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楼诚/蔺靖]千里姻缘打死结9

※我废话真多 快十章了咋人脸都没认全?!


09


在大梁皇宫迷路这种事,真的不是明诚一个外乡人能够左右的。

明秘书长情报工作做得再好,这芷萝宫是出了大殿往东走还是往西,就跟抓瞎一样,猜准了一切好说,猜错了……猜错了也没事,多的是人主动凑过来献殷勤,眼前这不就有一个。

 

可把蒙挚给冤枉惨了。

他只是慢了几步退出武英殿,先前你来我往唇枪舌剑火花四射恨不得大战三百回合的三位爷眨眼间便走得一个不剩,远远瞧见靖王英姿飒爽的身影消失在与芷萝宫相背的方向,直觉认为是个有事相商的信号,于是他赶紧兴冲冲地跟过去。为了不露端倪还特地绕了路,可没想到这主子竟一点也没有等他的意思,不仅落脚飞快,路线还很随性,眼看就快走到御膳房了。

难不成要去御膳房谈?那里头人可更多,谁的眼线都有。

蒙挚捉摸不透萧景琰的心思,干脆趁这长甬道四下无人,略施轻功追了上去。

“靖王殿下!”

明诚应声回头,将将好看到蒙大统领魁梧的身躯从天而降,嘴里差点没蹦出串脏话,僵了两秒才缓过神来。

蒙挚见他没吭声,以为他还在为卫峥的事发愁,不由劝道:“殿下切莫担心,方才您在御前奏对极好,陛下应当不会起疑。”

明诚想起之前殿上发生的种种,便朝他点点头:“有劳大统领在父皇面前替卫峥说话,若不是你反对及时,我还真不知该以何种理由敷衍过去。”

蒙挚一听,心里顿时宽慰极了:“殿下能想通其中关节最好不过,怕是夏江也没料到殿下对此事早有准备。”

明诚谦虚地笑笑——准备个锤子准备,全靠老子临场发挥,你姓甚名谁还是那姓夏的老匹夫告诉我的。

当然他嘴上不会这么说。

“悬镜司守备森严,如何救人需得从长计议。所幸眼下年节将至,时间倒还算充裕。”

蒙挚思索片刻,神情渐渐凝重起来:“如今殿下节制巡防营,倘若金陵出了乱子,怕是陛下那儿也不好交代。”

明诚见蒙挚不疑有他,心中暗暗得意,忙作恍然状岔开话题:“哟,走神了,不知不觉都走这儿来了。”

可怜大统领连“靖王殿下您跑御膳房来是不是饿了”的腹稿都打好了,猛然被这俏皮又短促的单音节吓回了肚子里。

 

靖王殿下这语调咋有点像蔺少阁主呢?

搞不懂,先溜再说。

 

蒙挚挠了挠头:“……您这会儿要去见静妃娘娘吧,那微臣先告退了。” 

碰到个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我方人士,明诚一时无语,心里百感交集,也不知该先赞叹蒙挚上辈子积的德给他点满了这辈子的幸运值,还是该表扬大梁民风淳朴——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都能养出小白兔,搁咱那儿能活到过年吗?

说到过年……也不晓得大哥现在好不好,有没有被原装萧景琰气死。

明诚跟着恍惚了一下,再回过神,周围哪里还有蒙大统领的影子。

出师不利的秘书长总结失败经验:对付这种二愣子旁敲侧击是行不通的,应该直来直往,快刀斩乱麻。

 正愁再去哪儿拐个人问路,甬道中央的拱门处施施然冒出两个头,明诚眼珠一转有了主意,自如地捂住腹部半弯下腰。

俩小太监原本说着话,一看这情景立马飞奔过来:“靖王殿下!”

“您这……”小太监不敢动手扶他,只能站着干着急,“可是身子不适?”

明诚蹙着眉摇摇头:“稍有些旧伤复发,不碍事。”

其中一人急道:“这哪成!您且等等,奴才去给您传个步辇。”

说完他将手中提着的食盒往同伴手中一塞,风似的折身返回,不一会儿便领了抬辇人浩浩荡荡地赶来。

明诚望着这阵仗,心中感慨:我这是到古代坐霸王黄包车来了呀。

 

凌院长也挺惆怅的,他太久没睡过客房,差点快忘了一米五小床的滋味。

但有什么办法,总不见得和萧景琰一起睡主卧吧。虽然身体是李熏然不假,可内芯是另一个人,每次挨得近了都有种莫名的出轨体验。

凌远自认是个正人君子,在这种微妙时期当然能避开不必要的身体接触就避开,奈何习惯了一个人的气息,客房的新床单新被褥啥味儿没有,反而难以入眠。

 

失策了,早知道把主卧换下来的枕头被子搬客卧来,能睹物思人也好啊。

 

他在黑暗中静躺着听了会儿指针拨动的声音,实在没有睡意,于是翻了个身起床,轻手轻脚地打开门。

客厅的窗帘没拉,月光洒将下来,朦朦胧胧跳着舞。

要说古人望月抒怀不是没有道理,人在睡不着的时候也就只能看看月亮了,毕竟千年前没有手机。

凌远稀里糊涂地想,要是李熏然借此机会戒掉手游那倒是蛮好的,小家伙挂机刷经验不知道起个什么劲。

他这一走神,不知不觉踱到了主卧门口,也不记得自己到底为啥会大半夜爬起来梦游,下意识就扭开了门锁。屋里的自然风刚和自己打了个照面,黑暗中猛地伸出只拳头,朝着他脸就挥了过来。

凌远瞬间清醒,一边避开拳风一边摸索着开了顶灯。

“别激动,是我!”

“凌先生?”萧景琰抬起手挡了挡光,“我还以为是刺客。”

“刺……”凌远深呼吸。

冷静,要冷静,不要撞墙。

萧景琰适应了骤亮的光线,缓缓垂下手臂,问:“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啊?”凌远看了他身上的睡衣一眼,悄悄后退半步,“没有,我来房间拿样东西,打搅你了。你接着睡,不用管我。”

“哦,请便。”萧景琰入乡随俗,也不跟他客气,转身打算爬回被窝。

凌远从衣柜里翻出先前换下的床单被套,总算满足。他抱着战利品刚准备走,就听萧景琰问:“先生可是换了地方睡不着?还是我与你换……”

“没事,”凌远回头冲他笑笑,“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出发去南京。”

他随手关灯关门,屋子又重回寂静。萧景琰在黑暗中默默坐了会儿,掀开枕头摸出阖着的手机,屏幕光立刻照亮了他的脸。

 

稻香村糕点礼盒2000G北京正宗传统小吃京八件特产点心零食大礼包18种口味4斤重多口味随机发……


-TBC-

评论(80)

热度(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