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见义勇为的赵医生

※一发完

李熏然是男的啊?!  后续

   依然是情景喜剧

 

-01-

 

李熏然被俩二十来岁的姑娘堵在卫生间门口,心说难不成这年头返璞归真又开始流行起霸道千金爱上我了吗?

 

他低头拨拨服帖得几乎像熨在身上的皮裤皮夹克,微不可见地皱了皱鼻子。

 

肯定是这身行头搞的,妈的爷多man一个小伙子,活生生给局里那帮二百五捯饬得这样gay里gay气……哦不,娘里娘气。

 

李熏然侧开半个身体,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美好初衷,打算绕过这俩素不相识的姑娘。

 

没想到其中一个穿红裙的忽然飞快伸出手,极具挑衅意味地拿指尖戳了下他的肩膀。

“哎别走啊,眼睛长那么大出气的呀?没见我们找你有事吗?”

另一个虽然没搭腔,但也顺势跨出一步堵住了他的去路。

 

……小白兔路遇豺狼和虎豹。

 

李熏然被自己恶心了一下,差点控制不住面部表情,只好咳嗽一声掩饰。

“不好意思,你们是不是……”李熏然后退几十公分与她们保持距离,“认错人了?”

他借摸耳朵的动作做掩护,悄悄把联络用的耳机往深处藏了藏。

红衣女双手抱胸,一双眼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他:“上星期的酒会上我们刚见过。不过你贵人多忘事,不记得也很正常。”

李熏然估计这俩姑娘八成是喝了点酒加上酒吧里光线昏暗认错了人,刚想同两人说清楚,眼角一拐就瞥见这次盯梢的目标人物出现在走道尽头,此时正双手插着兜往这边靠近。

他眉峰一挑,临时换了策略,也有样学样地抱起胳膊,下巴微微上扬:“哦,就算是吧,两位有何指教?”

语气傲得不行。

另一个穿得像人形镜面反射球的姑娘听了立马火冒三丈,拔高了嗓音冲他尖叫:“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和我讲话?仗着自己爬上了盛煊老总的床,很了不起是吗?”

 

穿过走道的男人面露不屑,似乎懒得给他们多一点关注,径直进了旁边的男厕所。

 

红衣女见有旁人在场,拉着她劝:“你小声点,这里人那么杂。”

“我有什么好怕的?顶多上个论坛八卦区,被我妈念两天。倒是我们这位大红人,”她略略转头,冲李熏然嗤笑一声,“一个人来酒吧玩,还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不怕你金主爸爸生气吗?”

“Lisa!”

“怎么,你也不爱听是吧?”人形反射球话锋一转,直接朝同伴开炮,“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对那位老总痴迷得很,还整天装模作样,白莲花是吧?人家不吃你这一套!”

她指了指如今已沦为背景板的李熏然:“现在人家有主了,你不乐意,自己又拉不下脸去争,哦,叫我帮你出头?我成什么了?你陈大小姐的打手吗?”

“我没这个意思。”

 

完全状况外的李熏然一脸懵逼。

 

这是在干嘛?

演小时代吗?

 

-02-

 

十分钟前。

李熏然还在吧台旁扒着一起负责盯梢的同事肩膀说“悄悄话”,暗地里不动声色地将一个套了塑封袋的打火机塞进对方的口袋——那是李副队费劲巴拉从目标手里狸猫换太子得来的——两个人贴得很近,若从旁人的角度观看,姿势暧昧确实很像聊骚。

顺利把证据之一送了出去,李熏然不由自主放松了些,他举起杯子抵到唇边,学着那些空虚寂寞冷的泡吧狂热爱好者,任由目光落在那虚无缥缈的五光十色里。

 

一直装死的耳机滋滋两声又活了过来。

 

“李熏然,不要摆pose了,把你的孔雀尾巴收收,九点钟方向有个女人想泡你,别闹出动静,去避一避。”

另一个雀跃的声音抢进来:“看起来还是个学生妹!”

 

李熏然借着撩头发的动作翻了个白眼,自动忽略掉薄靳言的前半句话,起身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等周围没人了,他才伸手弹了弹衣领内侧的麦克风。

“学生妹你个头!”李熏然挨着墙壁往过道两边张望,十分谨慎地压低了嗓音,“目标进来半小时了,除了撩妹喝酒,没见他和其他人接触。”说着他一顿,脸上露出些怀疑的神色,“线报准吗?那个人不会男扮女装混进人堆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和他接头吧?”

