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10

10


怎怎怎么就假戏真做啦?!

这和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

可真要说喜不喜欢……废话,不喜欢谁高兴往医院跑?

 

李熏然轻轻“嗯”了声算作回应,下一秒就感觉羞耻得快要自燃。

他飞快地移开眼:“可是……”

“可是什么?”听到答复后那略微放松的心又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凌远急走几步坐下来,膝盖不经意间蹭过旁边人曲着的长腿。

本来也没什么,这种程度的接触跟春运旅客那密度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况且他俩刚亲过……

“咳咳。”李熏然被自己呛到了,猛地端起桌上的茶杯灌了一大口,这才缓了些神。

“我觉得吧,咱俩这样……”他顿了顿,细长的手指在两人间打转,“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太快?】

李熏然忙点了点头:“我们昨天才刚认识吧,今天……”

“不对,”凌远神色认真,开口便毫不犹豫地打断他,“你转院过来的第二天我们就见过,算起来也认识快大半年了。”

“……啊?”李熏然瞠目结舌,“见过也算啊?”

平心而论,他从警校毕业五年,见过的赖皮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但能把歪理说得这么义正言辞的还是头一个。

凌远笑了笑算是默认,站起身伸手抽走他捧在掌心的空杯子,径直到了饮水机旁弯下腰。

李熏然望着他的背影:“我们一般称这种关系叫‘面熟’。”

凌远给杯子加满水又踱回来:“没有缘分才是‘面熟’。”

 

还不等李熏然再说什么,院长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仓促地敲了两下就推开了。来人急吼吼地往里冲,一眼看到站在正前方的凌远。

“你这不是在吗?怎么电话都不接?密会小情……”

李睿看到沙发上端坐着的“小情人儿”,求生欲及时帮他踩了脚急刹车。

凌远现在心情好,不跟他计较,把水杯递给了李熏然,低声咕哝一句“面熟的来了”,然后才回头问他:“找我什么事?”

李睿“啧”了声:“有人把徐果站隔离网上的照片传到了网上,被人认出来了,现在几乎人人都知道亚星集团董事长徐亚菲的女儿差点从咱们这楼顶上跳下去。这会儿门口堵了好几家媒体,金副院长快拦不住了,到处找你,打你手机座机又都不接。”

当时在天台为了不刺激到徐果,凌远特地把手机调了静音,过后就忘了,可座机……

凌远探过去看了看,发现听筒没搁准位置,果然是自己的锅。

李睿趁机偷偷瞄了眼李熏然,心里对着韦天舒一通机关枪扫射——难怪丫不肯来办公室叫人,敢情都知道凌远躲这儿谈恋爱呢?!真缺德!

凌远摆正座机,“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我马上下去。”

李睿接收到凌远赶人的信号如蒙大赦,朝李熏然的方向囫囵点了点头,赶紧溜了。

一直努力与背景融为一体的李熏然闻言立刻蹦了起来:“那我也回去了。”

“不吃饭了?”

“不吃了,下次吧。”李熏然从口袋里摸出凌远的钱包交还给他,“本来还想讹你一顿。”

凌远故作夸张:“还能把我吃穷怎么的?”

李熏然笑而不语,拉了拉上衣下摆跟着他出门。

两人前后进到电梯里,凌远按下楼层键,退后半步与李熏然并肩站。

“回警局路上慢点开啊,这个时间段……”凌远看了眼电梯里显示的时间,“估计有点堵,要不你还是在我这儿吃了走吧?我把饭卡给你……”

【等等,昨天是不是说卡里快没钱了?哎卧槽,忘记充了。】

凌远顿了顿忽然回过神,转头就撞上李熏然似笑非笑的眼神,自己忍不住也笑了:“忘了,什么都瞒不了你,不过我们食堂味道真的还可以。”

“没事,我车上有饼干,饿不着我。”

“偶尔对付一下可以,别当主食吃啊。”凌远想到昨天警局一日游的用餐经历,感觉那帮子小青年跟仓鼠似的人人屯了好几箱方便面,下意识就叮嘱开了,“也别老吃泡面,嗯?”最后那个音节加了些浓重的鼻音,带着钩的往李熏然心上挠。

“知道知道,”李熏然脸红了,而且心里挺美,被凌远念叨跟被他妈念叨完全两个感觉,但他不能承认,不然显得太重色轻娘了。

于是他只好皱着两条眉毛虚张声势:“你怎么刚成我男朋友就比我妈还啰嗦。”

男朋友对此称呼十分满意,倒没有再反驳。

电梯很快到了一楼,门刚打开条缝,就听凌远貌似随意地问:“体检报告拿了吗?”

“……什么?”李熏然满脸茫然。

凌远意味深长地注视了他一秒,嘴角带笑地出了电梯间:“走了。”

 

“我明天给你送过去。”

“那怎么好意思,还是我来警局找你吧?”

“没事没事,我正好去拿体检报告,本来就要跑一趟的。”

 

……输了。

 

李熏然回到警局,运气好赶上了食堂的末班车。大多数人已经吃完回办公室了,只有稀稀两两几小撮人,其中就有简瑶和他那个脑袋瓜里有黑洞的小徒弟,两姑娘饭吃了一半,低头捏着手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个不停。

 

“你俩浪费粮食啊。”

李熏然把餐盘往两人面前一放,坐了下来。

“熏然。”

“师父!”

“聊什么呢?这么专注。”李熏然拿起筷子吞了口饭。

简瑶转了屏幕给他看:“附院那事啊,都上热搜了。”

李熏然凑过去瞄了眼,娱乐新闻的标题总逃不开那么几种套路——震惊!徐氏千金因情割腕跳楼,门不当户不对?

田静先想起来:“师父,你当时是不是在现场啊?”

“在,”李熏然扫了几行就没兴趣了,接着埋头吃饭,“还挺惊险的。”

 

吃完三人回办公室,迎面撞上小陈抱着沓资料从里头出来。他冷不丁被吓一跳,人往后退了退,最顶上的几张纸就顺着动作幅度滑到了地上。

李熏然弯腰去捡,看到个有点儿眼熟的名字。

 

赵佳琪。

 

报的是失踪。


-TBC-

评论(31)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