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08

※八集定律!


08


凌远用倒霉透顶来形容七小时前的开端,现在却隐约发觉自己似乎开启了了不得的支线任务。

【怎么回事?传说中的否极泰来?刑警队长亲自驾车护送,这莫非是新型的钓鱼执|法吗?】

深感防骗工作做得很到位的李熏然憋着笑意朝他招手:“你放一百个心,我不是来套话的。”

【还看人这么准……会读心吗?】

凌远这心里顿时有些发虚,觉得自己多少有点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意思了,于是二话不说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的位子。

“麻烦李队长了。”

李熏然挠挠头:“副的啊,你别有什么负担,我就是顺路,顺路……”说着他顿了顿,伸指隔空点点,“安全带。”

“哦,好。”凌远赶紧系上安全带,整个人坐得板板正正,跟课堂里等待老师点名的小学生似的。

李熏然笑了笑,打了半把方向盘将车子驶进马路中央,汇入直行红灯的队列里。

“去锦绣新村?”

凌远“唰”的一下转过脸来:“你怎么知道?”

“从你踏进我们办公楼到刚才离开,少说得有三十多个医院打来的电话找你吧。”李熏然扭头看了看他,“这个时间点附院那块儿挺堵的,很多出租车都不愿意去,所以你打算先到锦绣新村拿车,再自己开去医院。”

凌远略感意外地点了点头,不免对警察先生肃然起敬。

李熏然耸耸肩:“其实我可以送你。”

“……”【送我?】

“……”【卧槽我说了啥?!】

故作镇定的李警官立马打开了车载广播,稍显吵闹的音乐瞬间盖住了他起伏过快的心率。

“反,反正我也没别的事,今天刚归队特别闲,而且我家离你们附院也不远……”李熏然越说越小声,脖子僵着没动,眼睛更是完全不敢往旁边看——他居然害怕听到对方内心拒绝的声音……怎么肥四!

可凌远的目光就这样直截了当毫不避讳地落在了他的脸颊上,烫得李熏然差点把油门当刹车踩。

前车的尾灯耀着鲜艳的光泽,黑暗中映着年轻警官微红的脸。

凌远忽然笑了:“李警官也忙了一天了,下次吧。”

 

【咱们来日方长。】

 

可惜开车的太过紧张始终目不斜视,错过了这句话诞生的时刻。

 

李熏然将人送到了锦绣新村的小区门口,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才重归平静。

真的很久没有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了。

他自认不是个迟钝的人,多种现象表明自己似乎对这位并不是初次相见的男士产生了异样的情感寄托。说出去简直笑死人,他李熏然居然会为了对方心内随意的一句话而心动?明明他们见过不超过五次,甚至没有交换手机号,连朋友都称不上。

带着不可思议的情绪浑浑噩噩地回到小区,李熏然把车停好,解开安全带转身去拿扔在后座的公文包。就着路灯透进车窗的微弱光线,他看见副驾驶的脚垫上落着个灰扑扑的方形物件,于是弯腰去捡,才发现是个钱包,里面还贴心地塞着主人的名片。

 

是凌远的钱包。

 

李熏然的心怦怦直跳,脑子里冒出几百个疑问围绕“他是不是故意的”不停盘旋。

五分钟后,在家忙于校对薄靳言即将发表的论文的简瑶收到一条微信。

 

【李熏然:我有一个朋友,刚捡到了心仪对象的钱包,现在就给他送过去会不会显得太殷勤了?】

 

整个书房刹那充满了简瑶夸张的大笑,她哆嗦着把手机屏幕举到薄靳言面前邀他共欣赏。

“熏然谈恋爱了!”

薄教授瞄了眼,很正直地分析:“他说一个朋友。”

简瑶捧着手机乐不可支:“全世界也只有你信了。”

 

事件的主人公坐在车里煎熬了两分钟,终于等到回音。

 

【简瑶:爱情不抓紧就会溜走的!!!不过今天确实挺晚了要不你明天给她送去吧!】

【李熏然:好!】

【李熏然:……是我一个朋友!】

【简瑶:差不多#挖鼻#】

 

趁自己勇气尚在,李熏然立刻按照凌远名片上的那串数字拨通了电话,没想到对方秒接,直接抢走了主动权。

“你好,请问哪位?”夜色下的嗓音带了几分不真切的意味,余韵绵长,极富杀伤力。

李熏然登时卡了壳,诡异的沉默里伴着彼此浅浅的呼吸声。

听筒那端的声音旋即带了笑意:“李警官?”

被点名的人浑身一个激灵,忙说:“是我,李熏然。凌院长,你钱包落我车上了。”

对面静了几秒,隐隐有衣料摩挲的窸窣声响,像是在掏口袋。

“还真是,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李熏然忽地想起了发小的提醒,“我明天给你送过去。”

“那怎么好意思,还是我来警局找你吧?”

