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05

※我们走的是韩剧风 当然是纯洁的<审讯室吃饭谈心.avi> 


05


和李熏然一起吃饭无疑是一件很享受的事。

纵然是面对面坐在审讯室里,凌远都能看到他周遭的光,澎湃生机令人羡慕,正常很难把他和需要接受心理治疗的患者联系在一起。

造物者确实优待他。

 

凌远夹了筷子番茄炒蛋放到面前夯实的米饭上,目光悄悄追上他握筷移动的手。

【他有……二十七八了吧?看起来倒还像个大学生,高高瘦瘦,长得也好看,难怪王艾迪总把他挂在嘴边,三牛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哦对,老牛吃嫩草,贼心不死。】 

“噗——”

李熏然被西兰花呛了一嗓子,毫无征兆地喷了。

“你没事吧?”凌远下意识有个起身的动作,没一秒又被椅子上的挡板抡了回去,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李熏然赶紧抽了张纸巾擦擦嘴再抹抹桌子,尴尬地冲对方笑笑:“有点辣哈。”

凌远挑挑眉,着重瞄了眼那盒清汤寡水的西兰花:“李警官看上去挺能吃辣的。”

“以前是挺能吃的,现在不行了。”李熏然用筷尖戳戳米饭,“凌院长吃辣吗?”

对方摇摇头:“胃不好。”

“我胃也不好,就是忍不住。”李熏然说着说着又笑起来,“有阵子压力大,想试试吃辣减压,结果吃到上火,去附院被医生劈头盖脸骂了半小时。”

凌远不由想象了一下李熏然乖乖缩成个鹌鹑的模样,忍俊不禁问:“王艾迪?”

“是啊,你认识?”李熏然敲了敲脑门,伴随着小小的“哎哟”一声,“忘了,你是院长。”

“她在我面前提过你好几次。”

【不知道李熏然是不是单身,要不我干脆做个媒?算了,能不能出去还是个事儿我瞎掺和个什么劲。】

李熏然压住快要起飞的唇角,故作好奇道:“王医生都怎么说我的?”

凌远咧开一个标准的一字笑:“说你是她见过的最配合的病人。”

【也是最帅的。哎,多大岁数还是小姑娘啊。】

 

田静喝完面汤正优雅地擦着嘴,忽然晚节不保打了个响嗝,盖住了从审讯室传出来的说话声。

“……那啥,我去技术队看看小区监控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还来不及开口的小王警官目送她逃离现场,笑着摇了摇头。

 

“好了,饭也吃过了,李警官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吧。”

尽管动作不便,凌远依旧帮着收拾完了塑料饭盒。

李熏然清清嗓,重新拿起案件资料,神态很轻松:“该说的不是都说了吗?”

“对着不同的人,也许我能回忆出点不一样的东西。”

翻页的手顿了顿,李熏然抬眸看他一眼,瞳孔里自然映出他的本心——是实话,不是出于感激或是讨好,他真这么想。

英挺的眉毛在一个不易察觉的范围内轻轻抖了抖,小李警官复又低下头去,留给对方一个柔软的发旋。

“嗯,”他低低应和着,声线像首韵味浓厚的歌,“那我们从头再捋一遍。”

 

两个月前,被害人梁建民的太太在附院做了肝脏移植手术,一个月后因为强烈的排异反应病故。梁建民先后组织了两次医闹到附院进行抗议,第二次还被派出所拘留了三天,释放后扬言已经联系了记者要曝光这起所谓的医疗事故。

杏林分院的项目启动在即,凌远不想横生事端,几方商议后联系了梁建民私了。上周在附院已经谈过一次,院方认为其提出的金额数目过大便没谈拢,于是另约时间。

 

李熏然按照次序画了时间表。

“这次的见面时间是你定的还是他定的?”

“他定的。他说晚上要上班,所以约了下午两点半。”

“地点为什么选在被害人家里?”

说到这个,凌远也显得有些无奈。

“他不愿意来附院。上次谈赔偿的时候起了争执差点和院里同事动手。”

“谁?”李熏然手上无意识地转着笔。

“什么?”

“和谁动手?”

凌远皱了皱眉,表情难得露出几分迟疑。

“在场的情绪都很激动。”

【不会怀疑到三牛身上吧?】

李熏然忙摆摆手:“你别紧张,还没怀疑到你的同事。医院里都有监控,他们的嫌疑很容易排除,我只是了解一下情况。”

“明白。”

李熏然松口气,继续说:“被害人太太的手术记录我们也请专家看过了,确实不存在医疗过失,如果打官司附院一定能赢,为什么还选择私了呢?”

凌远长长吐出口气:“走流程耗时太久,但分院的项目下个月就要正式启动了,如果这个当口有媒体介入趁机炒作,对附院造成不良影响,势必会动摇投资商的立场。”

他沉默片刻,再说话时目光坚定。

“我不能冒这个险。”

李熏然点点头,提笔在纸上记录内容,“那你再回忆回忆,之前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凌远听了哭笑不得:“要说得罪人……是不少,但也不至于杀人嫁祸吧?”

李熏然从鼻间发出一声轻笑,视线落在后一页纸上:“那可不一定,当今社会什么样人没有啊。你们在医院工作,难道看得还会比我们少?”他边说边抬起头,表情愣了愣,“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好。”

被发现了异状,凌远多少有些窘迫。

他顺手揩去滑到下巴的汗,说:“老毛病了,一会儿就好。”心里则难免自责起来,总觉得十分对不起小李警官好心拿来的晚饭。

“胃病犯了?”李熏然抓了抓头毛,倏地站起来,“我抽屉里有药,你等会儿。”

说完没等他吱声便风风火火地离开了审讯室。

 

结果回去一瞧,药是有,保质期刚好到上个月。

忘了自己有半年没来上班了。

李熏然趁办公室还有几个没走的,赶紧逮住问了一圈,倒是有人有,可看一眼保质期比自己那盒还要过分——这都过期三个月了还不扔?

感慨着我局在职人员健康意识薄弱的同时,李副队跑了趟警局附近的药店,回来散财童子似的一人桌上扔一盒,这才满意,然后揣着药心安理得地去了审讯室。

随药附赠一杯热开水。

警察同志热心得不像话,凌远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谢谢。”

【还特地去买了药吧?】

李熏然眨眨眼,稍有些赧然地摸了摸鼻子:“不客气,抽屉里本来就有,顺手的事儿。”

凌远抿嘴笑了笑,没再吭声。

 

【可你肩膀湿了呀。】


-TBC-

评论(37)

热度(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