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消失的玫瑰

※一发完

※两周年快乐呀(*´∇`*) 

 

八月二十八日,今年的七夕,没什么不一样,依旧要上班,只不过李熏然在早晨起床的时候状似不经意在家溜达了一圈。

没有花。

李熏然冲着镜子拧眉毛,一边刷牙一边挠了挠头,脑中循环起柯南的BGM。

奇怪,客厅垃圾桶里那张花店送货单的签收时间明明是昨天晚上,对,就在他洗澡的短短几分钟内……那么,花呢?

 

临到出门也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李侦探暂时歇业,囫囵喝了碗粥,拎起公文包走到玄关,施展金鸡独立单手换鞋的拿手绝活。

凌远将还泛着热度的三明治装进保鲜袋,连同盒装牛奶一起塞进他的手里。

“路上吃,一会儿我开车。”

李熏然懂了他的意思,不由侧过手腕瞄了瞄:“你送我?来不及吧?”

凌远打开门,过道里闷热的风立刻涌进来,他宽厚的手掌轻轻推着对方的背:“开我的车,到附院了换你。”反身锁上门,又补充一句,“今晚不是在外面吃饭吗?肯定人多,咱们开一辆,停车容易些。”

李熏然敏锐地捕捉到后半句话中的关键词,心情扶摇直上……不过,花呢?

 

凌远开车一直是不急不躁的,哪怕碰上堵车,也鲜少能从他的脸上看到不耐,今天却有些奇怪。他双手握着方向盘,频频看表,似乎十分关注时间。

副驾驶座的李警官吸完最后一口牛奶,不禁仰直了脖子:“你今天很赶吗?”

“没有,”凌远嘴角微扬,倒是松开了眉头,“一会儿要打个电话,约了人。”

李熏然朝窗外张望两眼:“要不你靠边停停,换我开,反正我吃完了。”

“没关系。”凌远笑了笑表示无碍,顺手把车载广播的音量调大了一些。

电台主持人配合着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选了个非常应景的话题——说说你收到的来自对象的第一份礼物。

李熏然被几个奇葩答案戳中笑点,要不是有安全带系着准能滚到地上去。他的脑中忽地闪过一个清晰的片段,于是他笑得更欢了。

 

积在闹市区的长龙终于开始缓慢挪动,凌远暗暗松了口气,转头看他被笑意熏红的脸。

青年好不容易摈住了,眉眼弯弯半垂着头,全身心投注到荧荧发光的屏幕上。

凌远见他打字飞快,满脸的跃跃欲试,便忍不住问:“怎么了?”

“试试看投稿。”李熏然低着头捣鼓手机,自言自语似的嘀咕,“诶是不是发出去就行了?”

结合前后语境,凌远不难判断他发了什么内容,顿时有些哭笑不得:“那个……对吧,纯属战术失误。今天正好,咱们商量一下要不要收起来换个别的?”

李熏然稀罕他赧然的样子,托着腮乐不可支。

“贴奖状也好啊……”

 

凌远送他的第一份礼物……是面锦旗,目前挂在书房里,天天嘲笑凌院长的神武决策。

李熏然不让摘,说它好歹象征着一次打击犯罪的成果,是荣誉的勋章。

锦旗上写的什么?

 

赠:李熏然警官

      匡扶正义

      为民服务

                凌远

20**年8月18日

 

事件发生时李警官正在夜跑,莫名其妙撞上个笨贼,身后还跟了个追得气喘吁吁的男人——塌了一半的精英发型,搭配六分焦灼七分狼狈,偏偏十分好看。

接着他英勇的一招擒拿把贼抡到了地上,惊得男人目瞪口呆,后来才有了那个锦旗。

送旗的当天居然恰好是小警察的生日,惹来全局围观。

风度和医术同样出名的凌院长郑重地握住他的双手,语调温柔但不缱绻,竟还是把好端端的感谢词说得像情话。李熏然感受到他手心滚烫的温度,突然脸有点烧。

 

车平顺地驶到了附院,凌远下车,目送它重新汇入车流。

他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那头很快有人接通。

“喂?”

“凌院长,我到了,熏然还有多久啊?”

“刚从附院出发,大概还要十几分钟。”

“ok,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被广播节目那么一打岔,李熏然倒是暂时忘了花的事,哼着歌开到警局,碰上简瑶在那儿艰难地停着车,来回倒了数次,还是歪得惊天动地,大喇喇地占了唯二的空车位。

李熏然摇下车窗冲她喊:“你下来,我帮你停。”

简瑶乖乖服软,耷拉着脑袋爬出驾驶室。

“你怎么一个人啊?”李熏然代替她钻进车身,换了前进档,“薄靳言呢?”

“警校有个演讲啊,他直接去了。”

“哦对,我忘了。”李熏然简单操作几下,车子完美地停在了车位上。

熄了火下车,他把钥匙递给简瑶,毫不留情地吐槽她:“你这停车水平直线下降嘛,驾照还没被扣啊?”

“要你管。”

没等李熏然去挪自己的车,简瑶忽然叫住他:“熏然,你车后备箱没盖好。”

李熏然闻言一愣:“不会吧?”

他特意绕到车尾查看,确实没什么问题,保险起见,他还是打开了车盖。

“砰砰”两声,有风直冲面门,他惊了一瞬,被金光闪闪的纸片洒了一身。

 

鲜红的玫瑰铺满后备箱,极妍的色泽几乎要溢出来,热烈簇拥着中间的刻字情侣杯。

 

简瑶探头过来偷看一眼,立马笑裂:“好俗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熏然顶着俩红耳朵骂人:“滚滚滚!”

 

凌远终于等来了电话,吞咽两下才敢接起。

“收到了?”

“嗯。”李熏然用鼻腔发音,勾得人心底痒痒,“你们串通好的?”

“还行吧?”凌远的声音似乎有点紧张。

“挺惊喜的,本来想给你打个满分,”路过的同事个个朝他挤眉弄眼,李熏然略略侧身,“但你用彩纸炮干啥,喷了一地,我刚才差点没被保洁阿姨打死。”

 

走廊里,晨光温煦,平凡的一天。

有情人在耳语,俗套的爱情。

 

-FIN-


评论(63)

热度(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