李熏然摇摇头,搬出不容拒绝的万金油:“没事没事,我正好去拿体检报告,本来就要跑一趟的。”

 

附院咨询台值班的护士远远望着穿过挂号大厅的院长边走边握拳摆了个庆祝的姿势,不由擦了擦眼睛。

 

“明天什么时候?”

“中午。”

“一起吃个饭吧。”

“好!”

 

两人互道晚安后挂了电话,李警官哼着小曲高高兴兴地冲回家,不料迎面遭到老妈的痛击。

“噫——你身上什么味儿这么重?”

 

……卧槽,忘了。

我这么臭烘烘的熏了凌远二十多分钟吗???

 

第二天上午忙完手头的工作,李熏然借口去趟医院,自然招来了无数慰问。

猜中一半内情的简瑶贼兮兮地靠过来悄悄问他:“哪位白衣天使啊?”

“……”李熏然一秒读心,“去去去。”

心知暴露的能力者落荒而逃,到了附院却先被急诊门口纷乱嘈杂的场景吓了一跳——医生护士焦急地推着堆满被褥的担架车往住院部大楼跑,闻风而动的还有许多不明真相前来围观的病患家属。

李熏然逆着人|流挤进大厅,终于在震耳欲聋的高分贝里艰难地辨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急忙拦住一个护士:“报警了吗?”

“报了!”

李熏然从口袋里摸出证件,表情认真而镇定。

“最快到天台的电梯在哪里?我是警察。”

小护士愣了半秒,反手拉着李熏然狂奔,“用我们员工电梯!”

 

这时候也顾不上追逐自己的小情小爱了。

 

李熏然盯着不断上升的楼层,一手捏着手机,另一手攥紧了兜里的钱包。

“小陈,去催催消防队。嗯,我在附院呢,马上到现场。”

电梯到达顶层,李熏然快步跑出,隔着玻璃门就见那准备跳楼的姑娘立在围栏的高处,底下稍远些地方守着好几个医护人员。

“叫他们先上云梯……哎等等,不行,她的位置能看到。”李熏然颇为苦恼地咬了咬唇,“这样吧,我去吸引她的注意力,你叫救援赶紧上云梯,到了楼顶就把人撂下来。记得轻点啊!人是姑娘,别受伤了。”说完他挂断电话轻手轻脚地推开了天台的门,众人都全身心扑在另一边,没人注意到他的出现。

 

“果果,你下来,你先下来,啊,妈妈什么都答应你。”女人不住地流眼泪,被搀扶在人群中央,“你想和佳琪在一起,妈妈同意了,再也不干涉你了,你先下来好不好?”

“你骗我,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欲跳楼的姑娘迎着风吼得嘶声力竭,“你给学校写举报信,害她差点被学校开除!”

“妈妈这次真的不骗你,你下来我们好好谈谈。”

女人挣脱了扶住她的护士往前走,这一下猛地触到了徐果的逆鳞,她像只被踩着尾巴的猫,大叫着往外倾:“你别过来!”

凌远一把拉回徐亚菲:“现在不能刺激她。”说话间眼角瞥到个悄无声息挨近自己的身影,仔细一看竟然是李熏然。

【警察都来了?这么快?】

李熏然凑到他身边压着嗓:“就我一个,消防刚到。”他边说边环视一圈,“多说些话拖延时间,吸引她的注意力,不要让她往外看,消防的云梯在下面。”

【我?】

李熏然很急切:“不是你是谁,她比较愿意听你说话。”

【说什么都行?】

“当然!”李熏然显然还没意识到自己到底接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凌远低着头若有所思了会儿,抬眼已恢复了所有的冷静。

“徐果,其实这个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么不近人情,很多人爱你,也会有很多人理解你,千万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你看看这里,看看这里的病人,他们都在努力地活下去。”

“可我活着很痛苦,每天每天都被异样的眼光凌迟。”徐果笑得惨然,“你们一定觉得我很可笑吧。”

凌远轻轻摇了摇头:“每个人都有喜欢的权利,为此抗争,为此妥协,全凭个人选择,没什么可笑的。”

徐果看着他苦笑:“凌院长的喜欢跟我的不一样。”

“谁说不一样?”

凌远忽然伸手揽住李熏然的腰,顺势一带,后者毫无防备地跌进他怀里。

【你听得到是吧?】

猝不及防的目光相接,李熏然浑身发麻,完全懵了。

【特殊情况,咱们配合一下。】

【配,配合?怎么配合?】

 

众目睽睽之下,凌远吻了李熏然,此时距离他们在警局分享第一顿饭尚不足二十四小时。


-TBC-

评论(82)

热度(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