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14

※你一票我一票明天凌李就出道

   请大家多多支持凌李选手谢谢!

寻找失落的上篇 13 

   对不起这章好像没凌远什么事???剧情过渡剧情过渡


字数:2053

CP:凌李


14


……这是要从偶像剧转成惊悚片了吗?

 

他咽了咽口水尚未说话,电话另一头的小陈兀自“噫”了一声继续嘚吧:“我去,不是吧!这难不成还人鬼情未了了?”

李熏然差点被气笑了:“要不我给你去弄盆鸡血,再到昌乐路淘把桃木剑?”

小陈警官佯装咳嗽,在椅子上转了半圈后正襟危坐:“丰富的想象力是身为一名刑侦队员的基本素质,我——哎静静你抢我手机干啥?”

“师父!”田静夺过手机迈开两步跑远,“我严重怀疑这事是某个高中暗恋梁文的女生干的。”

李熏然一听来了点精神:“怎么说?”

“我以前在北区派出所实习的时候碰到过一个案子,跟这差不多,犯事那女的单恋她学长四年求而不得,最后拿硫酸把那学长的女朋友给泼了。那个梁文在转学前据说就是校草级别的,追求者肯定不止个位数。”她说着举起手微微掩住嘴,“我看过照片了,真的挺帅。”

李熏然无语:“你俩都电视剧看傻了吧。”

 

话是这么说……

 

“去查查梁文生前的人际关系,父母家人在不在本市,案发时有没有不在场证明……”李熏然抬手冲乔宇凡打了个招呼,同时起身出了店面,“徐家那边派人盯着了吗?”

对面的电话又落回小陈手里:“盯着呢,徐大小姐果然还没回家。”

“确认?”

“嗯,徐家豪宅周围从昨天起就蹲了许多记者,张哥找人打听过,只有出去的车,没有进去的。”

李熏然看了眼手表:“继续盯。另外监控的事查的怎么样?徐果离开医院后最后一次拍到她是在哪里?”

“昨晚十一点四十二分徐果从五四广场出站,之后周边就没有公共摄像头拍到她了。咱们技术队已经打了申请,很快就能调阅到附近商店的监控。”

“这事儿让小刘跟,”李熏然边走边交代,“小陈你继续追梁文那条线,B组跟我去五四广场,哎叫田静一起来。”

“是!”

 

挂了电话,李熏然给凌远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先走了,随后开车上了高架,一路风驰电掣地奔向市南区。

从警局出发的几个人遇上早高峰,比李熏然到的还晚一些,领了任务就各自分散寻找目击者去了。

田静跟在李熏然身后进了家大型商场,在等待物业调档的时候,留守警局的小陈发来了最新的情报。

 

梁文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跟父亲梁建国一起住,家里开了间规模普通的物流公司,算不上多富裕但也足够小康。梁文遭遇车祸去世后,他父亲消沉了一阵子,公司差点关门,后来似乎度过了低潮期扭亏为盈,直到现在还在继续经营。目前还没联系到他本人,尚未确定事发时间段是否有不在场证明,但根据梁父的出入境记录,他在这一年内到过两次墨尔本,也就是赵佳琪留学的城市,形迹着实可疑。

另外也调查了跟梁文关系比较亲近的大学同学,暂时没有发现异样。

 

“师父,这么说来,这个梁建国嫌疑最大咯?”田静摸了摸下巴,似乎陷入了自我纠结的窘境,“可是动机呢?钱?他不缺啊,没必要。他儿子的车祸是偶发事件,要报复也应该找司机吧?”

李熏然拍拍她的头:“这种事等抓到人之后再说。”

 

“李警官,昨晚十点三十分到今早九点的监控都在这里了。”

李熏然朝对方道谢,领着田静进了商场的监控室,一人看六台机子的快进。

“对了,王经理,你们商场有固定使用的物流公司吗?送大件货物的。”

“这倒没有,平时给各商家送货的物流公司几乎都不一样。”

“卸货点在地下车库吗?”

“是的。”

“哪台机子可以拍到?”

王经理抬手指了指:“七号机。”

田静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李熏然,很谨慎地没有开口。

【道理我都懂,但嫌疑人会把两个大活人藏在人来人往的商场吗?】

直到他们翻完视频走出监控室,李熏然才善解人意地问她:“你刚才欲言又止的想说什么?”

小徒弟恍惚了好几秒堪堪记起来他指的是什么事。

“师父,为什么特意要查物流车辆?”

李熏然步速飞快,一边发信息和同事交换情报,一边解释道:“人往往会对常见的事视而不见,要想把两个大活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送货箱是个好选择,那位梁先生也有足够的优势。”

田静点了点头,继而道:“徐家和赵家至今也没接到任何索要赎金的电话,绑匪的意图是撕票吗?”

李熏然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你这话在我面前说可以,可千万别到受害者家属面前说啊,会被打的。”

“明白!”

“嫌疑人在昨天犯案必定不是巧合。赵佳琪远在南半球,飞回国得十个小时,如果不是早有计划,怎么能事先知晓赵佳琪的行踪,并避开她的亲属将她带走。”此时室外万里无云,他自然抬手挡了挡略微刺目的阳光,“选择这个日子,更像是一种祭奠死者的形式。”

田静冒了一脖子鸡皮疙瘩:“他……”

“放心,我查过梁文的死亡时间,车祸发生在晚上八点左右,我们还有时——”李熏然整个人顿住,脚猛地一刹,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小徒弟扑向他的后背差点撞歪了鼻子。

 

可李熏然无暇顾及其他,内心深处觉得自己一定是遗漏了什么重要的因素。

 

以复仇为动机的犯罪,时隔一年伤疤重揭,为了安抚亡灵,要在看得见“他”的地方。

 

是地点!

 

田静看着他像触发了某种机关似的忽然狂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落下了五十米。

 

“……师父!去哪儿!”

 

【啊啊啊啊啊啊我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五四广场离车祸地点那么近,我早该想到的。】

 

李熏然一口气跑过了两条马路,到了目的地附近才停住。

他仰起头四下环顾,视野中的几栋高楼尽在眼底,无数窸窣低语冲进李熏然的耳膜。

 

太多了……声音太多了……

 

我找不到。


-TBC-


评论(18)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