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02

※案子都是瞎编的,有bug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q^靴靴大家!


02

 

王艾迪的心理评估报告第二天就放到了李局长的办公桌上,与她“准时高效”的座右铭非常相衬。

一周后,李熏然终于如愿收到了归队通知,结束了他长达半年的赋闲生活。

上班前一天,李夫人用尽毕生厨艺整了一桌子国|宴级的好菜,唠唠叨叨着不用继续看他在家里碍眼,心里却捉摸起能不能优雅地撒个泼让自家老头子想办法给儿子弄街道派出所去。

李熏然默默低头扒了两碗饭。

其实这半年他也没少干事,全小区的猫狗走丢都找他报案来了。

 

迎接李副队复出的是个雨天,大风咆哮依然坏不了他的好心情。

局里他停惯的车位空着,保安小哥特地跑过来给他换了张新的出入证。李熏然立在门口做两下深呼吸,有人从后面热情地勾住他的脖子。

“来了啊。”【小子精神挺好。】

李熏然大喇喇敬了个礼:“吴队,早!”

话音未落,走廊尽头接二连三冒出些挤挤攘攘的人头,看样子是打算来个别致的欢迎仪式。

他边走边乐,接过简瑶递过来的花束,转头给小陈使个眼色:“别鼓掌啊,搞得像男女嘉宾牵手成功,薄靳言会揍我的。”

小陈警官张了张嘴:“我去,这你都能猜到?!”

李熏然不作解释,随手拍了拍他肩膀,歪过头朝旁边的陌生面孔笑笑:“新来的?”

挤在一堆大高个里稍显矮小的女生正对上他的眼睛,立马站直了身体:“李队好,我叫田静,是今年刚毕业的学生。”

【好帅诶……真人比照片上还要帅……】

李熏然抬手摸了摸鼻子:“加油。”

 

本以为歇了那么久,再次投入到前线的工作前至少会有个你懂我懂大家懂的缓冲期。李副队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就是让他多干几天内勤的活儿也完全没有问题,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领导们胆子会那么大,居然还让他带实习生?!

“吴队,是不是我爸……”

吴队长连连摆手:“局长没插手啊你别瞎想,纯粹是你个人能力出众才放心让你带带徒弟的。”

【顺便帮你解决个人问题啊,小伙子。你看人田静多漂亮一姑娘!】

李熏然欲哭无泪:“感谢领导对我的信任。”

 

小徒弟成绩优秀,外表看上去细如柳条风吹能倒,据说是那一届的女子组散打冠军,大三暑假在来回图书馆的路上抓过六个扒手,战果傲人。

李熏然坐在桌前翻看她的履历,目光越过堆起的资料落在那个怎么看都像是走了关系才被硬塞进刑警队的散打冠军身上。

真是人不可貌相,李熏然深以为然。

 

总的来说,田姑娘头脑聪明战斗力强,整理档案也很仔细,除了略微花痴外没什么大毛病。作为徒弟,李副队觉得能够接受。

剩下的,只要屏蔽她内心的感叹号就可以了。

 

下午两点多,李熏然带她去审讯室外间参观学习。

嫌疑人用菜刀砍伤妻子,涉嫌故意伤人,被拘捕后一直强调自己当时喝多了神志不清,起了口角冲突才会闯祸,是无心之失。

小陈警官问了半天,嫌疑人死活不肯承认。双方正僵持不下,110中心又接到起谋杀报案,队里迅速点齐人马紧急出动。

李熏然被留下来主持大局自然在意料之内,他也不怎么失落,毕竟没有什么事情是一蹴而就的。

身旁的小徒弟倒是专注眼前,只一心一意地捧着笔记本发愁。

“你怎么看?”

田静愣了两秒,忽地意识到是李熏然在征询她的意见。

“我认为……嫌疑人在说谎。”

李熏然抱着手臂往桌旁一靠:“有依据吗?”

田静摇摇头:“只是感觉。”

“说说看。”

“他的衣服太过干净了,说明他在等待救护车的那段时间里甚至都没有靠近过人事不省的被害人,这不合理。”她停顿片刻,试图通过场景代入的方法佐证她的猜想,“他如果真像自己所说的那样爱妻子,根本不可能傻等在原地,早喊人救命了吧……不过,案发时他体内的酒精浓度确实已经达到了醉酒的标准,万一他死咬这点,还真的挺难说。”

李熏然从她手中抽出笔,在“醉酒”两个字上画了个圈。

“那就换个角度。”他又把笔塞回去,蜷起手指在布满字迹的纸张上敲了敲,“鉴定科的人还在现场采集数据吧?”

“是。”

“叫他们拿沙发靠枕上的残留物和凶器上的植物纤维作比对,顺便查一下酒瓶瓶身内部是否有被害人的血迹残留。”

“……诶?”【这是个什么思路?】

李熏然拿起印有现场客厅照片的A4纸在她眼前晃了晃:“蓄意行凶,你会把凶器藏在哪儿?”

“当然是顺手的地……哦,明白了。”小徒弟埋头唰唰唰记笔记,“那酒瓶呢?即使有血迹残留也可能是案发时溅上去的。”

李熏然点点头:“正常情况的血液喷溅会在平滑的玻璃壁上留下点状或者条状的痕迹,但如果嫌疑人是在砍伤被害人之后喝的酒,鲁米诺反应会怎么样?”

“全亮!”

“Bingo。”李熏然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赶紧打电话。”

“是!”

 

李熏然的猜测全中。

田静拿着鉴定科传来的资料屁颠屁颠跑去审讯室,只差没把“李队从今往后就是我男神了”写在脑门上。

开了天眼的李副队被她火热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又不好实话实说——说了估计会被当成花式撩妹或者脑子有问题。斟酌再三,李熏然借着让她好好跟着前辈学习如何写好一份简洁无废话的结案报告为由,果断把小徒弟交托给小陈后溜之大吉。

 

窗外还是灰蒙蒙的,云散不开,雨却有些停了。

他顺着楼道往下走,人刚拐进连通办公室的走廊,数辆警车呼啸着冲进了大院。警笛声在耳畔回响,不由分说地扯住人们午后松散的神经。李熏然刹住脚静立了几秒,转身插着兜晃荡过去。

警队的小伙们鱼贯入内,中间围着一个人——蹙着眉流着汗,头发半塌,神情凝重。他仿佛感受到了不远处的目光,稍稍抬起头来,似乎微微怔了怔。

 

【李……熏然?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听王艾迪念过好几次,原来康复了啊。】

 

李熏然愣在原地。

 

【真好。】


-TBC-


评论(48)

热度(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