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和平饭店×伪装者]最佳拍档(一)

※安利和平饭店!超好看!剧里各种cp都很好吃

※时间:1935年  本篇内容和人物都是瞎编的请不要在意^q^

 

01

 

街上的一场混战把线索引向了和平饭店。

追捕要犯的宪兵队围住了象征地位与金钱的建筑物,白墙红瓦琉璃砖,全面封锁,只进不出。

心怀鬼胎的各路人马八方相聚,随着警长窦仕骁的高声令下,好戏开场。

 

王大顶捏着警察递来传阅的要犯画像,懊悔得自比偷了灵药奔上天庭的嫦娥——除了脸不太像。

早知道那帮人抓的不是自己,他何必放着外面的阳关大道不走扑进来蹚这趟浑水。

土匪头子飞快瞥了眼身旁垂头沉思的陈佳影,轻轻“啧”了一下。

 

真他妈色迷心窍了。

 

身后忽地传来一阵皮鞋蹭在光滑大理石上的脚步声,踢踢踏踏,越来越近,伴随着令人沉醉的青年男性醇厚的嗓音。

可惜听在王大顶的耳朵里跟鸟语也没什么两样——鸟叫得都比这顺耳。那些长得乱七八糟的外国佬平时讲话不会咬到舌头吗?

他犹在神游,另一个爽朗的笑声几乎是立刻贴着他后背响起,恍如清风拂面,吹散了他的奇思妙想。

王大顶浑身激灵,抬头见陈佳影也被吸引了部分注意,于是顺着她的视线朝说话人偏过头——四人一行提着行李箱在几步外的圆桌旁落座,方才发出笑声的年轻男人刚招呼完服务生,温和的目光收回来与一束直白的打量撞个正着。

被抓包的王大顶登时好一阵尴尬,犹豫着要不要挥挥手说句“嗨~”来作掩饰,没想到对方似乎丝毫不以为杵,甚至十分从容地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而后把手里的菜单递给服务生。

“四杯咖啡,两杯不要加糖,谢谢。”

“好的,先生。”

王大顶讪讪地把脑袋转回来,正对上陈佳影飘向邻桌的专注眼神,立马酸不拉几地嘀咕起来:“眼珠子都看直了吧?哎,你们女人都一个样,看见好看的男人就挪不开眼。”

陈佳影翻个白眼:“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简单通知后警察开始清场,非饭店住客一律被带离接受询问。

弗朗索瓦和罗宾听不懂中文,交涉自然交给了同行的另外两个年轻人。

实际上,他们被困在和平饭店纯属是个意外。

 

索邦大学的荣誉教授弗朗索瓦先生今年已经六十四岁了,依然活跃在校园里教书育人,老当益壮。这次高兰的学术交流本不必劳烦他,但耐不住本人对神秘东方的向往——大概是得意门生的洗脑功力太强,以至于他现在时不时就会哼上一段曲调模糊的京剧,虽然音准离谱得有些难以言喻。

高兰地界上共有两家高档饭店,一家和平,一家利顺德,出入者非富即贵,从其昂贵的房费上可见一斑。学术交流会的主办在当地是个颇有点地位的教育界人士,这回自掏腰包大铺排场,凡持请柬的受邀人都可免费入住利顺德饭店。不巧的是,饭店前两天突遇火灾,目前还在清理阶段,除去没受波及的客房外,另有七八个房间遭了殃,只能临时更换客人住所,这才让他们赶上了和平饭店的事端。

 

明诚先拿钥匙去了房间,利索地把行李收拾好,又在各个房间转了一圈。心中稍定的同时,门锁“咔哒”一声由外打开,是明楼安抚完老教授回来了。

“怎么样?”明诚接过明楼脱下的外套,挂在了客厅的衣架上。

明楼呼出口气:“警方向利顺德核实过我们的身份,知道是那位先生请来的‘贵客’,对老师的态度还算恭敬。不过我回房的时候,看见他们在逐一搜查房间。”

“画像上的人?”明诚转头见他轻轻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噤声,微微一愣后笑了笑,“放心,我看过了,没有监听设备。”

明楼点点头,边松领带边走到沙发旁坐下,又顺手倒了两杯清水。

“既然还在搜,说明人还没有抓到。”

明诚琢摸着他话里的意思,也跟着走过来坐下。

“你想帮他?”

“看情况,”明楼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口,“能帮就帮。”

明诚对此没什么意见,早一些帮那人脱离饭店还能早一些解除对饭店的封锁——他有任务要去趟哈尔滨,本来就是在行程中硬挤出来的时间,要真被耽误了也没办法。

明楼抬起手指指屋子里的电话:“外线切了?”

“切了。”

明楼面上一哂:“和平饭店住客众多,总会有人按捺不住的。”

明诚耸了耸肩,忽地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一般,眼里的光彩乍然绽放:“大哥,你猜我们隔壁住了谁?”

“嗯?”

“那对假模假样的夫妻,”明诚说着更加乐不可支,“刚坐电梯时撞上了,正好同层,他俩当着我的面搂得特别僵硬。”

 

要是王大顶听了这番话,一定会当面嘲他站着说话不腰疼。

当然僵硬了,又不是真夫妻,他和陈佳影认识不超过半天,为了保命才搭上的临时组合,现在感觉却像是上了贼船。

这外表美丽的女人跟朵高岭之花似的,看他的眼神处处透着邪性,说话的切入点永远稳准狠,叫他的无赖劲儿都没地方使。

可别提多憋屈了。

他堂堂一个土匪,还是东三省学历最高的土匪,哪受过这门子闲气?

 

王大顶靠着卧室门框上狐疑地提起眉毛:“你跟那人不是一伙的吧?”

陈佳影瞥了他一眼,没理他。

“你说,看照片像个文化人,白白胖胖的还戴眼镜——”

“闭嘴,”陈佳影肃容道,“这不是一个可以调侃的事。”说完她抱着大衣外套往衣橱走去。

王大顶抬起胳膊压住了门板:“虽然我是个土匪,但是我说他白白胖胖戴一眼镜,也没什么恶意吧。”

陈佳影没说话,满脸明确写上“是吗”二字。

王大顶灰溜溜地让开道,心说我好男不跟女斗。

陈佳影微不可见地牵了牵嘴角,手拉衣橱门,毫无心理准备地被里头的动静吓了一跳——衣橱里缩着个身形微胖的男人,戴副圆眼镜,穿长衫,赫然就是那名被警察大肆搜捕的要犯。


-TBC-

评论(26)

热度(336)

  1. 不懂礼貌略略略西西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