“你说一米八的女人和一米八的男人到底哪个更惹眼?”薄靳言简单堵死了他的脑洞,“打火机上的指纹已经剥下来了,正在和数据库进行比对,很快可以出结果。”

李熏然还没来得及表态,拖沓的脚步声伴随着嘈杂的叫骂由远及近,眼看就要穿过转角。他把衣领子一收,大大咧咧地拐进了卫生间。

 

“我去……”简瑶赶紧把视线从监控显示屏上移开,“有女同志在能不能提前讲——”

她一回头,猛地看见街对面停了辆车,车身侧面贴了个与其气质严重不符的幼稚贴纸,却格外眼熟——凌远的车前几天不小心蹭了道刮痕,没时间去喷漆,不知道李熏然从哪个旮旯角落里翻到了好几年前车饰店赠送的免费贴纸,就这么糊了上去。

保险起见,简瑶还是贴近车窗隔了条马路辨认良久,最终掏出了手机。

 

【简瑶:凌院长,××路上的车是你的吗?】

【凌远:是。】

【简瑶:你来了多久啦?熏然那边一时半会儿还结束不了呢。】

【凌远:我知道,他说今天会喝点酒,我来接他。】

 

“……”能不虐狗吗?

简瑶瞥了眼专注于工作的薄靳言,深感人比人气死人。

 

这时李熏然刚好被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俩姑娘截住。

 

-03-

 

对面的内讧发生在眨眼之间,来势汹涌令人猝不及防。

李熏然尴尬地在原地杵了一分钟,勉强从她们的对话中获得了几个似乎有点用处的关键词。

 

盛煊老总。

三甲医院的小医生。

 

这他妈都是谁?

 

李熏然抬手摸了摸鼻子,极快地咕哝一句:“这什么情况?”

“应该是把你认成了其他人。”薄靳言并不介意多给他点拨几句,语气中难得有几分轻快,“盛煊老总的桃花债吧,奉劝你赶紧溜。”

监控前的简瑶看得正入迷,忽地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前阵子那些八卦周刊一直在扒谭宗明的新恋情,难道是……”

 

李熏然一愣。

 

慢着,这名字怎么听着怪耳熟的?

谭宗明?

谭……

…………

………………

妈的,不就是害我远哥上次被绑架的那货吗?

 

塑料姐妹花旁若无人地从眼前争风吃醋的互喷进化到攀比恋爱游戏里谁的SSR卡更多,被堵了出路又不想把战火引到自己身上的李警官只好退回男厕所寻个清净,刚推开门就撞上两道警惕的视线——一个是今晚的老朋友了,另一个却没见过。

李熏然不动声色地走到洗手台边打开龙头,没想到身后的高跟鞋居然追了进来。

 

姑娘酒劲上头显然有些不管不顾的意思。

“你别跑——”

 

李熏然皱着眉看她:“出去。”

对方被他骤变的神态吓了一跳,呆愣着还没做出反应,就见门侧另一个男人面目凶狠地朝自己扑来。

她后知后觉地尖叫起来,恐惧让她不得不紧闭双眼,最后却只感到面前有一阵风拂过。

李熏然摔完一个把人反剪按在地上,男厕所门口顿时又冲进来好几个便衣把另一人制住。

两位千金小姐的酒意全无,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警匪大片”——顺便误会了“赵医生”的真实身份。

 

“原来赵医生除了是骨科大夫之外还是警方的卧底探员啊卧槽这也太酷了”的猜测更是在两人偷偷摸摸跟踪李熏然到酒吧门口看见亲自来接他的“谭宗明”时变成了心照不宣的秘密。

 

-04-

 

今天是赵启平的专家门诊,忙了一上午,好不容易送走最后一个病人。

门口乒乒乓乓螃蟹似的挤进来一串人,打扮精致身身名牌,手里还捧着花和各种礼盒。

打头阵的姑娘七八分眼熟,不记得在哪见过。

 

“赵医生,昨天晚上谢谢你救了我,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忘记那些不愉快。”

 

“……啊?”

 

-FIN-


评论(56)

热度(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