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一发完

 

病床上的人睡得安稳,陪床的青年轻轻探过去伸手旋灭了台灯。

手机屏幕无声地跳出弹框。

【凌远:明天可以适当吃些易消化的食物,最好还是流食。】

李熏然侧躺在靠墙展开的折叠床上,长手长脚无处安放只能蜷着。

【李熏然:鱼能吃吗?】

对方显示正在输入。

【凌远:能,但要以清淡为主,不宜红烧放辣,都容易刺激胆囊收缩引起绞痛。】

黑暗中的青年对着屏幕点点头,那就鱼汤吧。

【凌远:除了饮食上需要注意外,还要注意防寒保暖,避免着凉。病人现在体弱,空调不要打太低。】

李熏然揩了把脑门上不存在的汗,心想我爸这后门开得真到位,一个小手术也让人家院长这么上心。

【李熏然:了解了!】

【凌远: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找我。】

困意卷着他打了个哈欠,李熏然瞄一眼时间,动动手指。

【李熏然:时候不早了,凌院长早点睡我!】

信息biu地发出去变成一个过去式,李熏然愣了两秒,赶紧长按绿色气泡打算撤回。

【凌远:好。】

 

……你好什么?

 

李夫人刚开完刀,胆结石,算不上什么大问题,但还是得住几天院。无奈家里俩刑警谁都不闲,只好请个护工看白天,爷俩下了班再来陪夜。一人一天,非常公平。

第二晚轮到小李同志,到点了去给太后请安,结果人午睡未醒,只好蹑手蹑脚地溜进病房。

护工阿姨与他交接班,神秘兮兮地凑过来探口风。

“小伙子,你们家和凌院长是不是亲戚啊?”

李熏然被问得一头雾水:“啊?”

“院长今天上午来了两次,下午又来了一次,那殷勤劲儿……”护工阿姨的脸上闪着戳破秘密的兴奋光芒,“要不是知道你们家没姑娘,我准当他是你们家未来女婿。”

这哪儿跟哪儿呀?

李熏然挠挠脸,心底涌着一股说不明道不清的害臊,又不好直言其实是攀了他爹和附院的关系,于是支吾道:“那什么……以前工作认识的,是有点交情。”

 

附院和警局一直有业务上的合作,小到体检,大到伤病手术,李熏然替他爹跑过几次腿送过几次资料,自然而然和凌远认识了。

起初也没有交换手机号,毕竟把东西送到院长办公室这种事只要不是路痴谁都可以轻松办到,但还是出了意外。

小李警官半路见义勇为花了点时间,再赶到附院时凌远刚进手术室,完美错过。

院长办公室没上锁,但他又不好意思直接闯进去,毕竟主人不在。李熏然权衡再三,跑手术室门口守着了。等凌远下手术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浸在阳光里的卷毛,整个人熏得暖洋洋的。

于是两人顺理成章换了号码,加了微信,只是之后潼市发生了几起大案,李副队忙得脚不沾地,自然没空替他爹跑腿了。

凌远好一阵没见到李熏然,居然开始惆怅,直到某天半夜接到李熏然的电话——

“凌院长你好,我是李熏然,不好意思那么晚打扰你……我妈的胆结石好像又发作了,这次挺严重的,我现在送她去附院,想问问您知不知道谁值……”

“我马上就到。”

 

事情的发展好像和李熏然想象的不太一样,就好比现在。

 

人家都回答“好”了我再撤回是不是显得特别欲盖弥彰特别此地无银三百两?

凌远会不会看出来啊?这么明显瞎子都能看出来吧?看出来还回我一个“好”是几个意思啊?

 

李熏然内心哀嚎一声,扔了手机捂住脸。

 

咦我的脸怎么这么烫?

 

事后两人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交流着李夫人的营养食谱,几天下来偶有见面,一个继续装正经,一个权当不知道。

装正经的小李警官把这个手误匿名发到了网上求疑解惑,收到了数以千计的“po主不要挣扎了,他肯定喜欢你”的答复。

疑似不知道的凌大院长用“我有一个朋友”作开头向已婚的韦主任复述了这段经历,被成功戳穿并广而告之。

 

“凌院长被人表白了”的传闻很快溜到了李熏然的耳朵里,而且经过了五十层刷子的添油加醋,其中可能也有自家老妈的一份。

“熏然,我跟你讲啊,凌院长前两天被人表白了,好像都追家里去了,问他要不要一起睡觉。哦哟,现在的人哪能噶开放啦?听说还是他以前的病人,混黑社会的,长得倒是蛮好看的……不过凌院长人是真的好哦,你看我这几天住院,他每天都要来好几次哦。”

李夫人很兴奋,大概中老年妇女都抵制不了八卦的诱惑。

李熏然满脸黑线:“……你听谁说的?”

“大家都这么讲。”

 

李熏然有理由怀疑这个主人公就是他自己,虽然在人设方面好像只中了一条——蛮好看的,但他并不打算立刻向凌远问个清楚,因为他居然发现自己有些不愿意听到否定的回答。

这很可怕。

 

彼此心照不宣地深入接触了一段日子,简直没见过比对方更合拍的人。

凌远慎重考虑后,觉得应当由他来捅破这层窗户纸。

 

前言铺垫了半天,谈未来规划谈理想型,是时候谈谈自己了。

 

【凌远:你觉得蛙怎么样?】

 

他实在是紧张,发完就把手机搁到了桌上,后来想想不能这么怂,于是收回来一看,顿时万念俱灰。

 

不,我还可以撤回,我还有希望。

 

手机适时地“叮”一下。

 

【李熏然:我一顿能吃七只!】

 

对方显示正在输入,突然静默,没了下文。

过了两秒李熏然终于反应过来——此蛙非彼蛙啊!

 

【李熏然:其实我也喜欢米。】

 

去你妈的输入法!

 

手机一刻不停地欢欣雀跃起来。

李熏然面红耳赤地接通电话:“你一次我一次,扯平了。”

凌远在电话那头笑:“上次你说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

“凌院长早点睡我。”

“你还来劲了!”

 

-FIN-

评论(94)

热度(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