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楼诚/蔺靖]千里姻缘打死结15

15


“这是何物?”

“香囊啊。哎——别摘,里头我放了好些强效的迷药,必要时你就挥两下。”

“大惊小怪,我不过去趟庙市。”

“你独自一人去,有备无患嘛。”

“好吧……这上面绣的什么,花?”

“还挺像吧?这是我琅琊阁的图徽。”

 

“熏然?熏然?”

现实的声音拉回了萧景琰的思绪,他不由坐直了身体,抬头便撞上一双担心的眼。

简瑶正弯着腰朝他挥手。

“你没事吧?”她倒了杯热水递给他,脸上忧色更重,“是不是伤口又疼了?”

“没事,谢谢。”萧景琰摇摇头,捧着水杯默默喝了一口。

简瑶见他神色如常,心略略定了些,随手拖了张椅子过来挨着他坐下。

 

涉案人员的审讯由当地警方负责,从下午一直到傍晚,收效甚微。

当事人是个不差钱的主儿,人刚进局子律师就到了,也不走缄默路线,但坦白的都是些细枝末节的内容,关键部分又全不配合。总结起来中心思想有两个:当事人确实对未公开的古代陵墓进行了相关研究,但并不知道委托人是盗墓团伙的成员,也从未参与过出土文物的买卖。

目前警方掌握的证据有限,如果摸排后还是没有买主的线索,这案子恐怕就要止步于此了。

大伙儿当然不甘心,立即分两拨行动,一队去陵墓所在位置实地勘探,另一队继续追查当事人的人际关系。

 

简瑶是和萧景琰坐一辆车回的招待所,起初听他提到了琅琊阁也没在意,结果审讯的笔录一传过来,她傻眼了。

李熏然是什么人呀?

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屁股撅一撅就知道放什么屁的关系,要说他五公里马拉松跑第一她信,市格斗大赛拿冠军她也信,可要说他弃武从文自此钻研起历史来,她是万万不信的。

这种冷僻到史料上都寥寥数笔带过的东西,李熏然是怎么知道的?是巧合吗?

简瑶揣着满肚子疑问去找他,却发现这位同志又对着那堆图纸发起了呆。

 

“你不忙吗?”萧景琰瞥了眼办公室里间来回奔走不停的同事,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简瑶把笔|录的复印件交给他,看着他一页页翻阅,脸上除了专注没有一丝惊讶。

“你一点都不意外对不对?”她抿了抿唇又凑近了些,“我总觉得你有事情瞒我。”

萧景琰只好从资料上收回视线。

“你多虑了。”

“那你怎么会知道那个图案的来历的?”挑高的半边眉毛显出气势,“别跟我说是电视上看到的。”

这姑娘的目光似乎能洞察一切,他又占人身体理亏在前,因而十分的心虚。

萧景琰没把握说服她,干脆祭出万金油,仰着脖子左右找起人来:“凌远呢?”

简瑶也跟着转了转脖子:“好像出去给咱们买饭了,刚还问我们有没有什么忌口。”

“哦,那我去看……”

“哎你别跑!”简瑶一个健步挡住他去路,声势惊人仿若土匪,“坐好了,先回答我的问题,再放你走。”

萧景琰叹气,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对这种头脑聪明直觉敏锐的姑娘总是很没有办法。

“好吧,我告诉你,这些都是我做梦梦到的。”

简瑶怔了怔回:“李熏然你当我三岁小孩呢?”

【我说实话你更不信。】

绝望的穿越人士吐出口气,默默拾起资料又低头看了起来。

 

既不嬉笑也不搭腔还真不是李熏然惯常的风格,简瑶思索片刻,神色复杂地踱到桌旁双手抱胸。

【怎么办,怎么好像还挺像回事儿的?最近挺火的那部韩剧不也这样演嘛……可特么人家那是预知梦啊!】

简瑶内心的小人揪着自己的头发狂叫:电视剧里的情节能当真吗?能吗?能吗?能吗?

她转身回去坐好,顺便抽走萧景琰握在手里的纸张:“那你还梦到了什么?”

萧景琰挺纳闷:“你不是不信吗?”

“我参考参考总行吧?”简瑶咳嗽两声清了清嗓,“主要是这答案太玄幻了,你需要给我点时间消化消化。对了,我刚想问你什么来着?哦……琅琊阁,你知道琅琊阁是做什么的吗?或者,那是什么地方?”

抱着权当讲故事的心态,萧景琰适应得极好。

“一个大梁最神秘的江湖组织,几乎无所不知。”

“大梁?南梁吧?”

“……就当是南梁吧。”萧景琰往后一倒靠上椅背,捧了杯子继续暖手。

简瑶点点头:“也就是说,这个墓的主人八成和这个神秘组织有关。哦,不对,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萧景琰歪了歪脑袋,他居然从这些不着调的掰扯中听出了些意趣。

“或许琅琊阁会一些特别了不起的机关术,当时的达官贵人花重金请他们修个陵,也不是不可能呀。”

萧景琰笑笑:“琅琊阁主有的是钱,也没那么好说话。”

“你又见过了?”被秒泼冷水的简姑娘立刻赏了他一记白眼,“那你说说看,你梦里的琅琊阁主长什么样?是高是矮是胖是瘦?会武功吗?”

“他……”

“嗯?”

“身姿挺拔,武功高强,还喜穿白衣。”

简瑶一愣:“小龙女啊?”

 

谁???

 

没等萧景琰开口辩解琅琊阁主的性别问题,薄靳言已经站到了里间办公室的门口。

“休息结束了,来开会。”

闲聊到此为止。

简瑶悄悄朝李熏然吐了吐舌头,收齐复印件资料进了里间。

萧景琰也跟着站了起来,心想着自己说不定还能帮上忙。他右脚刚迈开,兜里的手机震了一震。

 

【凌远:我有事找你,到招待所对面的大树下,一个人来。】

 

潼市刑侦支队的特派成员聚集在这个里外统共十几平方的临时办公室里,听薄靳言发言。他把目前掌握的线索重新归纳一遍,认为在今天的抓捕行动中仍存在被警方忽视的疑点。

“下午的抓捕地点在朝天宫古玩市场,距离警局只有1.3公里,五个红绿灯,开车十分钟以内。当事人被控制后没有机会使用手机。那么,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当事人的律师是通过何种途径,几乎是在当事人被捕的同时获知信息并在二十分钟内赶到警局的?”

薄靳言在投影仪上换了份资料。

“从交通局调来的路面监控拍摄到的画面上看,抓捕时当事人的律师的确在距离警局5公里的地方。”

黑色油性笔在电子白板上添了个问号。

“给律师传递消息的人一定在这家星巴克附近,甚至就在抓捕现场。他可能是当事人的同伴,也可能是当事人联系的买家。目前我们无法确定这个人的身份,但不排除他会通过其他手段与当事人联系。”

有人举手提问:“现在和当事人联系不是很危险吗?警察都盯着呢。”

薄靳言摇摇头:“目前考古队尚未介入,这个墓的大小、朝代、主人也不明朗,如果还想大赚一笔,只有趁现在。而当事人自然是最好的合作对象,我想他们或许愿意冒这个险……”

说着他忽地顿住,满屋子搜寻某个身影。

 

“李熏然呢?”

 

刀尖刚顶上他后腰的时候,萧景琰下意识就要动手。

男人的低语混着遏制不住的得意,冷飕飕地飘进他的耳朵。

 

“想让你男朋友活命的话,最好别动。”


-TBC-

评论(39)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