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楼诚]一家人

※现代AU一发完  台丽有

※纸房子梗来自网络

 


叮咚。

 

小秦老师仰头望着面前这栋华丽与年代感并存的别墅,感慨了八十遍有钱真好。

正散着魂儿,门铃对讲机被对面接通,她赶紧收敛神情扬起嘴角露出专业的30度微笑。

“您好,我是明小天的班主任,和明先生联系过今天来做家访的。”

扬声器里飘出个清脆悦耳的女声:“哪位明先生?”

“啊?”小秦老师懵了一瞬,忍不住后退半步又看了眼门牌号,“明,明台先生。”

“哦,您稍等。”

铁门缓缓打开,迎面走来个二十来岁穿着随意家居服的年轻姑娘,一头秀发浸在阳光里。

小秦老师猜测着问:“您好,是小天妈妈吧?”

阿香听了咯咯直笑:“可真不巧,太太和小少爷昨晚刚出国,大小姐带着小天少爷去苏州了。老师您先屋里边坐,我去请大少爷,现在家里没其他人,他也是能做主的。”

“……麻烦你了。”

小秦老师目送阿香的窈窕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由衷地发出一声喟叹。

 

有钱真他妈好啊!

 

当明楼拨通明台的电话得到对方“哎哟我给忘了”的答复时,他几乎可以肯定明台携妻逃跑这件事是早有预谋的。至于大姐带着侄子回老家是不是巧合还有待商榷,阿诚肯定是不知情的——多年前把明诚学校里上门做家访的老师怼得下不来台的场景仍历历在目,明诚是不可能放任他在明家掌心肉的班主任身上重蹈覆辙的。

明楼气定神闲地下了楼,与小秦老师打招呼,扮演一个沉稳大家长的角色,非常入戏。

 

“是这样的,我今天来呢,主要是和你们家长交流交流明小天在学校里的情况,顺便谈一下课外作业的问题。”

明楼听完皱了皱眉:“我没记错的话,他今年才三岁吧?”

小秦老师汗颜:“没错。”

“现在的小孩三岁就要写作业?”明楼摇摇头,“我们家家教算严的,也差不多四五岁开始读书认字。我家阿诚七岁才开蒙,照样长得很好。”

小秦老师只好跟着赔笑:“和以前不一样了嘛,现在社会竞争多激烈啊,都说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家长是比以前辛苦,但辛苦得物有所值呀。”

 

家长辛苦=明台辛苦=操心的事多就没时间隔三差五跑他俩跟前碍眼

 

等量公式一百分的明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倒是,都是为了孩子的将来。”

小秦老师被他配合的态度所鼓舞,话也变得多了起来。

“孩子的成长过程离不开家长的陪伴。当然我们也知道,很多家长工作忙,没太多带孩子的时间,所以我们希望通过布置一些手工作业,来增加孩子和家长的互动,另一方面也培养孩子的动手能力。”

明楼很赞同:“秦老师放心,我会转告明小天的爸爸,让他多花点时间来陪孩子。”

小秦老师看他好说话,逮住机会倒苦水:“都是年轻人嘛,理解,自己还在爱玩的时候呢,不过既然为人父母了,总要多费点心思的。你们家条件不用说,也不怕花钱,但学校布置的手工作业最好还是亲自做,也体验体验和孩子相处的乐趣,用纸板搭个房子又不难,全班只有你们家明小天交的作业是买来的。”

 

这倒还是头一次听说,本来明台和曼丽结婚后就搬出去了,周末才回来小住,以前也没听说幼儿园还要交什么作业的,玩泥巴过家家都来不及。

明楼仔细想了想,如果阿诚知道了,八成会主动揽活干。

心底感谢了守口如瓶的明台夫妇一秒,他更加好奇了。

“买了什么?”

说到这个,小秦老师的脸不禁又黑了几分。

“寿衣店现成的,还是个多层的小洋楼。”

 

也是天才啊!

 

“其他小朋友回去跟自己爸爸妈妈说了,他们家长倒都来质问我,问我是不是收了你们家钱才会让明小天做小班长,这让我怎么说?对,你们家孩子是聪明,儿歌听一遍就会,但家长也不能搞特殊吧?”

她气愤地说了半天,见对面的先生依然是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顿时有点火大。

“还有,现在全班就你们明小天不会自己穿衣服,每天午睡后都巴巴等着老师帮他穿。那么多人,老师怎么管得过来呀?你们做家长的要多教教孩子,让他学会独立,别总觉得孩子还小,就一味地宠爱他。”

明楼不置可否:“秦老师,你们一个班多少人?”

小秦老师很莫名:“二十八个。”

“那有几个老师?”

“三个。”

“除了我们明小天其他小朋友都会自己穿衣服?”

“是啊。”

明楼惊讶:“你们三个老师管一个孩子还忙不过来?”

 

祖传护短的反击是强而有力的,岂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幼儿园老师可以应对的。

小秦老师铩羽而归,灰不溜秋地离开了明家别墅,没想到过了两天明家又来了个没见过的帅哥亲自送明小天上学,还好声好气地找她道歉,保证以后会认真对待幼儿园的作业。

明诚也不是随便说说的,他确实包揽了明小天很长一段时间的手工作业,直到某次老师要求小朋友从家里挑一样电器用纸板做模型。

 

因为酷,明小天选了一套家庭影院。

他不知道这背后需要背负多大的使命。

 

“大哥,你知道上次明台买小洋楼的那家寿衣店在哪里吗?”

 

-FIN-


评论(67)

热度(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