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13

帮助追回记忆的12


13


头一回当人男朋友,经验不足,表现的比十六七岁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还紧张似乎也情有可原。

凌远被他对象隔着听筒传来的鼻息撩得心痒,打了半天的腹稿全丢到了九霄云外,一时间头脑发昏,迷迷瞪瞪地快要不知今夕何夕。好在李副队边走边聊已经离开了空旷安静的走廊,背景里陆续响起些人声,四周顿时嘈杂起来,连带着叫回了凌某人的魂。

 

“李队早。”

李熏然大步往楼外走,抬手冲来人招呼:“早啊。”

凌远正准备出门,闻声不由低头看了眼表:“上班去了?这才七点刚过。”

“睡不着啊。二十八年母胎单身,一朝脱单,这必须激动得彻夜难眠呐……”李熏然嘻嘻笑了笑,话锋一转,“哎哥,我问你个事儿。”

“什么?”

李熏然快步走到车位旁,单手捏着手机拉开车门,“你跟昨天饭店里那小孩熟吗?”

“……乔宇凡?”凌远拎着垃圾袋的手一顿,转身用胳膊夹住了公文包,“还行,怎么了?”

“想向他打听点情况,”李熏然俯身钻进驾驶座,换了个手系安全带,“有个姑娘失踪了,他和那姑娘是高中同班同学……话说回来,小水果怎么已经出院了?”

凌远愣了愣:“你听谁说的?”

“队里昨天晚上给她监护人打的电话,对方称徐果目前在家静养,暂不接受警方问询。”说完放下电话,李副队手握方向盘摆出一副千军万马直冲发卡弯的架势——然后他在花坛的夹缝中小心翼翼地掉了个头,不慌不忙地打开蓝牙耳机,遵纪守法地驾车离开市局大院。

他一边观察路况,一边摸索着够到手机把它卡进驾驶座旁搁水杯的凹槽里,随口道:“听起来你好像不知道这件事。”

凌远的眉心几乎皱成了丘壑。

“我觉得不太对劲。”

“嗯?”

“徐果特意避开保镖溜出了医院,我不认为她会乖乖听话回家。”

李熏然一脚刹车踩下去:“她是自己跑的?!”

后面排成长龙的车辆立刻不耐烦地狂按喇叭,跟几百只大公鸡同时打鸣似的。

“哎哟,差点犯错误,”李熏然心有余悸地回头瞧了眼,重新踩上油门往附院的方向狂奔,“我现在先去找乔同学问点事,你帮我跟老板打个招呼哈。”

 

凌远匆匆赶到附院,几番思量后还是先往住院部跑了一趟。

徐果人果然没有回来,单人病房空关着,保镖兢兢业业地留在过道里粉饰太平。仔细一问,说是徐亚菲的意思,一切照旧。

各家媒体昨天的那一通折腾成功占据了今日推送版面,亚星集团的股价暴跌。从利益的角度来看,纵然是弃车保帅,也不能让这件事继续发酵。

值班医生终于联系上贵人事忙的徐总助理,得到个“我们自己会找就不劳医院费心了”的敷衍结果。

凌远站在护士台前冷笑一声。

 

李熏然扫了眼手机屏幕上凌远新发来的消息,回了个“知道了”,复又抬起头笑笑。

“后来呢?”

 

乔宇凡今年大三,人长得瘦高白净,一点没沾上家里后厨的油烟气,鼻梁上架副眼镜,很容易让人产生弱质书生的错觉——实际却是个话痨。起初乔同学和李副队面对面时还有些拘谨,问一句答一句,整个人仿佛是把拨了才动的算盘,十分钟后原形毕露,说不到三句话就开始跑题,偏偏那思维扩散得十分合情合理,一般人还真能被他绕进去,幸好李熏然除外。

 

乔同学和赵佳琪同窗了三年,所知有限,但毕竟在学校里听了几年八卦,总是比冷冰冰的履历档案生动得多。

赵佳琪读的高中是市重点,成绩名列前茅,家庭小康,人缘也好,典型的优等生。徐果与她同届,却是国际部有名的问题学生,课能翘则翘,不能翘睡觉,平时热衷于招猫逗狗,反正心思从没在学习上,徐亚菲也不管她,混过了高中就等着出国接着造作。

徐同学扒拉着她那早就歪了的金钱观长到十七岁,校门口撞到个人洒了对方一身的豆浆。她嫌烦,眼睛也没眨地掏包摸了张一百,转身便走,结果冷不防被人揪住。

对方拿纸巾把自己囫囵擦了擦,一本正经地退了她一张五十两张二十外加两个钢镚儿。

徐果这辈子没被人这么“羞辱”过,当下不可思议地扭过头——赵佳琪的脸自此挥之不去。徐同学总算是想学好了,在优等生的鼓励下努力上进,几乎看不出丁点前阵子人嫌狗憎的影子,可惜那感情朦朦胧胧才初见端倪,第三者便出现了。

 

“大概高二的时候吧,有个叫梁文的,五班还是六班来着,我有点记不清了,反正跟我们一届。”乔宇凡循着时光慢慢回忆,“他是校篮球队的主力,那会儿赵佳琪帮朋友给啦啦队做替补,被他看上了,之后就开始狂追。什么堵门、写情书、送早饭,差不多偶像剧里演的他都干过。”

李熏然杵着下巴沉吟:“他不知道赵佳琪和徐果的关系吗?”

“知道啊,可那时候我们都当她俩是好朋友,谁往那方面想。”乔宇凡摇摇头,“后来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梁文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来学校,反正我是没见过他,差不多……过了一个礼拜吧我才听说他转学了。”

他说完不由顿了顿,语气也变得微妙的犹豫起来:“听人说,徐果找了些小混混把梁文狠狠揍了一顿,腿都打断了。梁文的爸爸来学校闹过几次,最后也不知道怎么不了了之了,估计……”

乔宇凡抬眼瞥了瞥李熏然,没往下说。

【估计是徐亚菲花钱摆平了。】

李熏然如他所愿终结了这个话题,转而问:“毕业后你们还有联系吗?”

“没有,我只知道赵佳琪毕业后就直接出国了。”

 

话音未落,李熏然兜里的手机开始抽风似的狂抖。

 

小陈的汇报简短而有力:“老大,赵佳琪高中里是有个叫梁文的,可他去年就因为车祸去世了。”

李熏然右眼皮一跳:“什么时候?”

“4月……21,”小陈一边捏着手机一边划拉着鼠标,“刚好是去年的今天。”


-TBC-

评论(21)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