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楼诚]年夜饭

※在年夜饭大军和走亲戚叛党的夹击中求生   短小也是爱啊!

※一个联文!其他系列请看tag!

 

01

 

“我们来打个赌。”

“什么?”

明诚端着热腾腾的早餐放到明楼面前,侧身拉开椅子坐下。

“那几个小子从前天开始就一直对我支支吾吾的,我算看出来了,估计是今年都不准备回来吃年夜饭,又不好意思跟我讲,干脆能拖一天是一天……”他笑眯眯地往明楼的粥碗里舀了一勺玫瑰腐乳,“等会儿我得逼他们给我表态,你猜谁会傻兮兮地当这个出头鸟?”

 

就跟公司群似的,不受待见又手握重权的领导提了个shi一样的建议,大伙儿私底下发牢骚的同时另一边又安静如鸡,直到第一个勇士自告奋勇跳出来打破尴尬,其他人才跟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附和——领导说的太好了。什么,为什么那么久才回?我刚手机没电了。

都是影帝。

 

明楼想也没想,一个名字不经大脑便脱口而出:“李熏然吧。”

这孩子在家里特实诚,前几年刚跟对象谈恋爱的时候第一次夜不归宿……去看海,回家一身潮湿苦涩的海腥味,搜肠刮肚编了个基层服务义务劳动捕捞海垃圾的破理由,差点没把全家笑死。

 

明诚神神秘秘地冲他哥眨眨眼:“不见得。”

“赌什么?”

“输了陪我去逛超市。”

明楼动了动嘴皮刚要否决,只听明诚立刻补了句格外动听的话。

“赢了晚餐任你选。”

“……”

左右权衡下,明楼挑挑眉表示默许了。

 

很快,微信群弹出一条新讯息。

 

【明诚:@全员 今晚大家都回来吃饭吗?】

 

接着就是无边的沉默,与平时蜂拥而出争抢红包的样子判若两群。

五分钟后,所有人翘首以盼的英雄终于出现了,言简意赅,就两个字。

 

【萧景琰:不回。】

 

明楼大失所望,显然对群内积极分子的消失这件事耿耿于怀。

“为什么不是李熏然?”

群里瞬间涌出叮叮咚咚一串儿回复,明诚努努嘴示意明楼看墙上的挂钟。

“你看看这会儿几点,李熏然今天调休,你说他有可能起床了吗?”

 

反正这不是小李警官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02

 

除夕,整年里各大超市注定爆仓的一天。

明楼站在车库连接超市的通道内注视着面前汹涌的人群,临时起了拔腿跑路的念头。

超市这地方他不常来,一是忙,二是挑鸡鸭鱼肉瓜果蔬菜的眼光不行——虽然他觉得这是阿诚带着有色眼光所作出的评价,不可全信,但明公馆确实还有个聪明伶俐的阿香,买菜做饭的事基本上轮不着他俩,他也就不计较这种不实言论了。

一年到头也就春节能放个舒心的长假,阿香自然是要回去陪家人的,于是年夜饭都得靠他们亲力亲为,也算一种乐趣。

明诚是个连逛超市都很有计划的人,归功于日常忙碌的工作安排,去之前必定会将需要买的东西一条一条列好,唯独春节是个例外,那一天晚上的餐桌上会出现什么全凭心情。

 

除夕呀,是个坚持减肥了364天的人也可以好好放肆的日子。

 

陪明诚在购物大军里扫荡了大半个小时,明楼意外地发现推车里的食物一点也没比往年少,依旧堆得像山。

一大块肋排随着纤长的手指在空中划过一道圆弧被精准地扔了进去,手指的主人还在那嘀咕:“这个熏然爱吃。”

明楼下意识想提醒他今晚估计就他俩,吃不了那么多,但转眼一琢磨,干嘛,肋排他也爱吃啊!还是不说了。

可惜没过两秒明诚自己回过味了。

“哎忘了,他们今儿不回来……”说着捡了肋排放回冷藏柜里。

 

咔擦。

明楼仿佛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那边明诚人又半弯下去,伸着手臂挑挑拣拣,最后选了块硕大的五花肉。

他回头笑了笑,眼里氲着星星点点的光,温情又脉脉。

“好吧,今天的红烧肉没人跟你抢了。”

 

心脏光速补好,甚至还镀了层金光耀武扬威。

 

明楼承认自己是有点小心眼,但仅限于在爱人面前,平时他对那些小崽子们不要太大度哦。

 

03

 

两人提着战利品回到家,正式开始准备年夜饭。

明诚站在洗手台边择菜,明楼兴致高昂地要来掺一脚,揽了个包馄饨的活儿——架子倒是挺像模像样的,可惜馄饨长得有点辣眼睛。明诚撇头看了两眼有点嫌弃,忍着没把“要不你还是去外面待着吧”给说出口。

难得他大哥想表现表现,不能泼冷水。

再说了,不能吃咋地。

 

客厅里开着的电视正在播放历年春晚小品集锦,笑声雷动,比不上厨房里的甜蜜欢欣。

 

一桌菜两个人忙了半天,还没来得及都端上桌,门铃响了。

明诚走过去看了眼电子显示屏。

夜色降了一半,画面里的两个人乖乖地歪着头等人开门,手里满满当当提着五花八门的包装袋。

 

“大哥,你猜谁来了?”

 

-FIN-

评论(60)

热度(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