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01

01

 

※设定参考《听见你的声音》

※觉得题目像韩剧都是错觉

※鉴于之前百分之八十的脑洞都(因为聊完就爽而)夭折了

   这次我决定写下来ᕕ( ᐛ )ᕗ(当然管挖不管埋)

 


工作日的医院门诊大厅到处是人,有序而无章。

保安和票贩博弈,患者和时间斗争,喜怒哀乐交错,故事很多,却找不到听众。

没人有义务去倾听他人的悲欢离合,更何况这本就是个充满生离死别的地方。

 

数年未见的高中同学在过道里相遇,不期然勾起了那些年夹在课本里被风吹走的情愫。

时至今日,一个蓬头垢面,一个光彩照人,一场不合时宜的再会。

“好巧啊,在这里碰到你。”绅士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是啊……你来探病?”她捏着化验单,手脚局促。

“对。你……”他看她脸色苍白,目光里加了几分关心,“家里有人生病了吗?”

她顿了两秒点点头:“我还有事,先走了,回聊。”

 

【以前还是我们班花呢怎么现在混成这样?啧,世事无常啊。】

【天呐为什么偏偏碰到他……想死……】

 

两人分别,与所有擦肩而过的陌生人没有任何不同。

男人的心里没有分给她多一点的在乎,即使他曾经是那么的迷恋她。女人转身离去,算不上落荒而逃却也绝不好看——化验结果确认是恶性肿瘤,她没有希望了。

又怎么可能“回聊”?他们甚至没有交换联络方式。

所有的表象都在骗人,只有内心的话才是真实的。

 

李熏然垂下眼,钻进了即将阖上的电梯。

世界骤然安静。

 

半年前,他濒临死亡,不知道是不是应了什么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鬼话,他活了下来并且恢复良好,但世界却在他睁眼的那一刻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

喧闹且嘈杂,纯粹又可怖,每个人在他面前不加修饰,再也没有善意的谎言。

没人能欺骗他,因为他都能听见。

 

特殊的能力令人绝望。

他没法去电影院——苍天啊,谁来把这些到电影院谈情说爱的家伙弄走,也没法去体育馆看比赛——进球时观众席的欢呼声大到可以把他原地掀翻。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把这件事告诉家人和朋友,可对方心底的担忧和疑虑每次都让他望而却步,即使他们笑着在说“我相信你”。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被鲜花食人魔击垮了精神,他可能不太正常又敏感脆弱,因此我们需要包容他。

 

失望吗?

非常失望,可那又能怎样?

自怨自艾绝对不是李熏然的风格,与其让这种失望逐年累月的增加,不如停在这里,把它们藏起来。换种角度思考,这不是离他成为超级英雄的梦想又进了一步吗?虽然他不能飞也不能从手掌吐出蛛丝来。

 

李熏然按时见了他的心理医生,在对方问他“现在偶尔还会听到奇怪的声音吗”的时候选择微笑。

“不会了,谢谢。”

他的表情控制得很好,交谈状态放松,更多像是熟人间的闲聊。

医生暗暗松了口气,拿起笔写结论。

【看样子恢复得差不多了,这下李局总算可以放心……改天和吴队聊聊李熏然归队的事吧。】

李熏然移开眼睛望向窗外——阳光灿烂无比,是个梅雨季里不可多得的晴天。

 

他默默表扬自己。

李熏然,你做得很好。

 

准备离开时等了很久的电梯,迟迟不来,就在他打算掉头去找楼梯时,电梯门开了,从里出来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目光与他一错即走,深邃的眉眼底下写满疲倦。

李熏然看着他的背影发了会儿呆,在电梯再度阖上之前回过神,将将好跳进轿厢。

 

附院的院长刚经历了一场医闹,还由此光荣负伤——背上挨了重重一棍,却在人前没露出丝毫异样。

李熏然摸摸鼻子,尽管半年过去了,他对于窥探别人的隐私这件事仍是有些介怀。

 

电梯停在一楼,他顺着人群向外涌,差点和一个脚步匆匆的白大褂撞上。

“韦医生!”李熏然突然叫住他。

被点名的人愣了愣,脸上露出三分疑惑。

“我刚从楼上下来,看到凌院长撑着背,好像是受伤了。”

“啧,我就说——”他尴尬地刹住口,“呃,那什么,谢谢你啊。”

“不用谢。”李熏然笑着点点头,汇入大厅很快没了影。

韦天舒转头问旁边的同事:“那是谁啊,你认识吗?”

“不认识,有点眼熟……”

“怪了,我也觉得有点眼熟……”


-TBC-

评论(49)

热度(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