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11

※_(:з」∠)_给大家一个久远的前情提要 10


11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上午的跳楼事件不过半天就在各大社交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当事人背景被起底,连拖带拔扯出一系列叛逆期青少年感情教育问题。

嗅到热点气息的媒体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甭管手头还有多少活没干完迅速扛起长枪大炮奔向附院,就为了赶在第一个拍下亚星集团董事长的憔悴面容。

不过附院也不是吃素的。

身为本市头号先进三甲医院,这些年来接待过的身份地位皆有又话题不断的病患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什么大阵仗没见过,高压下生成的赶人手段堪称业界翘楚。媒体记者们出师不利碰了软钉子,到了下午卷土重来,只是这回更加夸张,连乔装打扮的招都使上了。

医院毕竟是公共场合,没有强行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权利,可个个都这么搞还让不让人活了?

住院部的护士们听到消息后几欲吐血,只好把眼睛瞪得跟探照灯似的在每一个病人家属身上逡巡,直到徐亚菲在保镖的护送下从医院正门大大方方地离开,大伙儿才如释重负。

 

电梯在寂静中层层降落,凌远对着镜面收拾领带,疲倦的眼中满是遮掩不去的笑意。他现在要去赶赴一个约会,与他的小男友共进晚餐。

口袋里倏地冒出几个提示音,凌远掏出手机点开微信,扫了两眼嘴角便忍不住上扬——李熏然已经在约好的小饭店里翻完了菜单,凭着喜好点了几个家常菜,刚拍了张照片问凌远合不合意。

小饭店是一对外来打工的中年夫妇开的,离附院只有几分钟的脚程,店面不大但菜色丰富,价格也很公道,是以生意向来不错。店里除了夫妇二人,就只招了个厨子和洗碗工,人手常常捉襟见肘,倒不是没想过添人,只是这地段位置好租金高,为了压榨成本,自然能省一点是一点。好在来店里的多是熟客,写几个菜名又不费事,从来也没什么人计较。

这是凌远第一次看见李熏然的字迹,细长的线条一气呵成,潇洒又挺拔,果然字如其人。

他微微笑了笑,在回复栏打上字按了发送,也不管耳朵尖还红着就意气风发地迈出了电梯。

 

【凌远:#害羞#待会儿见。】

 

“噗——”

水喷了手机一屏幕,李熏然瞬间涨红了脸,心虚地四下张望。

 

【……老不正经!】

 

脱单后的第一顿晚饭来之不易,尤其是在这么一个兵荒马乱的日子。

凌远匆匆赶到的时候热菜已经上了两道,李熏然正低着头跟微信群里的同事聊天,从上而下只能看见个柔软蓬松的发旋。

“久等了。”凌远放下包,忍住在大庭广众之下摸他头顶的冲动,“怎么不先吃?”

李熏然抬了抬眼,一副理所当然地回:“等你啊!”他边说边伸手给凌远倒了杯热水递过去,目光再次交错的瞬间微微一愣,“你居然连中饭都没吃?”

“……啊。”音是第四声,多少有些无奈。

在小李警官牌人形测谎仪面前,狡辩显得毫无意义。

凌远选择坦白从宽,说:“实在是忙得腾不出时间……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李熏然狐疑地盯了他半晌,忽地笑开:“瞧,你自己都心虚了。”

【能不心虚吗?这以后连藏私房钱的机会都没了。】

“呃,”见对方仍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凌远赶紧肃容道,“我就举个例子,不是真的有这种想法。”

“哈哈,”李熏然乐得不行,“藏吧藏吧,我会当做不知道的。”

 

有些人吃饭是门艺术,天生的赏心悦目,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让看客跟着胃口大开。

凌远受他影响,筷子也比平时动得勤,一顿简简单单的四菜一汤吃出了满汉全席的饱腹感。

说话间见李熏然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斜后方,眼里似乎闪过一丝意外,凌远不由得扭头去看,竟还是个熟人——饭店老板那个文文静静的儿子目前在上大三,开学后有阵子没见,似乎又长高了不少。

李熏然也不提无意中窥探到了什么,只垂了眼在菜盘里挑肉片,“后来那小水果怎么样了?”

