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楼诚/蔺靖]千里姻缘打死结10

※旅游过渡期结束了(*´∇`*) 恢复更新  瞎写 放飞自我


10


萧景琰刷淘宝刷了个通宵,在商品评论区看到一句话并且迅速地学以致用——垃圾淘宝,耗我青春,颓我精神,毁我钱财。

……虽然这黑眼圈是长在李熏然的帅脸上,哦对,他花的也是李熏然的钱。

心虚的萧某人把脸捂到了毛巾里,企图掩耳盗铃。

凌远端着牛奶看了好几次时钟,着实担心小祖宗沉迷于智能马桶的皇家贴心服务而给小李同志的身体埋下痔疮的隐患,踟躇了半天还是忍不住敲起了卫生间的门。

“你怎么样?需要帮忙吗?”

萧景琰应声拉开了门,微白的肤色搭配一对楚楚可怜的熊猫眼,看上去特别憔悴特别神思恍惚。

凌远愣了两秒,语重心长道:“别想太多,一会儿路上好好睡觉吧。”

萧景琰游移着眼神默默答:“好。”

两人默契地揭过这个话题,坐下吃饭。

 

【可怜的孩子思虑太重了……我要好好开导他。】

【算了,先不说了,等快递到了再坦白吧。】

 

真实的鸡同鸭讲。

 

全然不知自己的支付宝已经投敌的李熏然乐呵呵地坐在餐桌前享受色香味俱全的早餐,对夹到他碗里的食物来者不拒,哄得明镜眉开眼笑。

眼看又一块粢饭糕要落入其碗,明楼赶紧出手挡住了他姐,一抬头笑容讨好:“再吃就多了。”

明镜讪讪地放下筷子:“能吃是好事呀,不吃怎么养身体。”

“这个油……”明楼在脑中删选理由,使出杀招,“你看,苏医生也说了,阿诚现在得吃清淡一点。”

奈何李熏然不买账,嚼着花卷直嘀咕:“淡出翔了大哥!昨天三顿,小米粥山药粥八宝粥,我都没闻过肉味。”

明镜跟着帮腔:“就是,你老封建,迷信,光喝粥怎么行。阿诚那么高的个子,是吃素长出来的吗?”

明楼一口老血呕在肚子里——那他妈分明是我养得好。

正巧阿香端了盘榨菜上桌,李熏然一鼓作气试图为自己谋福利:“阿香,病人要求今天午饭加个荤菜。”

小姑娘被她诚哥软软的眼神击倒,当场就要叛变,张嘴前冷不丁触到大少爷富有警告意味的眼神,立刻肃容板起小脸:“那就猪肝粥吧。”

“……”

社会我阿香,人狠话不多。

 

悲伤的小李同志目送明楼和明镜各自去上班,凄风苦雨地钻回书房继续埋头苦读——他好歹是个优秀的警察,不见得真的傻白甜到以为啥也不懂就可以进汪伪政府骗过所有人。就算为了这个和他同命相连的哥们,他也必须好好地活到两人交换回来的那一刻。

说起来……自己是怎么穿到这里来的?

哦在汽修厂的地下室被子弹划了一下,然后……李熏然握着笔在纸上晕出了一个墨团。

 

南京的墓,有蹊跷。

 

李熏然挠了挠头,不过到底啥意思啊,难不成还要我去挖坟?

愁肠百结之际,有人敲了敲书房门。

“请进。”李熏然一秒恢复淡定,甚至还潇洒地捋了捋头发。

阿香把门拉开道缝,探进半个头:“阿诚哥,有客人来了,你见不见呀?”

“啊?”李熏然闻言一惊,紧张地挺直了背,“谁?”

阿香很懂门道的眨眨眼:“76号的梁处长。”

小李同志心里呜啦呜啦响的警报骤停——明老师说,梁仲春这个人很识趣,在他面前不用担心说错话,也就是说,这个人脑洞很大,我可以瞎几把扯淡。

李熏然自信地拍了拍身上的小马甲,起身走向门口。

阿香会意:“那我叫门房放人进来。”

 

梁仲春趁这工夫在明公馆的大门口狂做心理建设,以防明诚待会儿突然狮子大开口提出个七三开的王八蛋要求把自己气死。

可没办法,这回明诚真的是因为他的家事才遇刺的,理论上来说如果明诚没答应去接他老婆孩子,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门房得到指示打开铁栅栏门让汽车驶进院子,梁仲春望着窗外陌生的白楼绿树,终于意识到这好像是他第一次来明公馆——哎呀咋没多拎点酒水,光带了些补品会不会显得我不够诚意?

