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心口不一的你 16(完结)

※请pick我们凌李!

※前文15 超能力李副队的故事结束啦 谢谢大家这么久的陪伴~

  新坑末日AU 第一章在这里 01 应该是个轻松(???)的故事


忘了打字数:2594


16


关押嫌疑人的防爆车灭着灯,深色车膜很好地起到了阻碍光线的作用,车门一闭,内外仿佛两个世界。

李熏然替了原本看守的人,金刀大马地在梁建国面前坐下,摆出一副长谈的架势。

 

“杀人未遂和故意杀人是两种判法,你想清楚了吗?”

 

梁建国听了一愣,浑浊的眼珠盯着李熏然上下打量,似乎不太明清这个新来的警官为什么放弃了冷硬逼供的作风,改成劝诱了。

李熏然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你现在肯定在想,这个警察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居然苦口婆心地劝起你来了。”

【他怎么知道?!】

梁建国惊讶的同时下意识把目光挪开了,却听他继续道:“你打从一开始就想要那俩小孩偿命,所以无论警察说什么,你都不会开口。”

李熏然面色一冷:“你设了定时装置。”

“你,你……”

“惊讶吗?这没什么好惊讶的。”李熏然半垂下眸,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表,“你的背景简单,挖你家的事费不了多大的力气。当初你儿子的腿是徐果找人打断的,你找她家长理论无果于是闹到了学校,没想到反而害得梁文被开除。后来你才知道,学校早被徐亚菲花钱摆平了。”

对面的中年人一声不吭,可脸上不自禁笼上了一层阴霾。

“你不甘心,可也没有办法。儿子转了学,治腿又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月,好在成绩没受太多影响,你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冗长的令人窒息的沉默中,梁建国终于发出了一声混着无数恨意的叹息。

 

“我儿子原本不会死的,你知道吗?”他抬头看着李熏然,眼角愈发红了,“他的高中百米成绩是11秒8,那辆车就算再快一点,他也能躲开。”

梁建国哽咽了一下,眼底一片惨然:“可是他的腿断了,断得很彻底,续上了也治不好,他再也没有办法跑步。”

 

一年前,一辆装满货物的货车刹车失灵,冲向了十字路口等待绿灯的行人队伍。变故突生,人群四散奔逃,由于场地开阔,几乎所有人都躲过了一劫,除了行动不便的梁文。

 

“我儿子一个人在那个世界多孤单啊……”中年人失控似的陡然惨笑起来,“我就想,他既然这么喜欢那个姓赵的小姑娘,我干脆送她过去陪他,还有徐果,她得给我儿子认错。”

李熏然皱了皱眉:“你不恨开车的司机吗?”

梁建国闻言一顿,忽而扯了扯嘴角:“说出来怕你不信,还真不恨。如果当初徐果没有找人打断我儿子的腿,就不会有后面这一切的发生,冤有头债有主,我不牵扯无辜的人。”

“哈,”李熏然撩了撩头发,简直被他的逻辑气笑了,“无辜?赵佳琪不无辜吗?凭什么因为受了你儿子的青睐她就得去死啊?”

他双手交叉抱胸,往后仰靠在椅背上,脸上露出几分讥诮:“梁先生,你不会不知道你儿子当年为什么被人教训吧?”

梁建国顿时像被人戳住了死穴,面色煞白。

“一个高二的小姑娘,差点被人羞辱,她既没报警也没讹诈,关系要好的朋友替她出头,怎么到你面前就成了倚强凌弱的事了?”

“我,我知道我儿子做错了事,但也不能废了他的腿啊,那可是一辈子的事!”

“人家姑娘的清白就不是一辈子的事了?!”李熏然狠狠咬了咬后槽牙,心说这傻逼怎么还不快想想那俩姑娘被藏在什么地方,晚期中二病似的厌世仇世叨叨叨个没完。

“是没错……”梁建国愕然地瞪着他。

 

【这不没发生嘛。】

 

MB,我憋不住了,我想打他。

 

李熏然神色不善地俯身向前,眼里凶光毕露。

“圆融中心,华仁国际,还是三泰大厦?”

