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04

※飞跃性进展(并没有


04


田姑娘怎么也没想到,男神归队后第一次带她出外勤就交给了她一项格外艰巨的任务——翻垃圾桶。

锦绣新村二十二栋楼,三十六只半人高的塑料方桶,每个都泛着隔夜饭和生活垃圾的气味,令人作呕。尽管如此,身先士卒的李副队也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念头,任由小徒弟内心的土拨鼠合唱团嘶声尖叫,顶多往她手里多塞了个口罩。

 

几个人忙活一下午,无功而返。雨淅淅沥沥着没停,倒是把人都淋了个通透。

李熏然对小徒弟第一天的表现颇为满意,回到市局大发善心,先打发她去宿舍洗澡,其余人给条毛巾随便擦擦换件衣服也就算完事了。大伙儿还真不至于和一个新来的丫头片子争风吃醋,全身上下收拾一遍接着投入战场。

虽说早过了下班的点,办公大楼依旧灯火通明,人影攒动。饮水机旁的烧水壶也在加班工作,底下码着一排开了盖的桶装泡面,口味很杂,分量却大得一致。

李熏然换过衣服还没来得及去二楼审讯室探望凌远,兜里的手机就开始疯狂震动,一看,果然是李夫人打来的。

 

“妈,”他起身快步出了办公室,顺道掩上门,“我今晚不回来吃啊,忘了跟你说。”

李夫人隔着电话忿忿:“第一天回去上班就这样,想当劳模啊?你老头子都回家了!”

李熏然一边乐一边往外溜达:“爸是领导,那能一样吗?”

“搁二十年前我也没见他这么积极的。”背景里立刻传来他爹不满的反驳声,李熏然听着咧了咧嘴。

“对了,你晚饭吃什么?”李夫人的警觉性很高,语气中充满了一百二十分的不容置疑,“别又是什么泡面啦饼干啊,没营养还不消化,吃多了对身体不好的。要不等会儿让你爸给你送……”

“哎——别别别,我去买饭行了吧。”李熏然薅了把头毛,“一定不吃泡面,我保证。”

亲妈继续叨叨个没完,他左耳进右耳出地应和下来,眼角余光瞥见办公大楼门口匆匆走进一人,六十来岁,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李熏然伸着脖子张望会儿,果断堵了她滔滔不绝的话头:“……哎妈,我这儿有点事,先挂了。”说完直接把手机揣进口袋,三步并作两步朝那人跑去。

 

档案室的小张在半道上被个老大爷截住,糊里糊涂听了几句才搞清楚状况。

“老先生,您说的这事儿我不太清楚,要不您先那边坐会儿,我去找我同事……”他扭头便看见个背后仿佛插了对翅膀的救星,“李队!这儿有家属来领人!”

“知道了,你去忙吧。”李熏然拍拍小张的肩,在目送他跑远的几秒内偷偷做了次深呼吸,虽然事后想想觉得格外莫名:自己到底慌个啥?

所幸当时也没工夫让他多想。

“您好,凌叔叔是吧?”

凌景鸿愣了愣,回神后忙答应:“对,你是?”

李熏然微笑:“我姓李,之前您给凌远打的那通电话,是我同事接的。”

不得不说,每当这种信息量不对等的情况出现,对方丰富的内心戏总能帮他圆谎。

“警察同志,”凌景鸿显然相信了这个说法,面部的焦灼渐渐浮现,“我能见见我儿子吗?他不可能杀人的。”

“案子目前还在调查中,见面是有点困难。但您放心,我们一旦掌握了能证明他清白的证据,会马上放人的。您就先回家,早些休息,有什么进展我们再联络您。”

凌老先生迟疑地点点头,脸上看着还算镇定,脑子里都快演到刑讯逼供了。

李熏然尴尬地挠挠鼻子:“叔叔您也别紧张,我们都是文明执法,不会滥用私刑的。”

 

好不容易送走了凌远他爸,李熏然站在路边噫吁嚱地感叹:电视剧害人啊!我明明长了张尊老爱幼的脸,哪里能让人联想到满清十大酷刑的?!

肚子适时发出一声九曲十八弯的凄厉惨叫烘托气氛,李夫人的叮嘱又跟着冒出来魔音灌耳,于是就有了李副队拎着外卖盒走进审讯室的一幕。

 

凌远正对着桌前的泡面发愁——他的胃病又犯了,从中午到现在就没吃过东西,但以他目前的处境来看的确也不是矫情的时候,总不见得让他去跟外边的警察讲,哎我肠胃不好,能不能帮我买个盒饭?那脸也太大了吧。

心理斗争结束,凌远拿起叉子准备吃面,热气刚扑到脸上,审讯室的门开了。

李熏然拎着俩鼓鼓囊囊的塑料袋进来,与他四目相对。

“还没吃?挺好挺好。”小李警官旁若无人地把外卖盒一个个拿出来,整整齐齐地摆好。

凌远不由自主停了动作。

“买多了,一个人吃不下,”李熏然在他对面坐下,又递了双筷子过去,“凌院长赏个脸呗?”

凌远没接,眉头下意识轻轻一蹙,嘴角却仍留了个温和的弧度。

【什么意思?】

他的眼里充满不解,等待一个解释。

李熏然冲他笑了笑:“顺便聊聊。”

“换策略了吗?”凌远对此不置可否,“可我知道的就这么多,该说的都说了。”

【语气是不是太生硬了?万一他被我气走了怎么办?实在不行还是吃泡面吧,好歹填填肚子。啊有豆腐有西兰花还有汤……真香。】

李熏然低头抿了抿嘴压住笑意:“就当是怀柔吧,警察也不是不近人情的。”

凌远盯了瞬他弯弯的眉眼,终于把泡面推到一边。

“那我待遇挺好的。”

“李熏然。”他向凌远伸手,一时忘了他还被铐着,立刻悔了一半,刚想缩回便凌空被他捉住。

“凌远。”他回握他,郑重其事。

 

审讯室外间,田静捧着泡面和另一个值班的排排坐。

“王哥,师父对嫌疑人都这么体贴的吗?”

“分人吧,李队看人挺准。”

“哦。”田静狠狠吸了口连根火腿肠也没加的红烧牛肉面,神情复杂,“早知道他不吃,我就拿里面那碗老坛酸菜的了……”


-TBC-

评论(31)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