他忧心忡忡地下了车,守在台阶旁的阿香立马笑容满面地从他手中接过慰问品。

“梁先生,这边请。”

拄着拐杖的梁仲春巴巴地跟在阿香后头,“明诚先生身体还好吧?”

“医生说恢复得不错。”阿香推开客厅的门,笑盈盈地回过头,“您先沙发上坐会儿。”

 

梁仲春很想表现得不那么沉不住气,可一进门还是被四处不经意的富贵晃花了眼——豪门世家就是比他这种半路出家的档次高,人家玄关摆设放的是玉器,低调吧,奢华吧,一看就很有内涵……我家……我家放的是尊镶金的财神爷……

他敛着好奇心左右打量,屁股刚在沙发上坐热,就见明诚端了两杯咖啡从餐厅拐出来。

“哦哟阿诚兄弟,身体还没好全乎,怎么好意思麻烦你!”

李熏然瞥他一眼,身轻如燕地绕过沙发背:“小伤小伤,年轻人嘛好得快。梁处长别站着啊,坐。”

梁仲春有点受宠若惊,怀疑是暴风雨前的平静——阿诚兄弟这回恐怕是要黑吃黑啊!

小李警官装模作样地往皮沙发里一坐,长手长脚伸开,嘴角带笑,居然看上去也十分唬人。

“梁处长百忙之中还特地抽空来看我,这叫我心里怎么过意的去嘛。”

“过意的去,过意的去。”梁仲春抢着说话,揩了把额上的汗,“阿诚兄弟替我妻儿挡了血光之灾,老哥谢你还来不及呢。”

李熏然端起咖啡尝了一口:“这么说,人是冲着你太太儿子去的?”

“那当然,”梁仲春笑得谄媚,“我替日本人做事,仇家多,您和明长官替国民政府办事,自然是不一样的。”

李熏然心里嘀咕,说来说去不都是汉奸吗?哦不,我明老师是优秀特工,搁二十一世纪那叫卧底,是学习榜样。

“哦,那人抓着了吗?”

“……还没有,”梁仲春脸色微变,挪着屁股靠近了些,“老哥这回来跟你提这事儿,就是想让你劝劝明长官……”

李熏然警觉地往后退了退:“劝什么?”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学医救不了中国人……李熏然你他妈闭嘴吧。】

梁仲春没发现明诚的异样,继续扮演一个尽心尽职的好下属。

“动手的那伙人吧……一时半会儿也查不清楚。明长官事务繁忙,就不劳他费心了,剩下的交给我们76号来处理就好。”

李熏然停顿两秒眨眨眼:“我大哥都查不清楚的事,你确定你能查得清?”

梁仲春被噎着了:“阿诚兄弟……”

【平时都明先生明先生叫得生分,这会儿有把柄威胁我了就喊大哥了……这小兔崽子!】

李熏然摊摊手,耸肩,“Ok,当我没说。”

屋子里瞬间又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

梁仲春的内心天人交战了许久,忽地拍了记大腿,把专心喝咖啡的假冒伪劣明秘书吓了老大一跳。

“阿诚兄弟,这次的利润老哥分你四成,你就劝明长官别再插手了。”

李熏然满脸黑人问号:“啊?”

梁仲春沉了脸:“最多一半,再多可真没了,老哥手底下那么多人要吃饭呢。”

“哎……那行呀,你看着办吧。”警察同志隐约觉得自己的行为好像就是传说中的得了啥啥卖乖,可又不好意思直接问,只能揣着疑惑按下不提,等晚上单独问明楼。

心头的大石头落了地,梁仲春终于吁出口气:“不是老哥我推卸责任,当时的火车站人员太杂,又没有及时隔离……真跟大海捞针似的。”

被抗日神剧熏陶了那么多年,李熏然的脑补能力也不是盖的。

【梁仲春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是在为自己抓不到犯人而开脱啊!】

不干点什么,似乎很对不起自己穿越者的身份。

 

“梁处长。”

“嗯?”

“你知道我大哥为什么对这件事那么上心吗?”

梁仲春果然很给面子地摇摇头。

“因为这件事情……就是他一手策划的。”

“噗——”

“哎哟您这是怎么了我就跟您开个玩笑……阿香,拿条毛巾来!”


-TBC-

评论(47)

热度(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