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楼诚/蔺靖]千里姻缘打死结8

※三对的戏份都差不多 大家不要急 

   下一回:诚哥大梁见故人 小叔小殊分不清


08


来到现代的这两天,乘过电梯、坐过汽车、玩过手机,萧景琰也算是见多识广了。

可饶是如此,他还是被凌远家门口的声控灯给吓了一跳。

凌远见他面色紧张跟个探照灯似的在原地转圈,借着低头开门的动作掩住了笑:“进门换鞋啊,蓝色那双是你的。”

钥匙搁到玄关鞋柜顶面的瓷盘里,发出叮当一声清脆的声响。

萧景琰迅速收敛神情,乖顺地进屋脱鞋,随着室内敞亮的光线不动声色地打量四周——屋子分上下两层,内有旋梯,整体装饰简洁大方,被打扫得十分干净。凭良心讲,这里收拾得太过妥帖,根本不像是个独居男人的宅邸。

 

嗯……独居?

且慢,即便两人关系亲近,凌远这会儿不应该把“我”送回夏江……哦不,李熏然他爹府中吗?为何径直到了他家?

 

萧景琰悄悄落后两步,仔细望了眼电视柜上放着的一排相框。

顺理成章的,他看到了自己,准确说是李熏然的脸。萧景琰眉心一跳,隐约觉得事有蹊跷。

“你先坐,我去收拾下房间。”凌远自然往卧室去,走了一半忽而折回来,“晚饭想吃什么?有什么忌口的吗?”

忌口?食物皆是上天恩赐为何要忌口?

萧景琰虽然不解,但还是微微颔首:“先生拿主意就好。”

“哦,好。”凌远暗忖,那就做小李同志死活不肯吃的清炒西芹吧。

 

等这家男主人的身影终于消失在走廊转角,萧景琰反应迅速地摸出手机打开了浏览器。

拼音他还不会用,很尴尬,幸好还有手写功能,虽然简体字在他眼里每个都缺斤短两的,但至少能看懂。

深感现代科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萧景琰在百度搜索栏输入自己的疑问企图寻求真相。

 

【一男子住在另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男子家中……】

 

还没有打完,引申栏莫名跳出了几个选项:

是直男友谊还是炮友关系?

事后惊觉竟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相处半年才发现对方是女儿身!

互装直男酒后掉马是Q大《兄弟,合租吗》中的剧情吗?求类似同居双箭头暗恋梗的文!

 

萧景琰猛地按灭屏幕。

 

现代好可怕,我要回大梁。

 

另一位很想回到现代的警察同志前一刻还处在脱离了现代科技闲出屁的状态,下一秒就被中途翘班回家的明长官识破真身揪进了书房——补课。

李熏然捧着本名簿对着上头密密麻麻的小字看得头昏眼花,粗略扫了眼差不多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的状态了。他绝望地看向这个浑身散发着教导主任气息的男人,抖抖索索问:“都……都要背出来?”

明长官端着一张脸很严肃:“全部。”

“背不出来怎么办?”李熏然苦着脸,特别真情实意,“我大学毕业到现在都快七年了,就没翻过小说杂志以外的正经书,今年看过最学术的东西是老凌放在马桶边上的烘干机说明书。”

明楼用冷哼来掩饰自己对于烘干机的好奇:“背不出枪毙。”

“我……”李熏然刚打算拍案而起,忽地眼轱辘一转,“不对啊,这又不是我的身体!”

“……”明楼被哽着了。他没想到小家伙的脑子能转那么快,先前那么容易就被他套出话来,本以为就是个心思单纯的小屁孩。

李熏然的底气足了大半,忍不住清清嗓:“明先生,现在是我在帮你,你应该尽可能地配合我掩护我,以免我露出马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不明白,我们生活的时代……”明楼摇了摇头突然顿住,神色不明地盯住李熏然不放,眼里似是有浓烈的火光,“你说你是从七十多年后过来的?”

“对呀。”

“那……这场仗,”他的脸上写满希冀,刹那间又全部湮灭,“不不不,你还是不要告诉……”

“让我不剧透也可以,”李熏然大义凛然地打断他,目光坚定,“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酝酿了良久的情绪被吊在半空当中不上不下,明楼心里憋得慌,连带着声音也晦涩了几分,勉强镇定地挤出句问话:“什么条件?”

“明老师,你给我划个重点吧,”李熏然把名簿托到明楼面前,诚恳地眨巴下眼,“这实在太多了,我是真背不出,你挑官儿比我大的给我圈一圈呗,等会儿我重点突击一下。”

明楼眼角一跳,行啊,这还讨价还价上了?

“你以为你是什么位置?这里一半的人都比你官职高。”

李熏然大惊:“不会吧?你不是新政府高官吗,你们这儿难道不兴狐假虎威?”

明楼终于慢条斯理地吐出下半句话:“……但他们基本上都看你眼色。”

“我说嘛!”李熏然松了口气,“只要抱紧明老师的大腿,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什么妖魔鬼怪都不在话下。”

明楼立马咳嗽一声:“李熏然同志,我希望你今后说话能注意下分寸。”

“啊?”李熏然很冤枉,他说啥了。

明楼义正言辞道:“抱大腿这种话出了门可以随便挂在嘴上说吗?”

李熏然:“……明老师。”

“还有什么事?”

“我想我们之间大概横亘了二十多条代沟,连起来是可以绕地球一圈的。”

 

明长官的一对一专业辅导小课堂实际只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便惨然中断,只因明家大姐回家了,踏着她战无不胜的高跟鞋,乒乒乓乓杀进了明楼的书房。

身材高挑的女子一进门就蹙起了秀眉,说话跟机关枪似的又快又急:“阿诚!你是不是不要命啦?苏医生讲你刚退了烧就下床到处乱跑,害得伤口也差点裂开,流血的滋味很好受吗?多大的人了,一个劲的要强,也不知道好好歇着养养身体,仗着自己年轻,净跟着你大哥胡闹。那破政府好几百号人,离了你就不行了吗?工作哪有身体要紧!”

李熏然被这劈头盖脸的一通念,完全傻了,根本没有反驳的意思。

明镜趁机调转枪头,改喷明楼:“你也是!你说你怎么当大哥的,啊?明知道阿诚需要休息,你还让他工作?到底日本人的事重要还是阿诚的身体重要啊?”

明楼张了张嘴:“我……”

“我什么我,还不赶紧出来吃饭!”

明镜丢下句话,气得扭身就走,留下两人待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李熏然抬起手鼓鼓掌,人还有些怔怔的。

“你家大姐果然是女中豪杰啊。”

明楼嘴角一抽:“何止,分明是武则天。”

 

他话音未落,客厅里随即传来明镜的夺命连环呼。

“还不来?”

两人立刻起身,灰溜溜地出了书房。

“来啦来啦。”


-TBC-

评论(59)

热度(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