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15

※你一票我一票明天凌李就出道

   请大家多多支持凌李选手谢谢!

※前情 14  还有一章完结 6.25-7.8投票地址


字数:2009

CP:凌李


15


“好可怜啊,才二十多岁吧。”

【听说还是个官二代诶。】

 

“哎,好像精神也出了点问题。”

【昨天精神科还来会诊了,说是情况不太好。】

 

“可惜了。”

【长得还挺帅……】

 

“我儿子还跟我说长大了要当警察,当什么当啊,谁知道哪天就……”

“嘘,别说了,院长来了。”

 

他在重症监护室待了十天,浑身插满了管子,感受意识和痛觉的回笼。

探视的人来来去去,有关的无关的,隔着玻璃或哭或笑,演绎他们的人间悲喜。可上天却跟他开了个玩笑——他一觉醒来,人们毫无察觉地向他彻底“敞开”了心扉,他变成了所有故事的旁观者。

 

在别人眼里,他成了一个勇敢无畏差点因公殉职的英雄,几个弹孔也没换回重要的人的安危,可怜又可笑。但人在潜意识里对脆弱的东西有种天生的保护欲,小警察千疮百孔的身心恰好正中他们下怀,成了他们爱心泛滥的对象,于是铺天盖地的怜悯和幸灾乐祸几乎将他吞没。

 

可那时候,似乎是有一个人,一个完全陌生的人,透过监护室的玻璃朝他看了一眼。

 

【活下来就好。】

 

那个人在心里这么说。

 

李熏然缓缓睁开眼,周遭的白光刺得他瞳孔下意识一缩,还没完全清醒就感到被人攥住了手腕。

 

“醒了醒了!”田姑娘充满活力的声音瞬间打破了车内的沉寂,“师父,你怎么样?”

李熏然愣愣地盯了会儿近在咫尺的凌远和旁边两个白大褂,又转头看了看田静:“我怎么了?”

 

【我不是在街头接受信息轰炸吗?怎么躺进救护车里来了???】

 

“师父你不记得了吗?你当时在那个路口不声不响地站了十分钟,我怎么叫你都没反应,后来你就这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吓得我……”田静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心有余悸,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凌远不动声色地松开他的手腕,拿了条干净毛巾给他擦汗,说道:“田警官怕你是旧病复发,给急救中心打电话直接转到了我们院。我看过你的病历就跟着一起来了。”

他神态平常,一如前几天在警局里狼狈的相遇,却丝毫没有向田静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去看李熏然病历的意思。

他的目光依旧流连在李熏然脸上,专注而温柔。

“你感觉怎么样?”

李熏然坦然地迎向他,眼底有些无奈:“吵。”

凌远变魔术似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副耳塞,随后旁若无人地塞进了他的耳朵。

“好些了吗?”

李熏然笑了笑,苍白的脸立刻活泛起来:“好多了。”

 

“……”

田静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

【是我跟不上潮流了还是师父太飘了?】

还没等她想明白,凌远便转过头一本正经地开口道:“李警官没事,之前晕倒是颅压升高引起的,不是旧疾复发。”

他说这话多少带了点安抚的意味,田静不由自主松了口气,暂时忘了探究他俩究竟是什么关系。

 

李熏然看了眼手表,还好此时离他失去意识没过去太久。

“人找的怎么样?”他边问边翻身爬下担架,一副轻伤不下火线的架势。

田静赶紧上前去扶,只是刚一抬手就发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

“……稍微有些眉目了,”田静一脸牙疼地闭了闭眼,接着从手机里翻出几张照片递过去,“技术队查到腾飞物流旗下的一辆货车曾分别在这几栋楼停靠过,花费时间不等。文辉大厦的监控拍下了司机的半张脸,经过证实的确是目前行踪不明的梁建国。B组的人已经开始对这几个地方进行排查,相信很快就能找到人的。”

李熏然俯身透过窗户看了看窗外:“我们现在到哪儿了?”说着扭回头又看看凌远,“能开回去吗?”

 

【一般来说是不行的。】

 

李熏然无声比了个口型:“但是?”

 

“行。”凌远推开连接驾驶室的透气窗,干脆利落道,“配合警察同志执行公务,回五四广场。张师傅,麻烦快一点。”

 

不知道算不算否极泰来,等救护车返回载人的十字路口时,队里刚好传来了逮捕嫌疑人的消息。

凌远见他打了鸡血似的要跑,二话不说拎着个急救箱跟着下了车。

李熏然脚步一顿:“?”

“我跟你去,万一受害者需要急救,我能帮得上你。”

 

两人一前一后往集合地赶去,落在后面的田静动作敏捷地拉住旁边风风火火的白大褂:“医生同志,你跟来做什么呀?”

那人冷不丁被个姑娘大力地揪住,自己也没有想到,本能地僵了一瞬,略显无措地指指前方:“我们院长都去了,我……”

田静忍不住小声嘀咕:“你们院长这会儿倒不一定想看到你。”

“什么?”

“没有没有,我说等这事完了之后给你们院送面锦旗。”

 

梁建国是在靠近车祸地点不远的一个小巷子里被人发现的,当时他手里还提着个装满锡箔纸冥币和线香的塑料袋。

他很平静,似乎对被捕一事没有任何惊惧,唯独还能从他脸上读出的情绪是惋惜和亏欠——竟没等他把祭祀完成。那深不见底的眼神当中没有后悔,自然不觉得该行为偏激,他的嘴比铁蚌还难撬。即使警方抓到了始作俑者,依旧没有找到那两个失踪的女孩子。她们销声匿迹,仿佛就此人间蒸发。

 

“一定还活着,如果,”李熏然跑了个急速八百米,不得不喘两口气,“如果嫌疑人已经把那俩姑娘杀了,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公之于众,巴不得让所有人见到她们的下场。”

他打发走两个凑上前慰问他身体状况的同僚,从下而上撸了把软踏踏倒在额头上的碎发。

汇报情况的小警察遥遥望了眼那辆暂时关押嫌疑人的警车:“他还是不肯开口。”

李熏然果断道:“我和他单独谈谈。”

他说完转身看了看凌远:“你……”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TBC-

评论(20)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