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楼诚/蔺靖]千里姻缘打死结17

17


逐渐适应了古代生活的明诚在唯二知晓他真实身份的聪明人的帮助下,理清了长达五十四集恩怨情仇的来龙去脉,当夜就把靖王府的资产核算了一遍——翻案这种事最是耗时,在传话基本靠人的时代更是层层繁琐,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

然而我们的靖王殿下……

他就是很穷啊!!!

 

不,客观来说,除了这座不能交易的靖王府,萧景琰名下的钱银宝贝车马也着实不少了,起码足够几十人的大家庭风光十数载。听起来好像不错,初来乍到的明诚对这结果也还算满意,直到听说了誉王和太子挥金如土的事迹,险些气出毛病。

同样身为亲王,萧景琰清廉到这个地步也是世所罕见了。稀奇的是,他不但平平安安长到了这个年纪,府里还从没出过乱子,说起来可真是托了人少的福。

 

必须想个法子填充小金库,万一到时候翻案不成至少还能卷款跑路隐居山林从长计议。

 

蔺晨见明诚愁眉紧锁不禁细问,得知他的想法后怒甩长袖嗤之以鼻。

“若此事不成,岂非砸我琅琊阁的招牌?”

梅长苏捏着杯盖拨拨浮在水面的叶片,老神在在地吹气:“老阁主尚在,你要砸也是砸你蒙古大夫的招牌,关琅琊阁何事?”

蔺晨听了这话简直不可置信,顿时双目圆瞪,形容夸张地抖着手指:“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当年要不是我,你还有命活到现在吗?”

明诚的目光在两人间来回游动,隔了会儿若有所思:“那说不定穿来的就是我弟弟了。”

“……”

“……”

梅长苏果断搁下茶盏:“我们来谈谈如何营救卫峥吧。”

 

翌日太子被废,萧景琰因赈抚五州府灾情有功由梁帝特批加赐王珠两颗,正式和他哥萧景桓平起平坐。明诚着重关注了下七珠亲王的俸禄,直感杯水车薪,攒钱之路漫漫。为此,他与两位知情者促膝长谈多时,终于制定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武英殿。

“……也用不着多贵重的宝贝,借个由头就成。大多数人都有点从众猎奇心理,人云亦云的,平常看不到的东西反而稀奇。喏,好比这个酒樽,”明诚指了指梁帝案上的青铜器皿,“父皇用过了,那便意义非凡,当然价值连城了。若各位大人肯赠予我一二,想必事半功倍,到时展期半月,结束后尽数拍卖,门票收入和拍卖所得全归户部所有,不仅解了沈大人的燃眉之急,还能让百姓近距离感受皇家天威,是个只赚不赔的买卖。”

明诚是个称职的推销员,滔滔不绝的间隙还得察言观色。

“父皇觉得如何?”

梁帝听他连珠炮似的讲了半天话,事实上还在懵,心说我家景琰啥时候变得如此健谈?但刨去别的不说,他提出的想法确实独树一帜,前无古人后无来……算了,来者尚不知道。

“荒唐是荒唐了点,可行嘛……”

明诚不禁屏息,目含期待一眨不眨。

“……倒也可行。”梁帝见他眉眼弯弯,立刻摆出一副“哦豁”的严肃模样(……),“但朕给你的权利万不可滥用,多少事关皇家脸面,务必以自愿为前提。”

明诚笑道:“儿臣明白。”

梁帝想到前些日子沈追每每下了朝在殿上哭诉经费紧缺的场景,不由打了个冷颤:“那朕先起个好头吧。高湛!”他朝旁招招手,“你带景琰去宝光阁挑两件宝贝,不论价值与否,只要他看上的都可带走,朕准了。”

明诚听了心花怒放,忙拱手作揖:“多谢父皇。”

假冒伪劣靖王殿下多才多艺,鉴宝自然不在话下。明秘书琢摸着一会儿得假装眼拙挑个一般般的,可不能挑太值钱的让梁帝爸爸肉痛,毕竟宝物卖出的钱都是给户部补缺的,又不进萧景琰的口袋。

 

那靠什么赚钱啊?

山人自有妙计。

 

两天后,珍宝展顺利开幕,由于场地大小有限,也为了观众最佳的观赏体验,主办方决定对参观人员进行限流。不到半天时间,临时场馆外就排起了长龙,差点堵了悬镜司的大门,明诚得知后只好拨了巡防营的官兵前去维护秩序。

 

夏春站在悬镜司门口,不停地伸脖子朝人群方向张望。

“师父,就为了这么几个小老百姓,靖王竟派巡防营来接管安防,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夏江沉吟道:“这珍宝展说是户部办的,还不是靖王牵的头。金陵城中那么多地方适合当展馆,为什么偏偏选在悬镜司门口?”

“师父的意思是……”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靖王这一招绝妙,调动巡防营一来防止暴乱,二来保护宝物,合情合理,就算到了陛下面前也指不出错来。”

夏春点头应和:“可靖王这么大张旗鼓的,难道他真准备有所行动?那他也太心急了,居然连这年都不肯等过。”

夏江冷哼一声:“我怕的就是他不动,他这一动我就放心了。”他的目光在无穷无尽的人海里逡巡,愈渐阴冷,“萧景琰,你休想逃出我的掌心。”说完转身朝里走去。

“师父!”夏春及时叫住了他。

“还有何事?”

夏春犹豫了半晌,终于鼓起勇气朝人群方向指去:“……我想去看看。”

“……”

“我去看看咱们捐的青花折枝花鸟纹六方瓶有没有被他们私吞。”

 

同一时间,明诚正在靖王府听列战英汇报珍宝展的情况。

 

“歇脚凳租出去三十三个,目前有点供不应求了,烤红薯的生意也不错。蔺先生刚去转了一圈,说我们可以增个摊卖些御寒的姜汤。”

明诚在纸上记了一笔:“有道理。”

 

丝毫不知自己王府快沦为小作坊的萧景琰远在千年之外,下意识拉住后面那人的胳膊就是一个过肩摔。

一辆面包车紧跟着在他面前刹停,车门半开,露出被黑色胶布贴没小半张脸的凌远和举着刀横在他脖子前的人。

“看清楚,你男朋友的命现在在我手上。”

凌远皱着眉,小幅度的摇摇头。

萧景琰恍然大悟。

【原来男朋友说的就是凌远啊!早说不就成了……没想到过了那么多年威胁的方式还是这么老土。】

突然想起一年前自己也这样劫持过哥哥的萧景琰一阵心虚。

“好吧,说说你的条件。”

戴口罩的绑匪冲从地上爬起来的人示意:“六子,先把他绑了。”

六子应了声“好”,还没近身又被萧景琰摔了。

“……”

“千万别误会,我不是有意的。”萧景琰连连摆手,大义凛然道,“你绑吧,保证不还手。”

“……”

六子特别怵他,说话有点哆嗦:“哥,要,要绑吗?”

“绑!”

萧景琰配合地上了车,心里还在感慨。

 

【第一次被人绑,体验有点新奇。】


-TBC-

评论(47)

热度(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