凌远听他突然转了话头,霎时还有些茫然:“水果?什么水果……哦,你说徐果吗?”

“嗯,”李熏然点点头,“我看她心理压力挺大的。”

单亲,少数性向,又在最敏感的年龄段。

凌远轻轻叹了口气:“她妈妈在医院陪到三四点,找的护工来了,她就走了。”

“走了?”李熏然瞪圆了眼,仿佛觉得十分不可思议,“她女儿昨天刚闹过自杀,今天又差点跳楼,这会儿居然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了?”

见凌远摇头,他心头一堵,说不清是难过还是悲哀。

“豪门水深啊……”李熏然夹了筷子蔬菜放进嘴里,却怎么都有点食不知味,“哎,这要换了我妈,肯定把我别在裤腰带上,二十四小时盯着。”

凌远笑着给他添水:“那阿姨得多吃力啊。”

【要不我给阿姨分担分担,以后就别我身上,你看怎么样?】

“美得你!”李熏然乐颠颠地骂道,“吃你的饭!”

 

被凌远这么一打岔,李熏然心情转好,于是抛开了工作上的烦恼专挑些有趣的见闻跟他讲。

店里人来人往,热闹却不嘈杂,他们就这样面对面坐着聊天,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任谁看到都不会相信他们彼此相熟才不过二十几个小时。

天色渐黑,凌远打着感谢小李警官亲自来送钱包的幌子买好单,临走前还特地和坐那儿聊微信的老板儿子打了声招呼。

李熏然有些诧异,出了门才问:“你们认识啊?”

凌远朝后指了指:“老板儿子。”

“哦……”李熏然恍然大悟,“难怪他的碗跟筷子和我们不一样,我还以为他是包月客户所以特殊对待。”

“……”

 

两人散着小步回到附院,一路野风吹吹,好不惬意。

凌远工作上还有点事要回办公室加班,李熏然纵使心里不舍,脸上也没表露出半分不情愿。他知道凌远昨天在警局被困了大半天,今天又遇到突发状况,堆的事肯定不少。倒是凌远神情抱歉,有心想多陪陪小男友,奈何实在分身乏术。

“走吧走吧,”李熏然伸出手轻轻把他往门诊大厅推,“我看着你进去。”

凌远转过身盯着他,眼里居然还有丝若有若无的哀怨。

【不想走。】

李熏然失笑:“哎你怎么还耍赖呢!说好的高大又可靠的稳重形象呢?”

“不要了。”

“真该给你们院里的小护士看看,都传的什么不实流言。”

凌远被勾得好奇,忙问:“什么流言?”

李熏然拿眼睨着他:“说你是24K黄金单身汉,看着像高岭之花,实际是二十四孝好男友,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文能提笔写报告,武能单手揍医闹……”

凌远迅速打断他:“我什么时候揍过医闹了?”

“哦,她们说没看过你打人,但你这体格放在这里,看起来像会打人的,”李熏然眼睛一眯,“别看我,我确实会打人。”

“……”

李熏然故作严肃地咳了咳:“愣着干什么?快去加班,早干完早回家。”

凌远忖着他神情,心噗噗乱跳。

【抱一抱?】

小李警官立马很大度地敞开怀抱:“来吧。”

【怎么不害羞一下?】

“亲都亲过了,我害羞个毛!”李熏然翻了个分外可爱的白眼,一边装腔作势挥开他的手臂,“不抱拉倒。”

凌远拉人过来抱了个实在,“我上去了,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他的气息就喷在自己耳边,李熏然觉得半边身子都忍不住发痒,不禁又脸了红,所幸门口光线不太亮,没暴露出来。

“嗯,我走了。”

 

两人分别不到半分钟,凌远的手机响起一阵催命般的呼叫。

 

“凌院长,17床的徐果不见了!”


-TBC-

评论(28)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