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03

※依然停留在单方面神交中,绝望


03


真好。

 

李熏然脑袋发懵,有多久没从别人心里听到这句话了。

 

整整半年,他无奈活在旁人加诸的怜悯与同情之中,家人、朋友,甚至是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他们无时无刻不小心翼翼,生怕某些令人不愉快的经历卷土重来,让他发疯。

潜意识里,他们始终认为李熏然的内心千疮百孔,敏感易碎。心理治疗缝合不了催眠带来的创伤,一旦导火索出现,他随时可能面临崩溃。

他们见过他最狼狈的时刻,对此缺乏信任也无可厚非,但现在,却是这样一个几乎没有过交集的人,站在他面前为他的康复而喜悦。

 

李熏然恍过神,已经只能看到凌远的背影了。

吴队长过来拍拍他肩膀:“审完了?”

“啊?哦……审完了。”李熏然舔舔唇,朝人群消失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吴队,那不是附院院长吗,怎么给铐起来啦?”

说到这事,吴队长忍不住叹了口气,绕过他往办公室走。

“锦绣新村发生了一起谋杀案,他是嫌疑人。”

“他?!”李熏然被吓了一跳,立刻转身追了上去,“没搞错吧?”

“现场有目击证人,而且凶器上也只有他的指纹。目前来讲,他的嫌疑最大。”吴队长推开门,见他还愣在门外,“不进来?”

李熏然虚虚指了指楼上:“我去看看,在二楼是吧?”

 

审讯室的灯不亮,没有暖色,空阔的四壁加深了这个地方的严厉与无情。

凌远独自坐在桌前出神,回忆着半小时前所发生的戏剧一幕,如今他完全陷入被动,手腕锁着手铐,发梢还在滴水。四月了,他竟然隔着西装还能感受到从骨子里透出的料峭寒意。

李熏然走到审讯室隔间的玻璃前时,凌远正在记忆库里搜寻潼市警局是否存在过被曝出的冤案,一时间还真有点哭笑不得。

认真学习的小徒弟一接到李副队的召唤,立马抛弃了尽心尽力指导她写报告的小陈老师飞奔而来。她刚从门缝里露个头,就听李熏然叫她。

“小田,去拿条毛巾来。”

话音未落,旁边小刘警官的脸上旋即露出一丝惊喜,跟着笑容腼腆地挠了挠头:“不用了,老大,我这都没怎么淋着。”

李熏然拿起物证照片夹翻了翻,头也没抬地回:“不是给你的,别多想。”

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小刘同志气到呕血,顶着张七窍生烟的晚娘脸走进审讯室。

 

案子是一个外卖小哥报的警,不是凑巧经过,正是来给死者送外卖的。

报警时间是下午2点28分,比订单要求的送货时间早了12分钟。目击者称,他赶到的时候大门敞着,嫌疑人正跪在死者身边像是在行凶,于是他立刻拨打了报警电话。

救护车比警车到的早,据说是嫌疑人打的120,但死者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了。

 

“我们约了两点半见面,我怕雨天迟到所以早走了些,大概在两点二十分左右到了锦绣新村,之后又在车里等了五分钟,这才上的楼。”凌远抬手擦掉快流进眼睛里的水,继续说,“我按照门牌号找到他家,发现门掩着没关。我叫了两声没人答应,就拉开了门,结果就看到他仰面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目击者说看到你有类似行凶的动作。”

凌远蹙着的眉一直没有松开:“我是医生,当然要第一时间对他进行抢救。”

小刘警官收回审视的目光,低头扫了眼资料:“你和被害人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太太的主治医生,”凌远的肩膀垮着,似乎有点疲惫,“他的太太上个月刚刚去世。”

“半个月前,被害人曾带人去附院闹过事,还当众用棍子打了你,是吗?”

 

李熏然垂下手,愕然地睁大了眼。

 

就是那一天……

 

“师父!”田静风风火火地冲进屋,“毛巾拿来了,我去后勤仓库拿了条新的。”

李熏然应了声,朝玻璃另一侧努了努嘴:“给凌院长。”

握在门把手上的手登时僵住,田静满脸问号地回望向他。

【我没听错吧?师父让我给凶杀案嫌疑人送毛巾???】

李熏然看着她笑了笑,什么也没解释。

“……哦!”

【算了,我师父说什么都是对的。】

眼看着小刘警官在瞥见那条毛巾后脸色更臭了几分,李熏然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几秒后,田静退出审讯室,走到李熏然身边欲言又止。

“想问我为什么对他那么好吗?”

田静点点头。

凌远有杀人动机,有作案时间,现场又没有第三个人的指纹,证据太明显了。

李熏然盯着玻璃后的人目不转瞬:“因为他绝对不是凶手。”

他收起照片塞进档案袋,转手扔给懵圈了的小徒弟,“走吧,我们去现场看一看。”

 

锦绣新村位于老城区西面,是个年代比较久远的小区,离市局只有十分钟的车程。小区共有两个出入口,都装有监控,居民住房为多层,没有电梯。

犯罪现场拉起了警戒线,有鉴定科的技术人员在采集指纹,楼底下围了几个负责拦人的年轻警察,个个都被相携来看热闹的大妈吵得头昏脑涨。

“被害人梁建民,四十三岁,独居,是司各特机械厂的一名工人,今天上夜班。下午1点55分使用手机点了一份外卖,2点28分被外卖员发现倒地遂报警。”田静捧着笔记跟在李熏然身后,“根据尸体的僵硬程度,初步判断死亡时间应该是下午1点半到2点半之间。”

李熏然抻了抻箍住手指的白手套,半蹲下观察地面上画出的白线。

“死亡原因?”

“机械性窒息。”

李熏然回想了一下先前看到的照片。

“凶器上只有凌远的指纹?”

田静“嗯”了一声:“他说他到的时候发现死者脖子上缠着电线,于是把它摘掉了。”

“死者的手机记录查过了吗?”

“查过了,死者除了12点36分和凌远有过一次通话,今天还没有和其他人联系过。哦,外卖的下单时间也确认了,没有问题。”田静说完话,表情却有些犹豫。

【奇怪的是……从记录来看,这是死者第一次使用手机软件点外卖诶。】

李熏然“蹭”地一下跳起来:“第一次吗?”

【卧槽,我刚刚有讲出来吗?没有吧……他怎么知道的?】

田静震惊之余,把自己的嘴巴扭成了一个O形。

“咳,我的意思是,顺着外卖的线索查一下,看看目击证人有没有问题。”李熏然用手背擦了擦鼻尖,“如果这是死者第一次使用手机软件叫外卖,不排除是凶手行为。”

他低头指了指从玄关延伸过来的水渍:“当时外面下着雨,凶手进入到室内一定会留下痕迹,怎么办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制造新的来掩盖旧的。”

田静皱皱眉:“可现场没有第三个人的脚印,除非……”她伸脖子望了眼玄关的鞋柜,又转过头看看李熏然,“他穿了鞋套?”

李熏然招呼鉴定科去取证,回来走到她身边。

“门锁没有撬开的痕迹,应该是死者给凶手开的门,这不能证明他们一定认识,但凶手既然有时间换上鞋套并走入屋中,整个过程没有遭到死者的反抗,说明两个人是认识的,而且凶手知道凌远会在今天下午来与死者见面。”

田静不置可否,抿着唇没吭声。

【你的一切推论都是建立在凌远不是杀人凶手的基础上,可万一呢?】

“不能放过任何的可能,不是吗?”李熏然笑了笑,“相信我,他一定不是凶手。”


-TBC-

评论(33)

热度(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