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07

※这章里比较囫囵带过的案件细节下章会提~


07


静谧的夜,浅浅的有些雨声,潼市警局办公大厅最靠近门口的那根白炽灯管似乎是到了退休的岁数,光线温吞地跳跃。

走廊沉静空阔,忽而掀起阵风,比人先到的是女警口中那效果堪比小蓝片的嗓音。

“见到冯尧先把他带回来,尽量别动手。”李熏然拍了拍陈警官的胳膊示意他带队先走,大伙儿吆喝一声鱼贯离开,过道里渐渐稀疏,最后只剩下新晋师徒互相大眼瞪小眼。

田静瞅他神色,默认排除了“认识新上司的第一天遭遇表白”的狗血剧情,但这并不妨碍她适当地发散下思维。

“师父,那我现在就去把凌院长放了?”

“等人带回来再……”李熏然眼珠一瞪,隐约带了点恼羞成怒的意思,“哎不是,你想什么呢你!”

小徒弟“嘿嘿”两声:“我这不是想为师父分忧嘛!”

“边儿去。”李熏然翻了翻白眼,从兜里掏出串车钥匙扔给她,“你先到车里等着,我去趟鉴定科。”

他往前走了两步又折回来,晃了晃手指问:“会开车吗?”

“秋名山车神。”

“那一会儿你开。”

 

李熏然的车里有股好闻的柑橘味,中置的烟灰缸干净无尘,边缘有一点点古早的烧灼痕迹。

田静调整了驾驶座椅,随手一抹头顶的绒布,放到鼻尖闻了闻,确实没有烟味。

看样子男神在这休假的半年里连烟都戒了,勇气可嘉。

发动机嗡嗡响了两分钟,还没捂热,李熏然就拉开副驾驶的车门钻了进来,耳朵上贴着手机正在通话,另一只手则拎着一个透明密封袋。

“……好的,您也早点休息,叔叔再见。”他挂断电话关上车门,指令简短而清晰,“走。”

小徒弟迅速踩下油门,映着窗外的灯光不忘瞥一眼袋子里装的东西——是被害人家中玄关鞋柜上放着的蓝色鞋套。

她恍然大悟,心说怪不得要特地去鉴定科,原来是借物证去了。

 

其实不止这一个原因。

鉴定科和技术队都在三楼,李熏然去借物证之前拐到技术队记了个号码,赶回车上时是与凌景鸿在通话。

老人家从警局回家后心里就一直七上八下的,这猛然接到李警官的电话如闻天籁,虽说还没放人,但总算是个好消息。

李熏然靠着椅背松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认为那在锦绣新村待了半小时的外卖员就一定是凶手。

 

田静瞄后视镜的时候看到他一直蹙着眉,不由安慰道:“师父,我们一定会抓住凶手的。”

李熏然听了觉得好笑,不由摇了摇头:“你怎么知道我在愁什么,你会读心术吗?”

田静笑道:“要是我真会读心术那该多好啊!查案子都能方便许多,坏人说不了慌啦。”

“但你再也听不到善意的谎言了,有时候那些直白的话就像一把剑,”李熏然托着腮望向窗外,“能捅穿你最坚硬的盔甲。”

专心开车的姑娘转头看了他一眼:“我还是觉得能听到好。”

“为什么?”

“能救人啊!”小徒弟脸上神采飞扬,“如果有人想要伤害别人或者自己,我可以及时制止他。”

李熏然无声咧了咧嘴:“想当英雄啊?”

田静拍拍放了警官证的口袋:“仍在努力。”

“加油。”

 

那名被监控镜头记录下来的外卖员名叫冯尧,二十九岁,两个月前他的妻子去世,死于肝硬化晚期。在此之前,她有过一次肝移植的机会,却被主治医生以肝源不适配为由拒绝了。这位医生,正是附院的院长,被誉为肝胆第一刀的凌远,而这个他以为可以救他妻子的肝源最终移植进了梁建民妻子的身体里。于是恨意滋长,他开始策划报复,可没想到梁建民的妻子先一步因为排异反应病故,这更让他觉得那颗健康的肝脏本就应该属于他的妻子。

 

警方到他家寻人未果,正要扩大范围搜索时却在楼下碰见了刚下班回来的嫌疑人,没躲没跑,甚至从容地配合接受调查。

李熏然和他打了个照面,暗道一声糟糕,捏着对讲机转身就开始狂奔。

“小刘小刘,马上带人去华仁立交桥下靠近腾飞花园一侧的马路边搜垃圾桶,找一个使用过的蓝色鞋套。”

田静反应过来要追时已被甩下一大截,立刻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来:“师父,等等我!”

“上车。”他扣好安全带,顺手把警灯架到车顶。

白色奥迪轰鸣着驶入川流不息的街道,像条日光里的银线窜向天际。

 

这回连个口罩也没有,带个手套就得上,幸好雨停了。

田静在地上蹲久了腿有点麻,站在垃圾堆前跳了跳松松筋骨。

【一天翻两次,我这是跟垃圾桶杠上了吗?】

李熏然从她身后路过,安然地蹲在旁边翻检起来,“我以前在垃圾场待过三天。”

田静一惊:“找证据吗?”

“我把我大学录取通知书给丢了。”

【……服。】

“那后来找着了吗?”

“找着了,不过不是在垃圾场,”李熏然扒拉出一个泡面桶,“哎哟谁啊,这么没素质,汤没喝完也不知道套个塑料袋。”

故事听一半简直抓心挠肺,田静凑近垃圾堆继续享受馊味的熏陶,边忍不住问:“在哪儿找着的呀?”

李熏然乐了:“客厅电视柜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塞了本书里,我妈拿去垫桌脚了。”

田静跟着要笑,突然听到老远有人在叫他们。

“头儿!找着了!!”

 

至于在鞋套内同时找到了被害人的指纹和冯尧的鞋印那都是后话,李副队此刻也只能用“猜测”、“运气好”之类的词来搪塞同事们的疑惑,好在大家都忙得很对此并不十分纠结。

除了田静,但这姑娘的脑子里似乎有个黑洞,李熏然一句话不吭她也可以脑补得相当精彩。

 

算了,不说了,说了还得给我绑去看心理医生。

 

晚上九点半,复工第一天贡献指数超标的李副队被众人赶回去睡觉,走之前还不忘关心一下凌院长的情况。

“刚走。”

李熏然“哦”了一声,拍拍他们肩膀以资鼓励。

 

被困警局思考了七个小时人生的凌远站在马路边上,任凭夜风吹散一身烦恼,满脸疲倦。

感谢好心的李警官,不然他现在得是又饿又累,更加悲催,还好有顿热乎的晚饭,不至于让心情低落到极点。但还是挺惨的,比方说这个时间点在警局门口居然打不到车。

凌远惆怅地叹了口气,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等待出租车应答的光圈上,小黄点漫无目的地旋转,再旋转。

一辆白色奥迪缓缓靠边,最后停在他跟前。凌远下意识左右看看,这会儿除了自己以外也没别人。

 

车窗紧接着摇下,露出李熏然费劲探过来的半张脸。

 

“凌院长,去哪儿?我载你一程?”


-TBC-

评论(36)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