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楼诚/蔺靖]千里姻缘打死结18

18


面包车载着俩价值未知的肥羊,眨眼便从路口治安摄像头的可见范围内消失。

此时天色未晚,路灯还没开始工作,消极怠工的夕阳光斜斜地挥洒进来,前脚被厚实的防爆膜阻隔了大半,后脚又被拉起的布帘挡了个七七八八。整个车厢气氛凝重,光听得到引擎不时变速的突突声,配着昏昏沉沉的光线,十分适合行威逼恐吓之事。

 

六子举着块新剪的胶布就要往萧景琰嘴上贴,被戴口罩的男人及时喝止。

“贴什么贴!”他扬手给了六子后脑勺一巴掌,“傻了,你把他嘴封了你问话谁回答你?”

“……哦!”六子恍然,方才那点委屈顿时就被他抛到了脑后,“可是龙哥,万一他死活不肯说呢?”

口罩男一愣,心说卧槽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说白了他们就一贩卖文物的团伙,天天和死东西打交道,杀人越货还真干不来。但现在领头的在潼市被抓,剩下两三个歪瓜裂枣苟延残喘妄图东山再起,都指着这根救命稻草呢。

周大龙心里烦躁,忍不住隔着口罩气急败坏:“那就把他们扔墓穴里埋了。不说,不说就永远别说了。”

“喂。”

六子和龙哥闻声扭头望去,只见萧景琰反缚着双手,安然地盘腿屈膝,居然在破落狭小的空间里坐出了王者的气势。

凌远怕这小子口没遮拦激怒绑匪拿李熏然的身体开刀,急急地想制止他,奈何自己嘴巴被封说不了话,只好用腿撞撞他示意他别乱来。

萧景琰目不斜视:“你们想从我这儿知道什么?凡事总要有个说法吧。”

他在背后偷偷扯了凌远一把,幅度不大,只有挨得近了才能察觉。

凌远下意识顿住,眼角余光往身后瞟——不知什么时候,萧景琰的手已经挣脱了绳子,轻微地冲他摇了摇。

对面的周大龙拿锐利的眼光上下打量他:“小警官,你知道琅琊阁?”

骤然听到这三个字,萧景琰心中惊涛骇浪,面上依旧风轻云淡。

“略有耳闻。”

好歹人没白绑,六子松了口气,先前被萧景琰狠摔的那两下似乎也没那么痛了。

相比较而言,周大龙就显得镇定得多。他摘了皮手套拉开背包拉链,从里边掏出一沓纸,抽了张举到萧景琰眼前。

“见过吗?”边说还边拎了把匕首威胁似的往凌远身上比划,“在你们抓到刘教授之前。”

“……刘教授?”萧景琰飞速回想了一下,“哦。”

 

岂止见过,蔺晨送来的信件每每都要盖上这么个戳,热烈张扬地突显存在感。

跟他的人一样。

 

琐碎的回忆牵着心差点飞远,萧景琰赶紧垂下眼睑自我反省——这么个危急关头,咱们就先不想那个登徒子了。

他把精神集中到那张画着琅琊阁图徽的纸上,不动声色地开口:“见过。”

老萧家的教养毕竟不是吹的,走着神儿依然能在脸上摆出糊弄人的深沉。

俩绑匪默契地对视三秒,心说还好当时在星巴克留了个心眼,不然到哪儿去撞大运碰上这么个“专家”。

看起来一切进展顺利,周大龙干脆收了刀免得路面颠簸误伤自己。

“小警官,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哥几个呢,对你们的性命不感兴趣,也没想着靠你们捞什么钱,”他抖了抖手里的纸,发出些轻快的脆响,“你只要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我马上放了你们。”

【区区毛贼,跟我讲条件?】

萧景琰忍不住皱眉:“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说绑就绑。”

两人异口同声:“警察啊,你不是吗?”

“我……”萧景琰看到凌远在朝自己使眼色,讪讪地说,“姑且是吧。”

要不是忌讳着此时在这里动起手来可能会影响到“马车”的平稳驾驶,萧景琰早把这俩人撂了。

周大龙见他服软,也没再绷着个脸:“我们也是不得已……前期投入太多,就这么放弃,不甘心也赔不起啊。再说如果没有我们,谁都不知道那个破林子里还藏着大墓……南梁的东西本来就少,这一来,多少也算为咱们考古学做贡献了不是?”

“……”

凌远感慨,这脸皮厚的,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而这番话对萧景琰却实实在在的有所触动。

【南梁……琅琊阁……】

他的心口砰砰直跳,隐隐有种触摸真相近在咫尺的感觉。

“我可以把知道的告诉你,”对面两人还来不及露出喜色,萧景琰又补充道,“但要到了地方。”

面包车爬上山路,碾过碎石,不时的起伏上下。萧景琰朝外看了眼,斑驳的树影落在玻璃窗上飞驰而过,夹杂着一丝莫名的光怪陆离。

“反正你们原本也是这么打算的,对吧?”

周大龙说不出话。

他的如意算盘打得挺好,万一墓室里有机关,还能拿这俩当靶子。

 

一路沉默,车又行驶了一个多小时,七拐八拐到了一处隐蔽的平地,再也不能往前开了。周大龙和六子先下车巡视一圈,待确认周围无异样后才叫凌远和萧景琰下来。

面包车跟着熄了火,四下顿时昏暗一片,只有天光还能勉强把人照出个人形。

萧景琰瞅着时机不错,对着旁边的六子就是一记窝心脚,反身迅速去解绑住凌远双手的绳子。

一股疾风猛地从他耳旁划过,带来点轻微的疼痛,几步开外的树干发出“扑簌”一声闷响。

凌远的双手重获自由,立马撕了嘴上的胶布,拉住萧景琰绕到了面包车背面。

“他有枪!”

“我会轻功。”萧景琰觉得凌远太大惊小怪了,不就是火铳嘛!

【祖宗这不是你的身体!】

树林隐蔽性强,钻进去好比鱼游入海。

凌远果断作出决策:“跑。”

可他心里奇怪。

 

薄靳言不是说在陵墓附近安排了人吗?人呢?

照理说他们开着车灯堂而皇之地进到这个区域内,没可能不被警方派来勘探的人发现啊?还是说这里根本就不是陵墓的所在地?

 

两人磕磕巴巴跑了十来分钟,总算是把人甩脱了,可惜手机被收走,目前方位不明求救无门,看样子只能靠脚走出这片树林了。

好在萧景琰常年行军,对辨识方位有些心得,倒不至于越走越深。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天烟蒙蒙的居然开始下雨。山里温度本来就低,风吹起来似乎要渗进人骨头里。

萧景琰有些发愁,他的身体状况并不太好。

“别着急,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躲吧。你身上伤还没好,一会儿别发炎了。”凌远拍拍他,抬手指了指几十米外朦朦胧胧的轮廓,“你看那里,是不是有个山洞?”

萧景琰忙探头去瞧,只见那模糊的洞口前还横着一块圆秃秃的巨石。

 

【这地方……怎么有点眼熟?】


-TBC-

评论(24)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