 

【他怎么会知道?!那些地方里就数三泰最不起眼……】

 

“哦,三泰,”李熏然冷冷注视着他,“具体在哪里?你不说也没关系,还有五个小时,足够翻个底朝天了。”

梁建国眼神游移了片刻,终于说道:“三泰顶层外墙的广告牌里侧。”

 

李熏然蹭地跳起来拉开车门,正当他打算叫人集合布置救人任务时,他听到了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

 

【去吧,都去吧,哈哈哈,老子设了二道机关,只要有人打开顶楼门,那俩死丫头就砰——摔个粉身碎骨!一起升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艹!”李熏然火冒三丈地爆了句粗,实在没忍住又缩回车上给了他一拳,“人渣。”

 

在不远处等得心焦的小警官急急忙忙赶过来:“唉哟头儿,你这怎么还动起手来了?”

李熏然重重阖上门,用左手抹了把脸:“死不了,就流了点鼻血。”

田静凑上前给他递了张纸巾,让他姑且先把右手上沾到的血迹擦了,眼珠子机警地四处乱瞟:“完球,师父你这检讨逃不了啊,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刚打人怎么也不关门?”

李熏然胡乱擦了擦手,废纸团吧团吧塞进口袋,“关门有屁用,车里难道没监控吗?”

【你知道你还揍?】

田静和那小警官面面相觑,互相做了个不太明显的鬼脸。

“行了,叫人集合,两名受害者都在三泰大厦顶层的外墙广告牌后方,全体人员注意不可从天台突入。嫌疑人在门上设了机关,开门触发,会导致被绑的俩姑娘直接坠楼。消防队来了吗?”

“到了,一直在等指示。”

“让他们去广告牌正下方铺气垫,B组的跟我去三泰,从顶楼窗户爬去外墙救人。”

“是!”

 

凌远一直站在原地耐心地等待,这会儿刚放下和院里联系的电话,抬头便撞上了李熏然的视线,人也到了三步之外。

 

【找到人了?】

 

“差不多吧!”李熏然拽了他就走,眉头之间的距离终于夹不死蚊子,“接下来靠你救命啦,白衣天使。”

 

俩姑娘在寒风中吹了一天,身体机能不可避免地下滑,刑警队把她们救下来的时候险些休克,所幸没受什么严重的外伤,好好修养阵子就能恢复。

附院开来的救护车这下派上了用场,拉着俩伤病员呼啸驶离现场,之前跟车来的两位医生重新获得了被需要的理由,矜矜业业地陪护病人去了,留下个“不务正业”的院长据说是要和刑警队沟通一下善后事宜。

 

李熏然和凌远并排坐在台阶上,旁边放着个打开的急救箱。

业界良心凌院长小心翼翼地捏着李副队的手消毒——他方才救人心切,爬窗的时候手掌擦出了两道口子。

 

“你刚跟人动手了?”

李熏然挠挠鼻子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没忍住。”

凌远抿了抿嘴没说话,放下酒精棉球又伸手拿了瓶紫药水。

“……哥,”李熏然看了一脸牙疼,“我就擦破点皮,贴个创口贴就行了……”

凌远看他缩手想逃,改捏他手腕,“没让你去打破伤风针我已经很不严谨了。”

“嘶——轻,轻点。”

凌远的动作果然愈发轻柔。

“哥。”

“嗯?”

李熏然手肘撑膝,单手托着腮笑:“你真好。”

凌远飞快看了看他,又像是承受不住对方圆眼攻击似的低下头,继续处理他手上的伤。

 

【你以后……可以多依赖依赖我。】

 

李熏然笑得开怀,承诺似的重重点头:“那就说好了。”

 

夕阳西下,红霞漫天,两人没有牵手,却一同走进了春风。

 

“哥,你能不能先帮我一个忙?”

“你说。”

“我这次大概逃不掉一份三千字的书面检讨……”

“……不行。”【其实也可以。】

“哈,你说‘可以’的,我听见了!”

“……”【李熏然你能不能不要看我?】


-FIN-

评论(18)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