿下说几句话。”

列战英心里咯噔一下。

这位琅琊阁的大爷可是从来不知避嫌为何物的,今儿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说……在我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们殿下和他有了飞跃性的发展?!

蔺晨在列战英惊恐的目光中驱着马到了明诚身边,看他背脊挺得笔直便下意识多了两分好感:“一会儿入了城直奔皇宫,要是路上碰着什么人也莫慌,我会提醒你。”

“劳驾。”明诚沉着脸点了点头,举止从容稳重,眼中更无惊慌之色。

饶是蔺晨也不由刮目相看,忍不住打趣道:“你倒不慌,寻常人遇到如此大的变故,少说也得先做他个三五日缩头乌龟,哪像你这般迎难而上的。”

明诚轻轻摇了摇头:“蔺先生太高看我了。其实我也慌,”他点点自己心口,“都是装的。”

 

大梁国风质朴,不兴繁艳,都城风貌恢弘大气,十分平易近人。

明诚率队刚穿过两条街,远远听到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急急喊道:“殿下,殿下!”

他瞥了眼蔺晨:叫我?

蔺晨微微颔首:废话。

待人到了近前,明诚一愣,靠着兵甲的遮掩迅速往自己大腿根捏了把。

 

哦哟,疼,看来的确不是做梦。

这他妈不是被大哥一枪毙了的陈亮吗?这破地方老熟人怎么这么多?!

 

那武将打扮的汉子面色焦急,张口就来:“末将有要事禀报。”

明诚赶紧收敛了丰富的内心戏,一秒进入角色,极有职业素养地问:“怎么了?”

“悬镜司——”

“景琰,你可回来了。”

可惜被个打扮得满身贵气的男人给截胡了。

明诚暗叹口气,转头见那人笑容可掬地迎上来:“这次真是辛苦了,听说你还受了伤,可有好些?”

 

看上去年纪比萧景琰大,笑得还那么假……

 

明诚嘴角一抽,不太利落地翻身下马,拱手道:“劳王兄挂念,景琰无事。”

“看看,看看,这脸都黑了,人也瘦了,”誉王啧了一声,继续在换了个芯的兄弟面前释放演技,“待会儿进宫给静妃娘娘看见可得心疼死了。”

明诚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为父皇分忧是做儿子的本分,谈不上辛苦,王兄可还有别的事?没事我先走了。”

誉王被噎了一下:“没什么别的事,就是多日不见来看看你。你这是要去复命吧?走,为兄陪你。”

戚猛急道:“殿下——”

明诚皱了皱眉,刚想转身问陈亮的老祖宗到底能不能直接说重点,原主这位便宜哥哥猛地拦住了他:“父皇这会儿肯定在宫里等着了,咱们走吧。”

明诚迟疑片刻,目光自然而然扫向几步外的蔺晨,后者老神在在地半闭着眼,随后比了个闭嘴的手势。

哦……少说话。

明诚点点头对戚猛道:“有什么事等我回府再说吧。”

两位殿下即刻赶往皇宫,誉王琢磨了一路愈发觉得奇怪——景琰成年后何时叫过我王兄啊?都是誉王兄誉王兄叫的,如此想想甚是心酸……不对,这难道是在向我示好?莫非又是梅长苏的什么奸计不成?

明诚心中腹诽:这位大哥你是我哪个哥哥啊?

 

“三哥?”

前来探病的韦主任被吓了一跳,继而像发现了神奇大陆似的拍拍凌远的肩:“你还别说,‘三哥’是比‘三牛哥’听着霸气。”

凌远嫌弃地摘开他的手:“你一边儿去。”

原先还有点紧张的萧景琰听了他们的对话,估摸着自己犯的口误可以弥补,也就稍稍放下了心,不过这张脸可真是……

“哎,熏然,我跟你说,”韦天舒绕开凌远凑到床边,“你这回干脆就多住几天,啊,你一住他肯定得往这边跑,家也不用回了,既能值班,又能省下路上的时间多做两个手术,造福人民啊对不对?”

萧景琰还是不适应太子跟他这么热络,只好干巴巴地说:“这不妥吧。”

凌远拎了文件夹把他掸开:“上你的班去,别搁这儿闹腾。熏然今晚就出院了,后天回队里。”

“什么?这么急?”韦天舒震惊于警局在剥削劳动力方面竟然比医院有过之而不及,转而十分同情地望向李熏然,“你们单位现在那么缺人吗?”

萧景琰挺尴尬,这位大夫的话里总有那么一两个稀奇古怪的名词待他考证,他只能挑自己理解的那部分回答:“应当……不缺吧,是我自己要回去。”

韦天舒呱唧呱唧鼓掌:“不愧是人民英雄。”

凌远冷不丁说:“明后天我请假。”

“哦,明……”韦天舒一愣,“你要请假?还请两天?”

“恩,我陪熏然出趟门,你这两天有什么急事可以找金副院长。”

“那我想请假可以吗?”

凌远很冷酷:“不可以。”

 

等韦天舒走远,病房才又回到安静的状态。

凌远拿起之前放在床头柜上的ipad,点开地图继续给萧景琰上地理课。

他们明天要出发去南京,与潼市警方派去协助当地警方抓捕黑市交易人的队员会合,这还是今早简瑶带来的消息。原本李熏然是没必要去的,但这案子涉及到萧景琰的来历和回去的方法,两人觉得还是应该亲自去摸摸看线索。

凌远打着不放心李熏然身体状况的幌子跟着,队里其他人当然没意见,关键是李局长的意思。不过他听说了儿子受伤的事后特意拐了趟医院,见李熏然精神奕奕还有力气问自己要虾酱拌饭吃就知道这小子没事,反正还有凌远看着,权当旅个游,行动时让他俩躲远点就行。

 

网上查不到萧景琰所熟知的那段大梁历史,凌远也没辙,只能说要么是记载有误,要么是传说中的平行世界,但金陵这个地方毕竟是真实存在的。

萧景琰看了半天地图,觉得这个叫做ipad和手机的东西神奇极了,竟能在小小的方框里构画出如此庞大的世界,还只在瞬息之间。

千年的变化实非他能所想,不过这大陆的地貌与他的所在的大梁颇为相似,倒是可以用心一记,回去了兴许还能派上用场。

凌远简单说完地理接着讲现代交通工具的用法,萧景琰听得入神,长久没碰ipad便自动锁屏了,这会儿正在磕磕巴巴地输密码。

凌远抬了抬下巴提醒他:“你用指纹也能打开它。”

“何为指纹?”萧同学孜孜不倦地提问,“手指的纹路吗?”

“对,设定的是你右手的拇指,包括现在有些场合使用手机付款,也可以用指纹确认。”

萧景琰惊讶地举起手机:“这东西里面有钱?”

凌远想了想答:“具体来说是银行卡里有钱,手机只是一个媒介,方面你随时调用。哦,银行卡就好比你们的账房,能理解?”

萧景琰倍感神奇地点点头,又问:“那账房岂不是无事可做?”

凌远笑笑:“并不会,这世上总有些人的钱会多到自己管不过来,比如……之前听你提过的太子和誉王,他们总不缺钱吧。”

“给他们管账的如今叫什么?”

“这种一般叫理财顾问。”

萧景琰恍然:听起来就很高大上。咦,我会用“高大上”这个词了?


-TBC-


^q^完了 太子是二皇子……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 假装他是三皇子好了(宁王:那我是啥你给我说清楚)

评论(49)

热度(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