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和平饭店×伪装者]最佳拍档(二)

※剧都看完了我居然才写到第二章(。

   第一章指路→01


02


“叮咚”声响,门外有人到访。

明诚和明楼对视一眼,不慌不忙地站起身走到玄关,手指触到金属把手前堪堪收回来,又仔仔细细整理了遍衬衫衣领和头发。

身后人笑笑,鼻音里混了三分愉悦。

“装模作样。”

明诚头也没回,光弯了弯嘴角:“跟谁学谁嘛。”

房门一开,外头当先迎上一张和和气气的笑脸,且不说是否真心实意,面子上总是过得去。

“你好,先生,例行检查。”

负责挨个房间搜人的是裴秋成,警长窦仕骁的副手,模样看着和明诚差不多大,却在摸爬滚打的成长间磨练得相当圆滑。

明诚侧侧身,不发一言将人让了进来。

裴秋成低头翻了翻住客登记册,冲坐在沙发上安然喝茶的男人点了点头:“明先生,打扰了。”

 

套间的格局大同小异,卧室书房客厅外加一个独立卫生间,能藏人的地方不多,一圈搜下来用不着五分钟。

结果依然是毫无所获,逃进和平饭店的文编辑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过此时的裴秋成走狗得尚不彻底,倒没什么失望的情绪,简单同两人打了招呼就准备离开。

明楼却搁下了手中的杯子,扬声叫住了他。

“请问四楼已经搜过了吗?”

对方气势惊人,裴秋成下意识便答:“还没有。”

明楼微微颔首,再开口言辞恳切:“我的老师和他的助手住在411,他们不会中文,如果交流过程中遇到问题需要帮助,你们随时可以来找我。”

闻言裴秋成一愣,才绷起的神色立马和缓,话里也明显多了几分真诚:“谢谢。”

 

明诚微笑着把人送走,阖上房门之际,余光扫到宪兵已转去按隔壁316的门铃。

想到那对夫妇欲盖弥彰的亲密举止,明诚觉得好笑,伸了个懒腰从明楼手里接过杯刚倒的热茶。

“什么人才会对自己的身份遮遮掩掩?”他半仰着头,看样子像在自言自语,绕了几步斜倚上沙发靠背,空闲的左手垂下来摆弄明楼脑后不受束缚的发丝,“我们的人?”

明楼抓住他作怪的手,不轻不重地捏了两下:“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自然是玩笑。

明诚闭口不答,皱了皱鼻子似乎在思考“试试”的可行性。

 

窗外轻轻传来一记物体擦过墙面的刮擦声,十分之不起眼,乍一听还当是街头随便乱扔的报纸被卷进了风里,凌乱地展翅翱翔。然而他们并不是普通人,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有心人的耳朵。

明楼松开明诚的手,顺势抬头看了看他。后者立刻会意,捏着杯子转身靠上了窗栏,上半身微微前倾,神态随意动作慵懒,仿佛真的只是为了晒一晒那冬日里不怎么热络的太阳。

他在眨眼之间便入戏了,似乎很快被那暖熏熏的感觉取悦,喉咙间不由自主发出了一声近似于舒坦的闷哼。

 

双臂高举着吊在广告牌后的胖子闻声扭过了头,惊惶的目光直直地与明诚相撞,差点吓出尿来。

明诚也呆了呆,显然没想到会在青天白日见到这么高难度的杂技。不过他应了大哥说的,惯会“装模作样”,一副闲适的表情纹丝不动,只是稍微静止了半秒。

而这半秒间,文编辑的手心又冒出了许多汗。为了不让自己当街掉下去摔成馅饼,他不得不无视目击者这个未知炸弹,专心致志地使出浑身气力去维持这个姿势,一张架着眼镜的白胖圆脸涨得通红。

隔壁的窗户内迅速传来人员走动撞翻物体器皿碎裂的声音,伴随而来的还有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激烈争吵。

明诚眉毛一挑,瞧着眼前这条迎风飘荡体型丰硕的“肉干”,差不多可以想象隔壁那对夫妇是怎样费劲地把人塞到广告牌后藏好并争分夺秒地回头制造战场。

敢窝藏“共D”,看来是友军。

于是明诚轻咳一声吸引了文编辑的注意,用口型慢慢地问:“需、要、帮、忙、吗?”

文编辑一怔,慌忙摇了摇头。

纵然他没受过什么系统的训练,对于这种来路不明的帮助,他还是果断地选择了拒绝——跟316的“夫妇”不一样,他们互相握着彼此身份的把柄,建立起了匪夷所思的信任。

明诚观察了下他的状态,的确不像是坚持不了马上会掉下去的样子,干脆向后退了半步,抬手在嘴上比划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然后施施然离开窗台坐回到沙发里。

“等着吧,”明诚拿眼角瞟瞟窗外,“那夫妻俩会主动来找我们的。”

 

一墙之隔,还没怎么来得及通气的半路夫妻心惊胆战地打发走两拨人,终于能好好坐下来和宪警方搜捕的文姓要犯说上两句话。

王大顶的一颗心尚未落到实处,刚从死里逃生的文编辑就语出惊人。

他说:“我躲在窗外的时候被隔壁的住客看到了。”

土匪头子惊呼:“什么?!”

陈佳影恨铁不成钢地斜了他一眼,转向文编辑的目光略显深沉。

“哪间?”

她倒不是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但猛然听到既成事实还是忍不住心惊,只是她“装模作样”的段位同样很高。

“314……还是318?”文编辑顿了顿,想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能安然无恙地溜进316都是烧了高香,哪有别的功夫去琢磨东南西北。

他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期期艾艾地补充道:“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陈佳影的脑中瞬间晃过那抹不容易被人轻易遗忘的挺拔背影。

她斩钉截铁道:“318。”

王大顶听了立时反应过来——318,那不就是之前跟他俩坐同一趟电梯上来的那个小白脸吗?看上去斯斯文文老不经吓的,万一待会儿把事情想明白了回头再告诉日本人,岂不是完犊子了?

“怎么办?”他寄希望于陈佳影,但也不是没有自己的打算,“灭……灭口?”

“闭嘴。”陈佳影皱了皱眉,尽量心平气和地问,“他当时是什么反应?”

文编辑想了想答:“刚开始吓了一跳,但后来似乎想帮我,我拒绝了。”

“……”

你他妈拒绝个啥?!跑隔壁去不就跟我们屁事没有了吗?谁跟你是一根线上的蚂蚱!

王大顶气得想爆粗,硬是被对面女人锐利的眼神顶着生生给压了回去。

陈佳影沉吟道:“不管他有什么目的,既然当时没有出声道破这件事,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对我们不利。”

“你也说了,是‘应该’,那就不是百分百的事。”王大顶挑着眼皮哼哼,目光挑剔地来回扫着对面的人,那眼里分明闪着阴测测的凶光。

他本就看这白胖子不顺眼,现在连“通共”的目击证人都有了,想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事情还没曝光前先把人宰了,保住这娘儿们再说。

陈佳影可不领他的情,巍然不动地扔了句“不慌”,又沉肃着脸看向文编辑。

“我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才能决定怎么帮你。我们时间有限,你想清楚再说。”


-TBC-

评论(31)

热度(231)

  1. 不懂礼貌略略略西西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