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12

※在工作的夹缝中谈恋爱


12


“怎么回事?”

“徐果趁护工替她去换餐的时候跑了。”

 

凌远脚步一顿,脸色很是难看。

 

“她妈留给她的保镖呢?”凌院长保证自己的重音绝对不在那两个疑似脏话的字上。

“怕记者找到病房,一直守在电梯口……”电话对面那人的声音越来越低,“监控刚调出来了,徐果走的楼道。”

“……”凌远抬手捏了捏眉心。

在这短暂的沉默里,对面又不知死活地加了一句:“她没穿病号服,所以……”

“所以一个人都没发现是吗?很骄傲?”他差点爆粗,好歹把“值班医生护士都是瞎的吗”给憋了回去。

对面猛地噤声,认命般地准备迎接领导的滔天怒火,听筒里瞬间只剩下些模糊杂乱的背景音。

凌远缓缓回头,漫无目的地望着逐渐漆黑的夜空,叹了口气:“跑了多久了?”

“十几……二十分钟吧,”对面支吾了半秒,似乎生怕再次遭到院长对于他们失职的控诉,非常积极地提议道:“凌院长,要不要报警?”

凌远收回目光,迈开长腿利落地朝门诊大厅的电梯间走去。

“报什么警,你当公安局是你家物业还是居委会啊?什么都要管……给她妈打电话没?”

“打了,徐总说她马上派人去找。”

凌远点点头,跨进电梯按下楼层,“如果他们要监控就给他们一份,话可能好听不到哪里去,忍着点别起冲突。所有人回到原来的岗位上,该做什么做什么,有事情打电话给我。”

“知道了。”

 

电话挂断,凌远握着手机顺势点开李熏然新发来的微信。

 

【李熏然:#捂脸#我红了】

【李熏然:你们保安小哥没收我停车费】

【李熏然:说员工家属享受员工待遇】

 

脑袋里一通官司,可凌远还是笑了。

 

【凌远:男朋友,上岗快乐。】

 

到底没把徐家的事说出去徒增他烦恼。

 

一觉天亮,李熏然难得起了个大早,心血来潮绕了两条马路挤在一堆青春洋溢的高中生里排队买蛋饼。随手往群里发张照片,底下立刻升起了数只嗷嗷待哺的小爪,不由令他回想起高中走读生涯里给同学带早饭的那段少年时光。


冷质的办公楼沐浴在淡金色的晨曦里,靠窗的花坛边落了几只麻雀,蹦蹦跳跳地盼着面包屑从天而降。

浓郁的甜辣香味随着来人轻快的步伐飘荡,从门口到走廊,随着办公室大门的开阖一股脑儿地涌进办公室。熬了夜趴在桌上小憩的同事顿时像触了电似的原地起跳,早来的几个也都一扫困意,眼冒金光,恨不得下一秒就扑上去往那张英俊的脸蛋上猛亲两口。

李天使后退半步,瞟了眼某同事脸上还没来得及擦掉的口水印,十分坚决地扬了扬手。

“本人不接受肉偿,麻烦打钱。”


大伙儿火速瓜分完热腾腾的早饭,三三两两聚做堆,边吃边查阅休息期间收到的反馈。田静捧着蛋饼凑过去看,半道上被李熏然叫住,有点茫然。

李副队想着自己为人师表,总要关心一下新人的工作状态,别刚来没多久就被无休止尽的加班摧残成朵枯花。

没想到小姑娘还挺适应,昨天在局里留到半夜今天又一大早来,不仅面无倦色,甚至抢到了唯二加了里脊肉的鸡蛋灌饼,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师父,你叫我?”小徒弟吃人手软,心里念着师父的好,应答得尤其乖巧。

李熏然随意点点头,问:“你现在跟哪个案子?”

他自己刚回归,任务不重,手头的案件结了还能准点下班。虽说带了个徒弟,根本用不着他管,刑警队难得有妹子,个个争当亲妈。加之田姑娘聪明伶俐,自然成了队里的香饽饽,括弧:万能砖。

田静动动脖子指了指左手边挨在一起的两个脑袋:“昨天报的那起失踪,留学生那个,因为没满24小时还没立档。”

“人还没找着?”李熏然闻言也跟着凑了过去,电脑屏幕上正放大显示着几张颇为清晰的图片。画面中的年轻女孩神色焦灼,带着长途跋涉后的憔悴,或在机场的室内通道里疾走,或在停车场驻足昂首等待,拍摄时间是昨天上午。

“嗯,从机场监控上来看,失踪的女孩子是主动跟着走的,有人来接她。”

旁边的小陈抬起头插了一嘴:“那辆车今天凌晨在老城区找到了,人不在,没有留下指纹。而且那附近摄像头太少,没拍到什么可疑的人出入。鉴定科已经去现场取样勘察了,希望能找到毛发之类的吧。哦,车是租的,登记的信息也是假的。”

李熏然愣了愣:“谁报的警?”

“她爸爸,说女儿的电话从前天起就一直打不通,不得已联系了大使馆,才知道她回国了。”田静摸了摸鼻子,“本来这种事吧一时半会儿送不到我们这儿,可没想到居然和昨天附院那姑娘牵上了关……”

李熏然转过头,目光与她相碰,猝然色变:“失踪的学生叫赵佳琪?”

“对。”

 

他终于想起昨天在小饭店听见老板儿子提到这个名字时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

这也……太巧了吧。

 

“查一下她高中同学里有没有一个叫梁文的,现在住哪儿做什么,这两天都去了哪些地方。”

“啊?”李副队这思维跳跃太快了,令小陈警官感到十分莫名。

“别啊了,快干活。”李熏然拍拍他的后背,“我出去一趟,查清楚了call我。”

话音未落,他口袋里的手机就叮叮咚咚突显起自己的存在感。

“这么快?神速啊。”

小陈吐血:“怎么可能是我!”

 

是凌远的来电。

 

尚未坦白脱单问题的李副队捏着手机跑到走廊,关上门按下接听,耳边瞬间响起凌远那杀伤力巨大的低音炮。

 

“早上好,有想我吗?”

 

李熏然笑喷:“你这是什么年代的开场白啊!”


-TBC-

评论(27)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