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06

※凌远:你还要把我关几章???

 (关两章让你们独处不好吗?!)


06


尴尬的气氛呼之欲出,像个困在审讯室里不断膨胀的气球,逼得你无处可逃。

李熏然在脸红的间隙飞快挪开了视线,生怕凌远成为那根戳破谎言的尖针,即使双方心知肚明。他恨不得拔腿就跑,可顾忌到角落里的摄像头和全程围观的值班小哥偏偏还得做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太羞耻了,其绝望程度毫不亚于给同事们放幻灯片忘记换桌面,还是亲密合照的那种。

 

国家掩耳盗铃特级选手小李警官拢着拳头放在嘴边干咳两声,一边调整坐姿一边用眼角余光看着凌远吞下胃药——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打算,很好。

“我们继续,”他重新把注意力拉回刚才中断的内容上,“被害人是在他太太过世半个月后才来附院讨说法的,对吧?”

凌远点点头:“对。”

李熏然在纸上记了几个关键词,迟疑两秒后又打了个问号。

“那从他太太去世到第一次医闹的这段时间里,被害人和你,或者你们医院的任何一个人有过联系吗?”

凌远明显愣了愣:“好像没有。”

“好像?”

“没有和我联系过,但其他人我不确定……”凌远顿住了,他看见李熏然不自觉地鼓起了半边嘴,把那若隐若现的梨涡撑得满满,神情凝重而庄严,却要命的可爱。

李熏然手里的笔从指缝间滑落,“啪”地一下落在了桌面上。他的两颊目力可见的开始发红。

凌远赶紧停止他的胡思乱想,掩饰似的咳嗽一声:“有问题吗?”

“没,”李熏然赶紧摇了摇头,“啊不是,有问题,被害人意识转变的时间点比较可疑。打个比方,如果你太太因为排异反应去世了,你……”

【我没有太太。】

“……哦对不起,我就是打个比方,我知道你未婚。”李熏然怕自己再多嘴泄露出点什么,赶紧刹住了口回到正题,“那什么,如果你认为你太太的去世是医院造成的,你会怎么做?”

“向医院要个说法。”

“什么时候?”

“当然是越快越……”凌远顿了顿,不确定地望向李熏然,“半个月会不会太久了?”

“而且被害人有你的手机号码,想求证自然随时可以联系你,但他没有,在足足沉寂了半个月之后,突然把矛头指向了附院,为什么呢?”

李熏然在纸上写下了三个字——第三人。

“有人改变了他的想法并让他深信不疑,而这个人,对他,对你,都充满了仇恨。”

“对我?”凌远的神情依然有些不可思议。

李熏然不答反问:“不然为什么要嫁祸给你?”

凌远的左眼皮跟着一跳:“你相信我?”

李熏然笑了:“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坐在这里陪你回忆案发经过?”

 

“笃笃笃。”

审讯室的门应声而开。

田静从外探进半个头,目光在两人身上打了个来回,不知为何有种误闯相亲现场的错觉。

“李队,有情况。”

李熏然闻言快速起身离开,临出门前还回望了凌远一眼,倒是什么也没说。

田静往后退了几步给他挪地儿,等门阖上才说:“技术队有新的发现。”她自觉地走在李熏然身后当个称职的传声筒,“发生第一起医闹的前两天,被害人的手机接到一个电话,是通过福州路上的一台公用电话拨出的,通话持续了8分12秒。”

李熏然接过田静递来的报告,脚下不停。

“调监控了吗?”李熏然三步并作两步往三楼走。

“调了,可惜福州路上的治安监控最多只能保留半个月,已经被覆盖了。”田静紧随其后踩上了楼梯,“不过电话亭对着的那家手机维修店正好有个摄像头能拍到,刚才视频已经传过来了。”

李熏然推开技术队房间的大门,立刻有人招呼他:“李队。”

“如何,有收获吗?”

答话的警察轻轻摇头,显得有些丧气。

“我们做过细化处理了,还是看不清脸,这小子裹得非常严实,但看身形肯定不是现在的嫌疑人。”

田静望向李熏然:“那是不是可以洗清凌院长的嫌疑了?”

【咦,我怎么也跟着担心起凌院长来了?不行不行,判断不能带有主观意识,我怎么能轻易被师父两句话就给洗脑了呢?】

李熏然神色复杂地挑了记眉毛,决定无视这个质疑他专业水平的问题。他侧过身拍了拍技术队同事的肩膀,道了声“辛苦”,又挪到旁边去看小区监控。

 

整个天都是阴的,雨淅淅沥沥地下,偶尔有汽车驶入小区,保安从值班室走出来登记。行人和电动车都是通过自动升降杆旁的几人宽空隙进出的。

 

李熏然托住手臂站着看了五分钟,忽然问:“外卖员查过了吗?”

“查过了,一点半到两点半之间共有六名外卖员进出过,包括目击证人。”

“分别的停留时间?”

“嗯……七分钟到半小时不等。”说话人递给李熏然一张纸,“您看。”

 

一直以来,有什么东西是大家都忽略了的。

 

凶手是如何确保外卖员能够成为目击证人的?如果在凌远进入居民楼后外卖员迟迟未到岂不是功亏一篑?在李熏然亲眼见过目击证人排除了他的作案嫌疑后,似乎只剩下一种可能——凶手本身也可以成为目击证人。

但他还需要验证一件事。

“最后一个进出的外卖员是在目击证人进入小区后离开的吗?”

技术员在键盘上敲了敲,找到目标画面,定格。

“是的,2点27分。”

时间线连得上了。

李熏然伸手指指屏幕:“找一下这个人,周边的监控都查一查。”他转头交代小徒弟,“小田,你去给附院打个电话,看能不能要到凌院长近期接手过的重症病人名单。”

 

审讯室,凌远正拧着眉苦思冥想自己到底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要遭这罪,忽然见到李熏然急匆匆地跑进来。

“近期你有接手过什么病人,家属是外卖员吗?”

一个名字瞬间划过脑海,凌远的瞳孔微微放大。

“啊。”


-TBC-

评论(36)

热度(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