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宋朝架空AU

※《小贼别跑》凌李番外二

   番外一指路 完售感谢(•̀ᴗ•́)و 以后有空再补其他番外啦

 

李熏然被扶进新房的时候几乎站立不稳。

在此之前,他一个人喝趴下了三个,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战绩相当傲人。

被请来执撒帐礼的长辈妇人看着李熏然醉眼朦胧的小模样心疼得直哟哟,转过身问凌远:“要不要先歇歇再做交拜礼呀?”

凌远的内心天人交战,眼看李熏然坐在床沿又打了个哈欠,叹了口气:“先把礼都走完吧,也好让他早些歇息。”

同样是酒桌上厮杀,凌远的主要敌人都是太医院的文弱书生,相比开封府一众的豪迈飒爽简直不值一提,加之凌远的酒量本身就好,他又善于装醉,是以离席时比李熏然好了不是一星半点。

围在新房里的众女眷立马重新投入到忙碌中,一盘盘金银钱、彩钱和杂果流水般托了来。

两人按礼数并排坐好,凌远单手扶住李熏然的腰防止他栽倒,任由丫鬟上前给他俩的衣角打结。

执礼妇人从盘中抓了把果子,朝帐次间撒去,没想到李熏然忽地眼睛放光,伸出手嗖嗖嗖全给接住了。

“……”

沉默之后是爆笑,几名上了年纪的妇人大概是头一回见到这么活泼的新人,乐得几乎合不拢嘴。

执礼妇人用手帕抹掉眼角的泪花,抚着他胳膊温言道:“熏然啊,撒帐呢图个吉利,不好随便乱接的。”

李熏然被这一吓酒醒了大半,嘿嘿傻笑着松了手,顺势还往身后的大红喜被上拍了拍,端正坐好,露出十分乖巧的仪态。

众人看得心都化了,忙叫妇人唱祝词,屋内嬉闹不休,气氛顿时更上一层。

凌远转过头,恰好对上李熏然正在偷看他的眼神,于是微微一笑,用仅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方才接的那么快,肚子饿了?”

李熏然双目瞪得溜圆,缓缓比了个“滚”的口型,惹得凌远闷声大笑。

片刻后冗长的祝词念毕,丫鬟忙送来两杯酒,一左一右交到李熏然和凌远的手中。

两人侧身面对面换盏而饮,靠得近了还能听到彼此胸腔里隆隆震动的心跳。饮讫,掷盏于床,刚好是一仰一合,无疑是大吉之兆,又换来一堆贺喜之声。

待屋里的大小女人统统走光,后劲来了,李熏然已在酒意的催促下昏昏欲睡,身下垫着果子银钱也不嫌硌。

凌远半蹲在榻边,轻轻用拇指在他可爱的睡颜上刮了刮,立刻引来他略带不满的皱眉。凌远笑了笑,愈发温柔地哄他:“熏然,先沐浴再睡可好?”

回答他的是一串不明所以的嗯嗯啊啊,小家伙薄唇微翘,眉头紧锁,似乎很不情愿。

“听话。”

“我困,走不动,”李熏然的长睫毛颤了颤,他忽而把眼睁开一条缝,声音又低又沉,像猫爪挠在人的心尖上,“要不你抱我去?”

凌远眉心一挑,托住他腰就把人带进怀里,不由分说地抱了他直往屏风后走。

“为夫自然荣幸之至。”

 

整体来说还是很纯洁的我的小破车

 

洞房花烛明,燕余双舞轻。

春宵此刻值千金,莫怪仙人下圣坛。


本篇完


评论(36)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