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瓜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墙头八百,真爱无敌!

[凌李]代号31889(02)

※末日AU 封闭环境打怪逃生救人 大部分胡说八道

※前篇→01


CP:凌李

字数:2437


[02] 汇合


李熏然下意识给简瑶打电话,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会儿岛上几乎所有人都在做同样的事,信号差到极点,连基本的拨号成功都做不到。他又试了一次薄靳言的号码,听筒里传来的是同样令人无措的盲音。

 

不幸中的万幸,4G信号虽然灭了,酒店里的wifi却还管用。

那个被他屏蔽的微信交友群不负众望地乱成了一锅粥。

 

(懒得取名字了=_=)

【路人A:[视频]】

【路人B:卧槽……这是什么?是丧尸吗?】

【路人C:……】

【路人D:卧槽】

【路人A:现在4G信号好像收不到了,有人能联系到不在酒店的人吗?】

【路人C:我们怎么办?就这样待在酒店里吗?会不会有危险?这些东西会不会冲进来??】

【路人E:这真的不是在拍电影吗……】

 

“……cao。”李熏然重播了三遍别人发在群里的视频,吐出一句短小精悍的脏话。

 

他立马戳进刑警队的微信群简单扼要地说明了现在的情况,并给他爸打了个视频电话,幸好这回接通了。

老头子心理素质极强,骤然听到儿子这疑似没睡醒的胡言乱语也没有贸然发火,只说叫他把视频转一遍,如果条件允许希望能获得更多情报,最好能亲眼去看一看。

李熏然套了件夹克,弯腰换运动鞋,随手把手机夹在颈侧。

“你不说我也要去的,瑶瑶和薄教授还在浅水区钓鱼呢,我有点担心。”他系好鞋带,从行李箱的网兜夹层里掏出把瑞士军刀放在掌心掂了掂,脸上终于露出点笑,“这玩意儿我妈非要叫我拿着切水果,倒让我用来防身了……行了,爸,我现在就出去看看情况,到了外面可能不方便联系,您那儿动作快点。”

“你自己小心。”

李熏然挂断电话出了房间,八楼过道里一片死寂,也不知道是人都跑光了还是缩在房间里不敢冒头。

他径直奔着安全通道去,楼梯间热闹许多,三三两两落着些没挤上电梯不得不奋力上爬的游客。

除了地震,人类在面对突发的灾难时往往觉得躲在高处才是最安全的,于是逆着人流往下飞窜的李熏然自然成了那个脑子不太好使的异类。

有个热心的大妈赶紧劝他:“小伙子,外面很危险的,你不要下去。”周围几个年纪大些的人纷纷附和。

“我朋友还没回来,我得去找他们。”李熏然侧身给跑得火急火燎的年轻人让路,忽然想到了什么,回过头又问,“阿姨,你们刚从外面进来吗?”

“对呀,我们本来在露天餐厅吃饭,看到一大群人冲过来,还有人身上都是血,喔唷吓死了。”

“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几个人面面相觑:“这个倒不太清楚……”

 

……所以你们到底在跑什么?!

 

李熏然忍不住捂了捂脸。

 

酒店收置了第一批躲进来避难的游客后紧急关闭了所有的进出口,拉上遮光布,只在旋转门旁的侧门安排了保安,以应对之后零星归来的住客。

商业街的人潮渐渐散了,徒留下几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在远处的空地上晃荡。他们似乎失去了视力,四面八方而来的喊叫和风声成功搅乱了他们的判断,好歹是再没往酒店的方向靠近了。

众人松了口气。

 

大堂的秩序比想象中好,或许是怕招来祸患所以没什么人鬼哭狼嚎,并自觉远离了衣服上沾了血迹的人。酒店经理第一时间联系了总部,发出求救信号后立刻着手招募志愿者,救助伤员,而大部分受过应对重大灾害培训的工作人员也尽可能地帮助避难者排队上电梯或者疏散到其他室内场所。

所有受伤的人都被要求待在大厅一角等待医生的检查,只有确认伤者没受到感染才可以放行——据目击者称,普通人一旦被那怪物咬伤即有很大的概率发生变异,接着伤口迅速溃烂周围皮肤颜色发青,直至生命体征彻底消失同化。

 

“医生,我会死吗?”一个年轻姑娘坐在台阶上带着哭腔呜咽,惨白的手指死死攥着衣角仿佛是揪住了最后一点希望,“……我不想死。”

半蹲在她身前的男人低着头,一丝不苟地替她处理胳膊上的伤口,声音隔着层口罩显得低沉又动听,很有安抚人心的作用。

“回去以后打个破伤风针,没什么事儿。”男人抬头看看她,露在外面的眼睛弯起个弧度似乎是笑了笑,“如果你想多休息几天呢就去找医生开假条。”

女孩子满脸不可置信,一时间也忘了哭:“我没事?我真的没事?可我被咬了呀,”她焦急地指着手臂上消过毒涂了药却仍显得很狰狞的伤口,“你看,这是被那东西咬的,我确定。”

“感染的概率并不是百分之百,”男人示意她往旁边看,目光尽头坐着个右手绑成了木乃伊却依旧专心摆弄手机低头打游戏的男生,“他也被咬了,比你严重得多,但没有被感染的迹象。”

 

“先生,你不能出去!”

 

保安的声音骤然拔高,因为紧张甚至还变了调,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

背对众人的年轻男人从裤兜里掏出一本证件,相当诚恳道:“我是警察,需要及时侦查情况向上级汇报。”

“可是……”

酒店经理适时地跑出来圆场:“先生,外面真的很危险,这种时候我们不建议您离开室内。”

“我明白你们的意——”小警察一愣,伸手指指门外,“有人来了。”

 

来的不知是人是鬼。

沾满泥巴黑糊糊的一团,隐约能认出是两个人影,从绿荫道上呼啸而来。

 

靠近唯一逃生口的围观人群骚动了。

 

“是丧,丧尸吗?”

“丧尸能跑这么快?!”

“男的女的?”

“一男一女吧?”

“卧槽他们后面还跟着一只!”

 

来人越来越近,李熏然在四周压抑的惊呼中总算看清了对方手里拎着的长杆状物体是什么——

 

这他妈不是简瑶的鱼叉吗???

 

“开门!”李熏然见保安还在犹豫,心念急转下把临出口的“我朋友”改了个说法,“是我同事!”

堵门的略有松动,李熏然再接再厉:“我刑警队的!”

 

话音刚落,俩泥人就几乎扑到了门上,李熏然从拉开的门缝里挤出去,敏捷地越过两人给了后面的怪物一记窝心脚,再返身回来,见保安已经把人接进去了。

 

“熏然!”简瑶激动得差点给他一个熊抱,还是被理智尚存的薄靳言拉住了。

 

李熏然帮着保安又给侧门加固了一道,心有余悸地看着室外正试图撞门的怪物,扭头对二人说:“你们先缓缓,再跟我说发生了什么事吧。”

简瑶点点头,从背包里翻出尚未污染的纸巾擦了擦脸,可惜就那么一小包实在不太够用。

旁边有人递了两条干净毛巾过来:“用这个吧。”

简瑶循声望去,见是个戴着口罩的陌生男人,眉峰凌厉,看人却十分亲切。

他说:“我是个医生,一会儿再帮你们检查一下。”

两人很诚挚地道了谢。

 

“麻烦您了。”李熏然朝他伸了伸手,“我叫李熏然。”

对方回握了一下他的手旋即松开,摘下了口罩。

“你好,我叫凌远。”


-TBC-

评论(5)

热度(123)